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骨感的现实-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二章 骨感的现实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皇。

    “皇叔!”年仅十六岁的小皇帝奔进颐清,瞧见萧楚臣满头满身的狼狈,又是震惊又是想笑,更加愤怒:“皇叔,这是谁干的?!如此胆大忤逆,朕立即派人去砍了他的头袋!”

    萧楚臣挥手命太监们把大大的檀木浴桶抬进卧房,淡淡看一眼义愤填膺的小皇帝,不紧不慢地道:“孜慕,你又急躁了,为帝者一定要沉得住气,戒急戒躁。”

    “可是皇叔竟被人如此轻侮,这已不是皇叔自己的小事,而是事关皇家国体的大事,朕怎能不急?!”

    萧楚臣正在解腰带的手停下,回头看他,道:“朕今日若不把话说清楚,只怕你会冲动做不出让朕后悔的事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小皇帝坐下,道:“孜慕,这是朕与那人之间的私事,不关国体,这个女子,我对她很有兴趣,你不要自作主张做任何事。”

    女子?萧孜慕嘴巴张大,睛睛睁得溜圆,他没听错吧,皇叔说的是“女子”两个字吧?而且很有兴趣?!小心试探:“皇叔说……那人是个女子?”

    萧楚臣“嗤”地笑出声来:“孜慕没听错,那人是个女子,瞧来孜慕与满朝的大臣一样,都对朕的婚事很心呢。”

    一提起他的婚事,萧孜慕顿时牢骚不已:“皇叔才发现么?本来朕以为皇叔是被唐月瑶伤了心,才对女子凉了心,真怕皇叔一蹶不振,就此一世孤身一人,朕身为皇叔的亲侄儿自然要替皇叔心。皇叔,朕今儿个早朝还因为皇叔的婚事被他们吵得头疼呢,也难怪皇叔不喜欢看他们的嘴脸,把担子撂给侄儿……那帮大臣们虽然迂腐罗嗦了些,但对皇叔的心意是好的。”

    萧楚臣一边继续解长衫的带子,一边道:“孜慕太高看唐月瑶了,虽然她的离开,令朕很不爽,却伤不到朕的心。”

    萧孜慕皱眉不解,不是唐月瑶的关系吗?

    萧楚臣看他一眼,解释道:“若没有三哥,我与唐月瑶或许会水到渠成,也或许……”他顿了一下,其实当时的他从没想过能与唐月瑶水到渠成,内心深处很清楚,身为宰相的唐枝祥绝不会容许掌上明珠跟他这受轻视打压的皇子走到一起的,或许正是心里清楚,所以才未敢对唐月瑶投入感情。

    “唐月瑶还没有能力令我伤心。”他突然笑了笑:“孜慕,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若注定孤独一生,也没什么不好。”他这一生,被轻侮打压十余年,心经营十余年,终于登基为帝,却又觉得索然无趣,还要整日面对那班虚伪大臣的嘴脸,皇位也不过如此!

    若说孤独一生真有什么不好,就是有些遗憾,遗憾这世上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
白莲花,滚粗!txt下载
他的女子与他并肩傲立于这天地之间。

    打发萧孜慕出去后,脱下衣衫,滑入热水浴桶里,舒服地闭目泡澡,脑海里闪过秋寒辰的影子,一个身手一流的大家闺秀?嘴角忍不住翘起,这女人胆子不小,只是事情传开后,不知秋家如何善后?

    话说秋寒辰威风凛凛地朝萧楚臣淋了一身的猪血后,又潇潇洒洒的离开,当真是威风痛快!

    可是离开后,便后悔了,动作很潇洒,现实很骨感,尤其是后果很严重!

    就算自己来自千年后的现代,也该知道自己的行径已不止是解犯天威那么简单……搞不好龙颜大怒,自己和秋父都要掉脑袋的!

    可是,偏偏她心里毫无恐惧,不知为何,她就是认定这个叫萧楚臣的太上皇不会心狭窄到杀了她!十几年的杀手生涯,她的直觉是极为敏锐的,绝不会看错人,从一年前在小树林里第一次见到这男人眼里的凌厉霸气,她就觉得这男人非池中之物。

    在妙音园这一年,她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对如今的朝廷政局也有所了解,她知道谨王登基,知道这位新帝登基尚不到一年,突然昭告天下,禅位于侄子、已故二王爷的儿子!他则成了天楚国有史以来登基时间最短就主动禅位成为太上皇的皇帝,也成为自古以来最年轻的太上皇!

    据说这位太上皇自禅位后,便不再上朝,朝上的事能不管就不管,除非有大事发生。据说这位太上皇兵权在握,朝中大臣原本不服现在的小皇帝,却不得不屈服于他的威之下……

    寒辰很不理解,一个费尽心机争夺皇位的男人必定心怀霸业,断不可能耗尽心机和劳力只为了抢着皇位玩儿,可是这个谨王居然在登上帝位不到一年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将皇位让给一个不相干的侄子,脑子抽筋了吧?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吗?功成身退只为了成全别人?若不喜欢当皇帝,哪怕是赶紧生个儿子,把皇位传给儿子,也算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吧?最重要的是,不喜欢当皇帝,为什么要抢皇位?

    她的理解是,他必定有逼不得已的苦衷,或者干脆是被大臣们逼得退位,为在天下人面前保全皇家颜面,才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说什么他高风亮节禅位,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千古一帝!

    不过,她虽然心里对太上皇毫无恐惧,倒不是完全不担心,毕竟这是冲撞天威的大事,他可以心宽广容天下,但那位新帝和朝中大臣就未必肯善罢甘休了。

    她的担心很快就应验了。

    在她未进秋府大门时,暴打苏瑾羽的消息已经传进秋府,而为秋修甫送来消息的不是旁人,正是苏瑾羽的父亲苏鸿英。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