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我为什么要怕你-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九十三章 我为什么要怕你

    军师白衣飘飘,肃穆而庄严,宛如仙人临尘,折扇轻拂,无人可挡。他在战场上行走,所过之处,包括土匪在内,所有人都倒下了,无一合之敌。

    这是无差别的攻击,不知道他究竟要干嘛?为什么对自己人也要出手?

    杨刚等人大惊失色,这样子下去怎么能行?

    “让我来!”杨辰大喝一声,手持木棍,风驰电掣的冲向军师。

    可是,他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军师只是折扇一甩,他就飞出去了。

    修炼有成,完全化成人形的妖魔,根本就不是杨辰能够抵挡的,不是一个级数,相差实在是太远。

    “哈哈哈,你们完了!”土匪头子得意的大声笑道。

    虽然土匪头子不知道军师为什么要对自己人也下手,但是他却知道军师的实力非常的强大,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族能够相比的。

    军师出手,必定万无一失!

    杨刚大怒,呵斥道:“完你妹啊?老子先把你干死再说!”

    他发火了,看着自己的弟弟被那军师给打飞,心如刀割,恨不得把那军师的头颅给敲碎。但是他现在走不开,只能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土匪头子的身上。

    碗口粗的木棍带着呼呼的风声,杨刚的实力暴涨,竟然超常发挥,一下子就把土匪头子手里的钢刀给磕飞了。

    没有了钢刀,土匪头子顿时脸色大变,赤手空拳他可没有把握对付三个如狼似虎的高手。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后悔,此时另外两人也配合着杨刚,把手里的木棍劈头盖脸的就往土匪头子的身上招呼。

    前一刻还得意无比的土匪头子这下子可惨了,刚开始还用手臂阻挡几下,可渐渐的就不行了,双手抱着头,哭爹叫娘的哀嚎,在地上打滚。

    三人没有放过他,一顿乱棍,直把土匪头子打的奄奄一息了这才罢手。

    此时,军师在战场上行走,如入无人之境,以他为中心,三丈之处绝对没有人站立。

    也不知道他想要干嘛,无差别的攻击,针对每一个人,甚至是自己的属下。

    不过,他暂时没有杀人,只是把所有人都打倒了。就连杨刚他们三人冲过去,也被他一招就给放倒了,这份实力,着实让人吃惊。

    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军师,这家伙不是人,太厉害了,绝对是妖魔,而且还是妖魔中的强者。

    想到这伙土匪是赤狐的人,不用猜,这位军师,一定就是狐狸变的,是狐族的高手!

    每个人的心中都升起了阴霾,说是要与土匪开战,说是要与妖魔开战,但土匪毕竟不是妖魔,面对土匪还好一些,每个人都敢拼命,可是面对妖魔,所有人心中都有种胆怯!

    这是自古以来就养成的习惯,是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本能,是烙印在骨子里的恐惧。绝对不是因为修炼了几天,因为三两句振奋人心的话就能改变的。

    妖魔,比土匪更加可怕百倍甚至千万倍!

    想要彻底摆脱对妖魔的恐惧,只有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以鲜血和灵魂来铸就不屈的意志!

    没有多久,所有人都倒下了,军师神色肃穆,手摇折扇,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君临天下,气势压盖九重天。

    没有人敢抬头,一种非常可怕的威压弥漫在这里,仿佛那是一个无上王者,让人不敢直视。

    就连黑水村最强大的五人,包括杨辰在内,也不敢直视,太强了,不可揣度,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这个村子叫做黑水村吧?”军师开口,很平静,目光扫视众人,看不出有何波澜,但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却更加的强大了。

    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军师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了一般,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们村,谁主事?”

    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位长老或者村长,这几乎是定律,不会有什么意外。

    “我。”杨刚第一个喊道。

    紧接着,杨辰也在喊,李伯等,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在叫喊,每个人都承认是自己在主事。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站出来就会有麻烦,很有可能还会死。

    但是,他们不怕,如果能够以自己的生命换得其他人活着,那又有何不可呢?

    军师眉头皱了皱,见过怕死的,还没见过不怕死的,这黑水村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但各个都实力强大,敢和土匪作对,还都不怕死?

    饶是狐族狡诈无比,聪慧无比,此时也感觉脑袋不够用了,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对,说的就是你。”军师用手指着李伯,因为李伯的年龄最大,通常情况下村子里年龄最大的人不是族长就是村长。军师理所当然的就认为黑水村是李伯在做主。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

    李伯从地上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他也受了一点伤,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军师的威压太强了,让他站着都感觉很吃力,仿佛在面对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

    而在同时,所有村民们也在同时调整气息,暗中戒备,一旦军师有所动作,他们就会跳起来和军师拼命。

    这是他们早就预料到的事情,总之一句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决定了要和土匪以及妖魔作对,那就干到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不怕我妈?”军师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通常情况下,人族看见自己,都会害怕,甚至恐惧。因为,自己是妖族,凌驾于人族之上,至高无上的妖族。

    可是,军师并没有在李伯的眼中看到有丝毫的害怕,也没有在其他的村民眼中看到丝毫的害怕。反倒是跟随自己而来的土匪以及劳工们,眼中才有恐惧之色。

    这完全就不合常理,根本就说不通!

    李伯笑了,真心的笑了。甚至仰天大声的笑了出来。

    好一会儿,李伯才止住笑声,仔细的凝视军师,很认真的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强大的妖魔吧?”

    “不错。”军师点头。

    可这和不怕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妖魔,你们不是应该更加怕我才对吗?怎么反过来了?

    果然不愧是军师,遇到这种情况还能沉得住气,要是一般的妖魔,有人族敢在他面前大笑不止,恐怕早就把那个人给撕碎了。

    “既然你是妖魔,那我为什么要怕你?”

    李伯问道,凝视军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古往今来,你们妖魔奴役我们人族,无恶不作,让我们人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为什么要怕你?我的心里只有恨!恨不得剥你们的皮,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把你们的灵魂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我为什么要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