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关于打杂-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七章 关于打杂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寒辰这才反应过来,欲起身却发现自己起不来了,腿已经麻得完全失了知觉,于是就势往旁边侧了下,侧坐在地上,伸手捡起匕首回靴筒。

    萧楚臣再度弯腰,大手伸到她面前。

    寒辰目光在他修长的大手上停留片刻,抬眸:“臣女怕下一刻被陛下治一个玷污圣体的罪名。”

    萧楚臣只觉没风也凌乱了:“……”“玷污”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女子可以被恶徒玷污,名声可以被恶意玷污,圣体也可以被玷污?“呃,朕可以当作是被阿猫阿狗给添了一下。”

    寒辰:“……”一咬嘴唇,双手撑着地晃晃悠悠站起,对他傲然一笑:“臣女不是阿猫阿狗,而是和太上皇一样的人,区别只在于太上皇是男人,臣女是女人。”

    萧楚臣浑不在意地收回自己擎在空中半晌的手,“嗤”地笑出声来,“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要知道男人是天,女人只能是地。”

    寒辰微微活动一下双脚,“臣女不管什么天地,只知没有大地上万物的彩,天的存在本没有意义。”

    萧楚臣凤目再度注视她,继而哈哈大笑起来:“秋寒辰,你的见解很独到,朕颇为欣赏。”至少她说得没错,没了大地上万物的彩,天的存在确实也没什么意义……

    修平七正传旨回来,一只脚刚踏进颐清的主殿,便听到太上皇的大笑声,又听他说什么“颇为欣赏”,当即将脚缩回去,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太上皇这般开怀大笑,就算在太上皇登基时,都未曾露出一丝笑容,如今竟能开怀大笑,他这当奴才的都不禁眼眶发酸。

    抬臂轻拭眼角湿意,把门口伺候的两名女和两名小太监全都遣到远处。体贴地为太上皇关上房门,好让太上皇专心培养对女人的兴趣……

    难得呀,记得太上皇登基后,大臣们纷纷将美女偷渡进,期望夜里能为太上皇侍寝,也可趁机攀上太上皇,稳住自己的仕途和权势,并恕了他们当初轻视太上皇之罪,从此不用再惴惴不安。唉唉,现在那些美女们都在浣衣局没日没夜地浆洗衣物呢,听说原先的葱白小手都劳得开裂了,偷空就到处疏通关系,希望能摆脱浣衣局的苦差事。

    谁见过当了皇帝的人竟然身边不留任何女子的?谁见过成了太上皇的皇帝身边还是没有一个女的?修平七仰天感叹,从前真没见过,现在却开了眼界。太上皇说,女子皆有所图,为富贵为父亲仕途甘愿为棋子,就算美若天仙,也不过是臭皮馕一具,没什么好恋留的……

    他对太上皇的婚事都失望了,唯盼天上掉下个女神仙打动太上皇的心!


都春子-皇集团:神秘总裁不简单!(完结+番外)笔趣阁
    虽然现下这女子容貌不够绝色,至少也算秀色可餐,虽然她对太上皇猪血淋头,但太上皇并未大怒,至少也算与众不同……修平七违心地念着,可是这也太与众不同了吧!这世上有能吃得消的男人吗?

    好吧,只要她能激发太上皇对女子的兴趣,就让她当个先锋兵吧,日后有的是绝色美女进伺候太上皇,怕什么!他尽职地站在门外为太上皇把守。

    殿内。

    “你平时为温溪寿打什么杂?”

    寒辰如实答道:“臣女要做得很多,包括在他夜里失眠时,半夜为他烧水泡茶,陪他聊天失眠,在他与侍妾**没有兴致时,参观指导他**为他助兴,在他没有胃口时,跑遍全城为他寻食,在他被美女仰慕时,为他护驾亦或为他拉皮条……呃,拉皮条大概你不懂,就是为他牵线拉媒以享一夜鱼水之欢,当然这种情况下,青楼未接过客的绝色清官居多,温溪寿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道德的,不会染指良家妇女的。”

    萧楚臣只觉一头黑线齐刷刷地落到脑门上,这就是温溪寿的所谓打杂?她一个大家闺秀竟沦落到这个地步?参观指导他**,为他牵线享一夜鱼水之欢?啊?萧楚臣只觉一阵恶寒:“这是一个女子该做的事么?”

    寒辰不以为然道:“臣女无所谓,只要温溪寿那变态不在乎就行。”

    萧楚臣不可思议的目光睨着她,他该说她天豁达,还是该说她与老鸨嬷嬷无异?

    却听她继续道:“太上皇可以比照办理,借用温溪寿那变态的话,不用当我是大家闺秀,臣女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称不起大家闺秀四个字。”

    萧楚臣闻言嘴角一抽:“比照办理?秋寒辰,你想让朕也成为变态么?”

    寒辰:“……”呃,难道不是吗?“臣女绝无对太上皇不敬之意,但里太监不也常揣度圣意,这么做么?太上皇若觉得臣女别扭,臣女可做太监打扮。”言下之意,她很好用,随他怎么变态,她都承受得了。

    萧楚臣头痛了,双手揉着太阳,这个女人不只身手举止凶悍,连言语也语不惊人不罢休,她怎么就认为他会像温溪寿一样变态?!还是她本就在报复他在福乐街对她的挑衅?

    抬眸却见她嘴角挂着一抹冷笑,不由得哼了一声,她果然是在报复他!咬牙,这个女人!“修平七进来。”

    修平七推门进来,躬身问道:“陛下有何吩咐?”

    萧楚臣道:“给秋寒辰按排个房间,不要离朕太远,让她明早来伺候朕。”

    “是。”修平七伸势作请:“秋姑娘,请跟我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