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撞见情侣分手(下)-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章 撞见情侣分手(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又凝视她一会儿,点一下头,平静地道:“既然决定了,那就不必说对不起,我们之间本来也没有盟约誓言,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也尊重你的选择,从此,你我再见就是陌路人!你走罢。”

    此话一出,不禁唐月瑶怔住,连秋寒辰也怔住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不是青梅竹马吗,怎么也不挽回一下,竟这么平静就算了?她都怀疑,这对青梅竹马之间其实只是唐月瑶一厢情愿罢了,否则,就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太过无情了!

    唐月瑶顿时泪如雨下:“楚臣,你……”

    “唐小姐,你走罢。”萧楚臣的声音无情冷淡,仿佛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秋寒辰暗自摇头,亲密的情人不怕大吵大闹,最怕这般冷漠如陌生人,这种冷漠最是伤人。

    果然,唐月瑶受不了,脸色“刷”地惨白起来,听他直接称她为唐小姐,而非过去的“瑶儿”,登时一个趔趄,退后一步,“楚臣……”他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萧楚臣显然失去了再耗下去的耐心,转身便走。

    “楚臣!”唐月瑶在后面哭着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萧楚臣脚步未停,大步疾行。

    “楚臣……”唐月瑶哭叫着,却未唤来他回一下头,于是跺一下脚,掩面跑开。

    秋寒辰再度摇头,明明是唐月瑶甩了萧楚臣,怎么结局变成了痴情女子负心汉了?剧情反转得未免太快了吧?

    眼看着萧楚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秋寒辰不禁暗暗叫苦,也不顾得替他们感叹了,顶着树枝就欲离开。手里的树枝却被人用力拽去扔掉,她的手被砺的树枝给划得生疼。

    她怒目抬头,却见适才那样谨王府站在她身前,同她一样满面怒意,眼里闪着不该出现在他这种闲王身上的凌厉霸气!这种凌厉和霸气应该只属于真正的上位者,让人不寒而栗!

    秋寒辰一怔,多年杀手生涯练出的敏锐直觉,她断定这个男人绝非看起来那么简单!

    就在她一愣神的瞬间,萧楚臣厉声喝道:“你竟敢偷听,找死!”话音未落,恼羞成怒的拳头挥向寒辰。

    虽然念她是介弱质女流,手下大大留情,却也足以打得一个弱女子重伤昏倒。

    秋寒辰对危险反应极为敏感,身子倏地后仰,手掌在地上一撑,一个倒纵,跃出半丈,脱离萧楚臣的危险铁拳。

    萧楚臣惊讶不已地看着她,瞧她打扮气质,应该是位大家闺秀,但是,这身手……

    秋寒辰起身,拍拍手上的灰土,本想跟他大打一场,但念及确实是
红梅最新章节
自己理亏在先,他又受了这样打击,与这样恼怒不理智的人动手,既不道德,又太危险。但却不想就这样算了,当即冷笑一声:“被人甩了?”

    萧楚臣瞪她,眼里闪过鸷:“……”

    她再冷笑一声:“恼羞成怒了吧?”

    萧楚臣眼里闪过杀气:“……。”这是谁家的女儿这般没口德?!手掌微抬,欲将她毙于掌下。

    她又冷笑一声:“你真是个悲剧人物,啧啧,本姑娘好心劝你一句,天涯芳草遍地是,有权有势后,所有芳草都会与你有缘!”

    语毕,嚣张白他一眼,转身离开。

    萧楚臣错愕咬牙,缓缓放下手掌,这个女人——是谁?!口毒至极,却也隐有激励之意,究竟是谁家的女儿?!

    望着远去的鹅黄背影,哼了一声,撮唇轻啸一声,一名护卫现身,抱拳半跪在他面前:“主上。”

    萧楚臣冷冷吩咐:“隐涛,去查一下刚才那女子是谁?”

    隐涛抬头望一下自家主子,微一犹豫,道:“主上,那女子属下认得,是秋侍郎秋修甫家的长女……”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主上不是刚被太子横刀夺爱吗?总得做点什么吧?发怒,打人,甚至杀人都没什么……一般人此刻应该需要一壶酒来借酒消愁吧?

    呃,主上是做大事的人,就算不会为情所伤,至少也要给太子点颜色警告一下吧,否则,更沦为皇家的笑话了。

    萧楚臣只看了他一眼,就明白他心中所想,淡淡地道:“隐涛可知,其实唐月瑶心里早就做了选择,我做什么都是徒劳无用的。何况,她并不值得我乱了大谋!太子明知唐月瑶与我关系密切,却这般明目张胆羞辱我,我何不就势成全了他!”

    “主上的意思……”

    萧楚臣哼了一声:“他越是嚣张跋扈,对我越是有利。”

    隐涛点头:“主上英明。”

    萧楚臣冷睇他一眼:“本王的英明在哪里?”

    隐涛:“……”他随便拍拍马屁而已,主上何必这么较真?

    却听萧楚臣语锋一转:“秋侍郎的女儿?她们母女不是被子越郡主压得很窝囊么?她怎敢这般嚣张自信?”

    隐涛茫然,谁?秋家长女吗?他怎么知道?

    萧楚臣好看的凤目半眯起,手指了下巴,这个女人倒有点意思……

    寒辰疾步走出小树林,见来时乘坐的马车不见了踪影,暗哼一声,循着记忆回城,幸亏腰间荷袋里有点碎银子,她找了个路边摊吃了碗面填饱肚子,又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了几个时辰,终于认命,往秋府走去。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