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拜师-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八十二章 拜师

    陈飞很久才明白过来,这就是信仰之力,传说中,虚无缥缈的神灵就是通过在世界各地建筑神庙供人祭拜而获取信仰之力的。

    信仰之力也是力量的一种,有着无穷的妙用,甚至可以洗涤灵魂,让灵魂更加的纯净,更加的趋近大道。

    正所谓大道三千,条条皆为道。

    但三千大道中也是有捷径的,走对了,那就很快,一片坦途。走错了,那就坑坑洼洼,满是荆棘,只能披荆斩棘,磕磕碰碰的前行,无疑会艰难很多。

    以信仰之力来修炼,就是一种捷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信仰之力的,必须要人们真心诚意的祭拜,发自内心的感激才能产生信仰之力。

    而且这个规模是庞大的,如果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真心诚意的感激和祭拜,虽然也能产生信仰之力,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陈飞自己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捣毁了一个土匪窝,竟然会得到信仰之力,虽然还很微薄,但总算是给他的修炼之路找到了一条更加快捷的道路。

    如今人族孱弱,妖魔横行,处处危机,人族根本就没有净土,时不等人,他必需要快速的崛起,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人干掉了。

    妖魔们可不希望人族出现一位无上的人王!

    在人们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陈飞飘然而去,留下了一道永恒的背影!

    从这一天过后,原本在土匪窝的废墟上,多了一尊高大的石像,那是被解救的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雕刻的,是以陈飞为原型,建立了神庙,供人祭拜。

    仙的传说,从此刻开始!

    当陈飞回到黑水村的时候,所有人们都欢呼起来,全部都聚集在杨刚的家里,询问陈飞此行的经过,因为所有人都已经从杨刚那里知道了陈飞此去的目的。

    妖魔横行的年代,土匪也跟着为虎作伥,横行乡里,祸乱天下,但因人族孱弱,没有人敢与土匪对抗,更没有人敢与妖魔为敌。如今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敢杀土匪,敢屠妖魔的人,岂能不让人敬重呢?

    陈飞诉说了此行的经过,把土匪的罪行一一的叙述出来,当人们听到在土匪窝的牢笼之下还有万人坑时,人们全都沉默了。

    万人坑,顾名思义,要多少人的尸骨才能堆砌成为万人坑?

    凯凯白骨当中,或许就有他们的亲人,父亲,母亲,老婆,孩子等等!

    人们都沉默,跟着就落泪,呜咽出声,多么悲惨的事情,人间地狱啊!

    万恶的土匪,万恶的妖魔,烧死他们都算是便宜他们了,应该把他们千刀万剐,灵魂放在九幽地狱深处的地狱烈火中狠狠的燃烧,应该让他们受尽世间极刑。最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唉,人间悲剧啊!”一名老人老泪纵横,仰天长叹。

    他是李伯,也是黑水村年龄最大的人,几乎见证了黑水村最近几十年的兴衰,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啊,在这几十年的岁月里,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被土匪抓走,被妖魔奴役,最后一个个的相继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虽然只有五六十岁,但身边已经没有了同龄之人。

    这是一种悲哀,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明白的,但是,每个人都能够想象,将来有一天,他们也会是这种结果,不是自己被奴役,被吃掉,就是看着自己身边的人被奴役,被吃掉。

    这就是现实!

    突然间,李伯站了起来,对着天边的夕阳,夕阳如血,映照在李伯那苍老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红光。

    李伯深深的叹息,最后抬起手狠狠的抹了一把泪水,脸上浮现出坚毅之色,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他转身对着陈飞跪了下来,并磕头,祈求道:“请师父收我为徒。”

    人们愣住了,陈飞也是吓了一跳,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给自己下跪,这不妥啊。急忙伸手去搀扶老人,道:“李伯,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咱先起来再说。”

    “是啊,李伯,你就先起来吧。”人们也纷纷劝道,不明白李伯一大把年纪了这是为何?

    只有杨辰似乎若有所思,眼中爆发出炙热的光芒。

    “不我不起来,除非你收我为徒。”李伯很固执。

    “李伯,你不是糊涂了吧?这怎么可能?”

    “是啊,李伯,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能学会什么?再说了,人家小飞那是仙法,仙人才能学的,你学得会吗?”

    “李伯啊,你还是赶紧起来吧,地上凉,好不容易打跑了土匪,可以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可别再整出事来。”

    人们七嘴八舌,都在劝李伯起来,因为他们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普通人怎么学得会仙法呢?仙法是仙人才能学的。

    虽然陈飞给大伙说自己其实和大家一样都是人族,但在这些淳朴的村民们心里,陈飞就是仙人,传说中能够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救人于水火,为天下人消灾解难的仙人。

    仙人怎么会收凡人为徒呢?而且还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你们都闭嘴。”李伯怒喝一声,道:“难道你们都忘了土匪的凶狠了吗?难道你们都忘了有多少亲人朋友死在土匪和妖魔的手里了吗?难道你们都想一辈子就这么窝囊的活下去吗?难道你们都想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去,一个个的被土匪和妖魔糟蹋,奴役,而什么也不做吗?难道你们想”

    李伯大声诉说,全都是血淋淋的现实,是血与骨交织出来的悲凉画面。

    人们都沉默了,神色落寞,眼神无比的复杂。

    是啊,李伯说的没错,难道我们都忘记了吗?不,我们并没有忘记,可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人力,能够和妖魔抗衡吗?如果能,为什么无尽岁月以来,妖魔依然主宰着大地沉浮呢?

    李伯叹息,浑浊的目光扫视过每个人的脸庞,痛惜的说道:“难道你们想一辈子让小飞庇佑你们吗?不我们不能这么做,这么做太自私了。”

    “李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就是陈飞也是一愣,有些不解,庇佑他们是自己应该做的,为什么会说自私呢?

    李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强大起来,能够自己保护自己,帮助小飞守护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