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地鸡毛(上)-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二章 一地鸡毛(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原苏瑾羽被同僚送回家后,正遇上刚从吏部下班的苏鸿英,见爱子俊美无俦的脸竟被人打成猪头,那还了得?当即大发雷霆,待问清竟是秋家的丫头寒辰将爱子打成这样,震惊的同时,也将信将疑,再三问明确实是秋寒辰打的,暴怒,撸起袖子就往秋家奔去……

    现在苏鸿英正在秋府里暴怒如雷呢!要说明明是苏家退了与秋家的亲事,对不起秋家在先,为何却能理直气壮地来兴师问罪,而秋修甫此刻却只能陪着小心在大厅听苏鸿英怒斥?

    说起这个,秋寒辰不由得替秋修甫暗暗抹泪,虽然同是侍郎,但苏鸿英是吏部侍郎,秋修甫却是户部侍郎,天楚国,吏部为六部之首,掌管四品以上官员升迁问题,所以秋修甫在官场气势上就矮了人家一头,万一惹怒了人家,那他在以后的仕途中那是要被人穿小鞋的。

    秋修甫被苏鸿英怒斥一顿,心里的憋屈和火气往哪儿发?自然是朝着一进门的秋寒辰去了。他一听见下人禀报说,大小姐回来了,当即起桌上的**毛掸子冲出大厅。

    再说寒辰走进这本就不喜欢的秋府,正自感叹着呢,就听到柳嫣容娇柔如水的声音道:“寒辰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想死你了。”

    寒辰抚额,为何每次她回秋府见到的第一个人总是这位柳白莲呢?她是一看见柳嫣容那我见犹怜的样子就头痛冒火。话说,偶尔装逼很容易,难的是一个人从骨子到头发梢都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装逼!本来人家装白莲也没碍着她什么事,但她胃浅,恶心,行吗?!

    何况,这朵小白莲把她名义上的未婚夫都装走了,她想不恶心都难。

    现在的寒辰骨子里其实是杀手温馨,为人天生冷漠,又被柳嫣容给恶心着,自然没好气,白她一眼道:“柳县主装贤给谁看?”

    柳嫣容闻言一怔,美目瞬即蕴泪,更显得楚楚动人起来:“我知道姐姐定是为苏公子退婚一事迁怒于容容,容容体谅姐姐,但请姐姐不要恶语伤人,容容是真的视你如亲姐,一直惦念着姐姐,只怕姐姐在乡下吃了苦头……你瞧,姐姐都变黑了变瘦了,定是吃了不少苦头,若是被姑姑瞧见定然心疼得要死。”

    寒辰嘴角挂着一抹冷意,侧目睨着她唱念俱佳的好戏码,笑一声道:“你们是心疼,是见我回来,心抽得疼吧?”

    突然传来一声平地炸雷:“秋寒辰!”

    寒辰被秋修甫暴怒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望去,只见秋修甫手攥**毛掸子,气急败坏地朝她冲过来。

    寒辰怔愣的
猛兽岀闸全文阅读
功夫,秋修甫已经抄着**毛掸子朝她抽上来。“你竟敢殴打苏公子,想丢尽我们秋家的脸面是不是?我打死你这不着调的逆女!”

    寒辰下意识地抬起手臂一把夺过**毛掸子,抡起手臂就欲还手,却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他毕竟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喀嚓!”她微一用力将**毛掸子折断扔在地上。“父亲,害秋家丢尽脸面的不是我,而是苏瑾羽,他爱上别人,擅自解除婚约,难道不该教训吗?这种朝三暮四的男人就该打!”

    正一头怒火的秋修甫见她不仅大逆不道地夺了他的**毛掸子,更振振有词的跟他顶撞,气得了不了,怒喝:“孽障!若非你这不争气地整日流连在外,不守女德,苏家怎么会退婚?!养了你这种丢丑现世的女儿,我这老脸往哪搁!”

    寒辰闻言直想骂娘,这算什么,苏瑾羽移情旁人,擅自退婚,错的人还成她了?这跟被人强奸了,反而是受害女子被人瞧不起有什么区别?

    “把这孽障绑起来!今日老夫非好好教训你这孽畜不可!”秋修甫骂道:“被苏家退婚,已经害秋家丢尽脸面,竟还敢打人!老夫教训你,还敢反抗,反了你了!来人,拿下!”

    家丁护院听命就要上来押住寒辰,寒辰厉目一扫,喝道:“谁敢动我?”

    家丁护院见状望向秋修甫,秋修甫叫道:“给我拿下!”

    四名家丁得了一家之主的命令,立即大着胆子扑向她,寒辰飞起一脚将最前面一人踢飞出丈余,跟着身子跃起,一记连环腿,将另两人踢倒在地,一人捂着口躺在地上呻吟,一人已然昏过去,最后一名家丁见状,竟不敢再上前。

    柳嫣容吓得尖叫一声,连退数步,唯恐被殃及。

    秋父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气得口急剧起伏!这是还是他的女儿么?以前的寒辰为何变成这般凶悍暴力?这哪还是官家千金,分明就是个江湖匪女!原来他还以为所谓打了苏瑾羽,不过是她指使人打的,如此看来,竟真是自己的女儿动手打的?!有如此孽女,让他如何见人?!

    当即怒喝:“来人!把这孽畜拿下!”其余家丁护院纷纷朝主院奔来。

    正在此时,一名俊秀少年急跑着进来,“父亲,大事不好了!”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子越郡主所生、秋家唯一的儿子秋寒星。

    秋修甫喝道:“慌什么?这一个个都成何体统?”

    秋寒星拿袖子不停地擦着脑袋上的汗,急道:“父亲,还管什么体统,咱们秋家要大祸临头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