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听说狐狸的皮毛做衣裳很保暖?-人族尊严-
人族尊严

第九十四章 听说狐狸的皮毛做衣裳很保暖?

    “我为什么要怕你?”

    一句话,道出了李伯的决心,要和妖魔抗争到底,既然如此,又何来怕字一说呢?

    “呵呵,不怕我?是谁给你的勇气?”军师好奇的问道。

    军师依然在笑,但眼神却更加的冷冽了,越发的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寻常,怎么会这样?人族不怕妖魔?这不可能啊?人族何时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这些人,到底有何依仗?

    李伯冷笑,大声的呵斥,“不用谁给我勇气,是你们妖魔实在太过分,我们不得不反抗。”

    “过分吗?”军师手摇折扇,他一直都很镇定,也很悠闲,在他看来,无论是什么原因,那都不重要,因为他有绝对的把握,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不是同为妖魔在背后捣鬼,他都有能力扼杀之。

    在军师的心里,已经把黑水村的所有村民们都判了死刑了,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杀人,是因为他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弄明白,不宜杀人。

    如果是一般的妖魔或者土匪,可能要以杀人来逼迫人们告诉他真相,但军师不会这么做,他是狐族,狐族本就以高智商著称,他明白一个道理,给人希望才能给自己方便。

    以强势的手段扼杀,以此来逼迫人们说出真相,那只是最下乘的手段,真正高明的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军师微笑,凝视李伯,说道:“你应该明白,我要杀你们,是易如反掌,只要你好好配合,说出是谁在教你们功夫,是谁叫你们这么做的,我就放过你们所有人,而且我保证,今年绝对不会有人在你们黑水村拿走一颗粮食。”

    在军师看来,这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从来没有过,这些村名们一定会对自己感恩戴德,一定会告诉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然而,军师千算万算也算不到眼前的村民们已经不是他所了解的村民了,这些村民,如今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与土匪为敌,与妖魔为敌,自己翻身做主。

    不要说一年,就是十年百年,黑水村的村民也不会感谢军师,只会更加的憎恨,除非他能保证从此以后妖魔再也不祸害黑水村,再也不祸害人族。

    但这可能吗?

    不说军师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就算有,他也不可能那么做。

    “你在做梦吗?”李伯冷笑,反问。

    “放肆!”军师呵斥,折扇一摇,就想出手。不过又忍住了,冷冷的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说出你们幕后主使之人,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

    “你应该庆幸到现在你还没有杀人。”

    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远处走来一道人影,一步三丈,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军师的面前。随着他的到来,所有加诸在村民们头上的威压都消失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后退了一段距离,把战场留给了陈飞。

    陈飞一直都在远处看着,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就是要让村民们磨炼一下,只有真正的战场才是磨炼己身的最佳手段,如果连这种小场面也接受不了,那也就没有必要与妖魔斗争了。

    军师的出现,早已经在陈飞的意料当中,让军师嚣张那么一会儿,也是想要让村民们明白自己和真正的妖魔之间的差距。

    要想制服敌人,就要了解敌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现在,军师已经发怒,要杀人了,陈飞才不得不出现,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不可能看着军师在这里屠杀村民。

    “你又是谁?”军师眼眸微微一凝,盯着陈飞,不知怎么的,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人族少年,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这似乎不可能,但又真实存在。动物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人族少年绝对很不简单,很危险!

    “本座陈飞。”陈飞说道。

    “本座,好大的口气,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军师冷冷的问道。

    一名卑微的人族少年,也敢在一尊狐族强者面前自称本座?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军师觉得,这就是一场笑话,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胡言乱语而已。

    无论如何,军师都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族少年能够给自己造成威胁,尽管这个人族少年看起来似乎很危险。

    陈飞盯着军师看了好一会儿,直把军师盯得心里一阵发毛,想要发怒,却又很想看看这个人族少年究竟要做什么,他的好奇心被陈飞勾起来了。

    陈飞突然抬头看天,那里有一朵乌云飘过,秋风瑟瑟,有些凉意。

    “天气要凉了,过几个月就是冬天,你说是与不是?”陈飞问军师。

    “不错,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军师耐着性子问道。

    “冬天要来了,你说是不是应该做几件厚衣服穿?”陈飞再问。

    “不错。”军师还是不太明白陈飞的意思,不过却越来越有兴趣了。

    但陈飞接下来说的话却让他脸色蓦然大变,折扇一摇,对着陈飞就拂了过去。

    陈飞是这么说的,“听说狐狸的皮做成狐皮大衣很不错,不但很好看,而且很暖和,是与不是?”

    这话简单明了,就是要杀你这个狐族高手,取你的皮毛来做衣裳,这怎能不让军师发怒呢?

    妖魔,之所以为妖魔,就是因为让人族害怕,妖魔之名是人族喊出来的,可是这个家伙在说什么?要杀妖魔,以妖魔的皮毛来做衣裳过冬,简直岂有此理!

    折扇拂来,风起云涌,虽是折扇,却带着一丝风雷拳的影子,很显然这位军师的风雷拳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已经把风雷拳融入到了折扇当中去了,威力非凡。

    然而,他的风雷拳怎么能与陈飞的风雷拳相比呢?

    一拳,只是一拳,同样是风起云涌,军师的折扇就真的成了折扇了,折断成七八段的折扇,而军师本人,也被涌动的风云给击飞了。

    “哇”的一声,军师在空中就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落在地上之时已经爬不起来了,不停的抽搐,一双眼睛大睁着,惊骇的看着陈飞,满是不可思议。

    “是不是很意外?我也会风雷拳?”陈飞问道,居高临下的俯视军师。

    “是。”军师点头,全是惊惧。

    风雷拳是狐族的不传之秘,他真的不明白一个人族少年是怎么学会风雷拳的?而且貌似比自己的风雷拳更加的精湛。

    “去地狱问你的祖先去吧,我想他会告诉你的。”陈飞没有多说,一巴掌拍出去,结果了军师的性命。

    军师死了,变成了一头牛犊子般大小的银白色的狐狸。

    这就是银狐,狐狸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