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撞见情侣分手(上)-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一章 撞见情侣分手(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她费力睁开双眼,咂巴咂巴干裂的嘴唇,疼痛的后脑勺,环视四周,天很蓝,空气很清新,环境很陌生!

    刚想回忆一下事情经过,看看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脑里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却纷沓而至,她呆住!

    上下打量一番自己的衣着,竟是古代闺女装扮,再度呆住!

    她明明是温馨,在逃脱杀手组织追杀时,被昔日同伴一枪击中心脏,为何还活着?虽然活着是件非常值得开香槟庆祝的事,可是为何有一半记忆属于这个叫作秋寒辰的古代女子的?!

    她在为自己活着还是替别人活着?哪位好心人来告诉她一下?!

    她从太阳正当空坐到太阳落山,又从漆黑夜里坐到东方泛白,宛若雕塑般一动不动,连路过的蚂蚁都以为这不是一具活物,纷纷爬上她的手啃噬起来。

    手背被蚂蚁咬得又痒又痛,她一个高儿跳起,不再当雕塑,拍掉身上的蚂蚁,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

    一遍又一遍地理顺着脑里的记忆后,终于省悟过来,他大爷的,她这是穿越到古代来了,而且还是魂穿!世上竟然真会有这么不靠谱的事?

    心在抗拒现实和接受现在身份中激烈拉锯,又枯坐了两个小时,呃,对此刻的她来说,是一个时辰,她的抗拒终于抵不过饥肠辘辘的身体,灵魂的意志顺从了身体需求,所以她投降了,替自己活也好,为秋寒辰活也好,总之,现在秋寒辰的身体是属于她温馨的!

    仰望天空,心中咆哮:她可以骂脏口吗?!不能吗?!好吧,不能,她更要骂——草泥马,老天不开眼!

    “喀嚓——”一个晴天劈雳雷响,天色倏地转。

    她机伶伶打个寒噤,她只是随便骂骂,不会这么寸吧?赶紧闭嘴,她很惜命,不想被五雷轰顶!

    愣了好一会,正准备起身离开这倒霉的小树林,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近。她探头看了一眼,是一对年轻男女,像是情侣,男的俊美,女的绝色,衣衫皆素淡,但面料上乘,最重要的是两人气质更是上乘。

    她嗤之以鼻,八成是富家的公子小姐偷偷出来幽会的!她温馨就难得做回好事,不去破坏人家小两口的兴致。

    呃~

    果然她还是温馨啊,不管身体是谁的,思想还是忠于自己灵魂的。

    烦恼的抓抓头发,算了算了,反正她刚刚在二十一世纪被组织给一枪崩了,也活不回去了,现在总算还有命活,也算老天待她不薄!就用秋寒辰的身体为自己活着吧!她既是温馨也是秋寒辰!

    仰天泪望天空,这会儿竟然乌云密布了,难道她刚才真的触怒天威了?

    忽听一道宛若黄莺的女声酸
肉包子相公笔趣阁
楚幽怨叫道:“我有什么办法?父命大于天,他又是太子,我……我有什么办法?”

    她忙屏住呼吸,脑里电转,什么状况?小情侣不会狗血的要分手了吧?

    她一来,自己前身死于非命,明明是个大晴天,转眼就雷鸣乌云,眼看人家天造地设的小情侣又要闹分手……心下顿时泪流满面,难道她顷刻间变成了丧门星?

    她赶紧折了两个绿叶茂密的树枝挡在面前,悄悄移动,心中默念:他们分手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路过,路过……和丧门星相距十万八千里!

    男人低沉失望的声音钻入耳中:“连你也要离开我了……。”

    秋寒辰一愣,这男人的声音怎地这般孤寂落寞,他不会跟她一样,也是孑然一身,六亲相离吧?不由得心有戚戚,两手微微分开树枝,远远望去,那男人确实一脸落寞,很是让人心酸。

    “楚臣,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并非我贪慕虚荣,去攀太子的高枝,实在是……我只是一介弱质女流,既无法违抗父命,更不敢反抗太子……要怪只能怪你……”绝色女子轻咬嘴唇,说出无情地话语:“只能怪你不是太子,不能讨圣上欢心,我们才落得如此田地!”

    楚臣?秋寒辰沉吟一下,这个名字很熟……她想起来了,萧楚臣,当今天子的四子,是天楚国最不受宠、最不得志的皇子!

    据说,他十四岁时母妃被被当今圣上赐死,然后皇上冷漠看着他,金口一开,御赐他“楚臣”二字,意即一生只能为天楚臣子,他从此便改了名字,也永远失去了争嫡的资格。

    据说,他改名楚臣后,被皇上直接封王赐府,踢出皇,成了天楚国有史以来第一位未弱冠、未大婚便被封府独居的皇子。连封号都是“谨”,谨言慎行,且音“仅”,暗喻他这一生注定仅仅只能做个没有权势的闲王。

    据说,这位谨王爷有个青梅竹马叫唐月瑶,是宰相家的掌上明珠,只是众人并不看好这对青梅竹马,皇上也故意视作不见,坚决不指婚……

    那么那位青梅竹马就是眼前这位绝色女子了!

    用手背蹭蹭自己的脸,暗自哀怨,老天果然不公!人家怎么就那么会投胎,投胎宰相家,绝色仙容,还那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太子都喜欢呢。

    反观她,前世今生都比较命苦啊……

    她默默望向不远处的俊男美女,暗暗替谨王爷掬一把辛酸泪,这皇子混得毫无成就感!悲催!

    却见谨王爷萧楚臣专注地凝视唐月瑶,淡淡地问:“所以你选择了我三哥太子殿下?你决定了?”

    唐月瑶美目蕴泪,楚楚动人,不忍地将脸转向一侧,咬一下嘴唇道:“我身不由己,楚臣,对不起。”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