第八章 大难不死-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八章 大难不死

    血腥的屠杀,非常的残忍,以狗小山为首,所有的狗族全部都变回了原形,全部都是牛犊子般大小,凶神恶煞,狰狞可怖。

    “汪!杀光他们,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狗小山害怕了,从来就没有想过卑微又胆小的人族发起怒来那么可怕,简直不要命,根本就不怕死。

    看着自己的族人有的被人咬下了血肉,有的被人咬掉了耳朵,有的脖子上身上全部都是爪痕以及肿块,狗小山的心里就忍不住颤抖,到底谁才是伟大的狗族?一种叫做恐惧的气息从他的心里滋生了出来。

    十几个普通人族就那么可怕,如果全世界的人族都像这十几个人一样不要命的攻击妖族,那妖族还能统治这个世界吗?

    要知道,人族虽然孱弱,但数量可比所有的种族都要多得多。

    “大侠,你站起来,快走啊!”

    有人在大叫,奋不顾身的抱住了一条恶狗,与之交缠在一起。血花绽放,血肉横飞,很快就被恶狗给撕裂了。然而,他的声音还在回荡着。仿佛在告诉世人,人族不怕死,人族也有血性,人族站起来了!

    陈飞双目淌血,心中悲愤到了极点。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自己,想要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来换取自己活下来的机会。

    陈飞甚至看见,有的人主动把自己的头颅送进了恶狗的血盆大口,为的,就是要延缓恶狗的速度,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逃生。

    狗族不多,总共才十来头,被陈飞杀了几个,还剩下几个。可他们都是修炼有成的妖怪,普通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哪怕这些人不要命的攻击,最多也只是给狗族造成一点微不足道的伤害而已,根本就杀不了狗族。

    这是一面倒的屠杀,血肉在横飞,热血在流淌,人族的尊严,在此刻体现出来了,淋漓尽致!

    陈飞双目淌血,心中怒气奔腾,浑身的血液都在刹那间沸腾了起来。他站起来了,踉跄的走到了悬崖边上。

    留在这里是死,逃往别处也是死,只有从这里跳下去,或许也是死,但却有一线生机!

    回头望,一双双的眼神,充满了欣慰,布满了解脱!

    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了,可是这时候他们依然不怕死,嘴里呐喊着,奋不顾身的抱住了所有的恶狗,任由恶狗们把他们的身体给撕裂!

    “啊!”

    陈飞仰天咆哮,整个人都疯狂了,立下誓言:“若我不死,我必将亲手覆灭狗族!”

    然后,陈飞最后看了所有人一眼,纵身一跃,跳下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悬崖上,顿时传来狗小山愤怒的咆哮:“该死的,竟然让他跑了。”

    而后,又听见狗小山在大吼:“给我杀,杀光他们!”

    陈飞听不到了,他在急速下坠,耳边传来的风声太烈,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不知道悬崖有多深,也不知道悬崖下面到底有什么。

    只希望那悬崖底下不会是山石,要不然只有一种下场——粉身碎骨!

    眼下白雾缭绕,什么都看不见,剧烈的风吹来,陈飞感到一阵晕眩。他受伤太重,本就该死,是一股怒气支撑着他走到悬崖边,现在,跳下来了,这股气也就慢慢的散了,终于,他在空中就晕了过去。

    悬崖下面有一个十丈见方的水潭,水清澈,但不见底。在中间,有一个漩涡,不断的吞噬着水潭里的水。可奇怪的是水潭中的水并没有减少,似乎有暗流注入。

    陈飞从空中跌落下来,正好就落在水潭中央的那个漩涡里面,一眨眼就被吞噬了。

    当陈飞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一床打满了补丁,但洗的很干净的被子。

    “我死了没有?”

    陈飞第一时间就这么问自己,他不确定他是否还活着,整个人都还懵着呢。

    也难怪他会这么想,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不要说他本身就身受重伤,就算是完好无损的时候,恐怕也要被摔成肉泥。

    过了好一会儿,陈飞才确信自己还活着。顿时忍不住欣喜如狂,哈哈大笑了起来!

    上天眷顾,他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门被人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走了进来,脸上全是焦急,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了?”

    陈飞止住了笑声,说道:“老人家,我没事。”

    说完,陈飞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哎,小伙子,你干什么?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快躺下。”老妪看见陈飞的动作,急忙跑过来制止。

    老妪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让人很怀疑她是不是随时都会摔倒。

    “老人家,您慢点!”陈飞一骨碌从床上跃了下来,一个箭步来到老妪的身边,把老妪扶到床边坐下。

    老妪惊奇的打量陈飞,啧啧惊叹:“小伙子,你真的没事了?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我老太婆眼花了?”

    “老人家,我真的没事了,不信您看。”陈飞在原地蹦跶了几下,甚至还做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

    老妪一脸的惊奇,说道:“你竟然真的没事了?太不可思议了,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可浑身是伤,身上的血都快流干了。我原本以为你是活不下来的,可没想到这才四五天的功夫,你就醒了。不但如此,竟然还能蹦能跳,我老人家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太不可思议了。”

    “嘿嘿,我命大,老天爷不敢收我。”陈飞不好意思的说道。

    陈飞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修炼过人王经,只要不是当场死亡,人王经就会自动运转,不停地修复他的伤势。不过陈飞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昏迷了四五天了。

    从老人家的口中陈飞得知,这是一个叫做回龙村的村子,村子很偏僻,在大山中。村子旁边有两条小河,分别来自不同的山脉,两条小河在村子的中央交汇,形成一条大一点的河流,最终流向长江。

    老人家姓李,老伴早逝,儿子女儿早就被抓到陈塘关去做苦力去了,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老人家膝下有一个孙女,今年十五岁,没有名字,大家都叫她丫头。也正是丫头在两条河流的交汇处发现陈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