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地鸡毛(下)-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三章 一地鸡毛(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秋修甫心头一悸,大祸临头?难道还有比现在更严重的事?忙道:“什么大祸临头,有话慢慢说,慌什么?”

    秋寒星目光一转,瞧见寒辰,登时火了:“父亲,就是她给咱家带来的大祸!她还有脸回家?我打死你这祸害!”

    说着扑向寒辰,一拳挥上去。

    寒辰微微侧头,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反手一扭,按在他背后,沉声道:“就算我有罪,也沦不到你来教训我!”

    “孽障,放开星儿!你要造反么!”秋修甫见宝贝独生子竟被这逆女反剪了手臂按住,心疼不已。

    寒辰抬头,心生谦意:“父亲,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去太上皇面前领罪便是!”

    秋修甫一听,心悸更厉害,跟太上皇有什么关系?正欲开口详问,却听秋寒星大声道:“父亲,我刚刚在街上听说,大姐她竟当众把一桶猪血兜头泼到太上皇身上!街上的人议论纷纷都说,咱们秋家要大难临头……”

    话未说完,秋修甫便气血翻滚,两眼一翻,“扑通”向后直挺挺倒下,竟是吓晕过去!

    “父亲——”秋寒星挣脱了寒辰,扑到秋修甫身边大叫。

    “姑丈。”柳嫣容也小步急奔过去,转头朝秋寒辰道:“姐姐这是要气死姑丈吗?你怎能闯下这等祸事?”

    秋寒星大叫一声,夺了旁边护院的佩刀砍向寒辰:“我砍死你这贱人!”

    寒辰并未将他放在眼里,一个空手夺白刃,夺了他的大刀,一个手刀将秋寒砍晕,丢了钢刀,径直走向秋修甫。

    柳嫣容吓得往旁边避开几步,颤道:“姐姐你要做什么?”

    寒辰既未答她,更未理她,在秋修甫身边蹲下,刚伸出手欲掐他人中,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子尖叫声:“贱人!你做什么!离老爷远点!”

    寒辰转头,只见她那位郡主庶母在婢女的搀扶下,一跛一拐、踉踉跄跄地奔过来,她忍不住想笑,终于亲眼见到这位庶母成为跳脚大仙了,这滋味不错!

    柳茹悠尚未站稳便一脚踢向寒辰:“滚开!”

    她是听了下人禀报,说寒辰不但回来了,还在府里闹得人仰马翻,便打算来教训她一下,哪知走到半道就听说秋修甫被她气晕,老远又瞧见儿子被她打晕,登时气得失了平时的雍容气度,气急败坏的骂起人来。

    寒辰伸手顺势抓住柳茹悠踢过来的跛足,微微用力一拽,柳茹悠“哐当”摔在地上,惨呼一声叫骂:“哎哟,秋寒辰,你犯上忤逆,活该没人要!”婢女急忙扶她起来:“来人,拿下这逆女!”

    寒辰冷笑一声,厉目扫视一圈,道:“你们不想活了大可试试!郡主似乎忘了,秋家还轮不到你一个妾氏做主!”


混在校园之魔幻手机吧


    众护院适才见识过她的身手,又快又狠又准,不敢贸然上去挨收拾。再说老爷少爷皆晕倒,郡主与小姐都是他们的主子,不听谁的都不好,更不敢妄动,主人家的家事,他们做护院的还是少参与为妙,于是各自左右相顾,装作没听见。

    柳嫣容走到柳茹悠身旁,小心扶着她,道:“姐姐怎么能这么说话,姑姑虽然比你娘晚进门,却也是姑丈明媒正娶的平妻,并非妾氏之身。”

    寒辰瞥她们一眼,哼了一声,淡淡道:“明媒正娶的向来只有原配正妻,我娘先进门,郡主后进门,先后已分,名分早定,原配只有一个,后进门为妾,所谓平妻也不过是贵妾而已,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妾氏的身份。”

    语毕,头也不回,伸手掐了掐躺在地上的秋修甫的人中,又在他口推气过。

    “你、你……”柳茹悠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贵为郡主,素来尊贵至极,却是以平妻身份嫁进秋府,平生最恨的就是旁人不当她是主母,别遑论当面称她为妾了,顿时气血充头,捡起适才寒辰丢在地上的钢刀,就朝她头上砍去。

    寒辰听到耳后风声有异,就地往旁边一滚,柳茹悠手里的钢刀没砍着寒辰,却因力道过猛,刀尖不受控制地朝着秋修甫口去。说时迟那时快,寒辰双手在地上一撑,借力跃起,飞身一脚将柳茹悠手里的钢刀踢飞,跟着左脚连环一踢,正中柳茹悠肋下,斜着将她踢出去。

    或许是她救人心急,力道失了控制,这一脚竟然把柳茹悠踹出两丈有余,然后“扑通”一声,好巧不巧,柳茹悠就落在了院里的如玉带缠绕的人工湖里!

    也正在此时秋修甫偏偏就好巧不巧地苏醒过来,瞧见了寒辰的“行凶”过程,霍地坐起,捶地大骂:“孽畜!孽畜!竟敢殴打郡主……咳咳咳,我秋家家门不幸啊!”

    柳嫣容最先反应过来,朝护院尖叫:“快救人啊!姑姑——”

    护院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跳入水中,将柳茹悠拖到案上,柳嫣容和婢女们又是掐人中,又是为她拍背吐水,终于算是救了过来。

    柳茹悠睁眼瞧见秋修甫站在自己面前,立即委屈得大哭:“老爷啊,你还是休了我吧,你这个宝贝女儿我管不好也不敢管,我只不过说她几句,她就要我的命!这家我再管下去,我哪还有命活呀?”

    秋修甫今日算是被寒辰气昏了头,脸色铁青,嘴唇颤抖着语无伦次:“你真是我……我的好女儿!”

    寒辰对柳茹悠倒是没半分愧疚,平淡地向秋修甫解释道:“父亲,郡主拿刀砍我,却误砍向你,我是为了救你,才不小心将郡主踢到湖里去的。”

    秋修甫怒道:“住口!你当老夫眼瞎了吗?”转向柳嫣容道:“容容你说,老夫眼瞎了吗?”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