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秋家的打算-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八章 秋家的打算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秋府。

    秋修甫得了太上皇的旨意后,回府便瘫坐在椅上,大松一口气的同时,更是疑惑不解,一场弥天大祸就这样草草处罚了事,是谁之功?难道真是寒辰那逆女么?

    秋府众人眼见大祸消于无形,个个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膛里后,便开始妄断秋寒辰的各种不是了。

    先是柳茹悠抹着眼泪哭诉:“夫君,我不知道寒辰这孩子在乡下这一年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这次回来实在是太离谱太叛经离道了,不止当街殴打苏公子,打晕了星儿,把为妻踢进湖里,更触犯天威,险些把秋家带进万劫不复之地!夫君若再不管教她,我们秋家上上下下几十口要被她害死!”

    秋老夫人着宝贝金孙的后脑勺,心疼地问:“怪孙儿,还疼不疼?”

    秋寒星一脸委屈地道:“疼,疼死了。孙儿都被大姐打晕了,说能不疼么?大姐下手真狠……可是,大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像突然有了武功似的。”

    秋老夫人一手疼惜地抚金孙的头,一手捻着佛串,抬头唬着脸对秋修甫道:“寒辰那孩子我一直不喜欢,只是念她也是咱们秋家的血脉,才一直容忍她,却没想到她竟然接二连三做下这些丢人之事,哪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哪还有半点女子的本分?!”

    秋修甫沉默,他也知道寒辰此次回乡下后变得确实离谱了,但他总觉得秋家能逃过生天,跟她有些关系……“母亲和郡主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等她从里回来,我们严加管教就是。”

    秋老夫人突然拍案而起:“她都十八岁了,还要如何管教?!再如何管教都难以成器,这个女儿,我们秋家管不了也盛不下了!”

    秋修甫为难地问:“母亲有何打算?”

    秋老夫人道:“她不是喜欢回乡下撒野吗?那就永远待在乡下别回来了,我们秋家老小还要活,不能再被连累死。”

    秋修甫犹豫了一下道:“母亲息怒,眼下寒辰要在里当差半年,我们也要从长计议。”

    秋老夫人怒道:“从长计议什么?星儿可是我们秋家唯一的独苗,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有何颜面去见秋家的列祖列宗!我瞧寒辰就是个祸,她若不走,秋家非被她折腾得断子绝孙不可。”

    “可是母亲,寒
淫妖传说sodu
辰已经十八岁了,正是嫁人的时候,若再送回乡下,只怕要成老姑娘了。”

    秋修甫不提还好,一提寒辰嫁人之事,秋老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嫁人?她都被苏家退婚,还嫁什么人?自己丢人现世,还害得我们秋家颜面扫地,嫁人,她还嫁得出去吗?放眼京城谁还敢要她!”

    秋修甫道:“母亲也不能这么说,被退了婚确实丢人,京城没人愿娶,咱们就把她往外嫁就是,高不成咱们就低就……”

    秋老夫人缓缓坐下,叹道:“这倒也是个法子,回头我托个媒人,随便找个人家将她速速嫁出去,不求富贵,但求别再令秋家蒙羞。”

    秋修甫忙道:“是是,有劳母亲了。”

    柳茹悠见本来还心疼孙子痛恨寒辰的老夫人竟然态度转变,要帮着寒辰找婆家,心下不快,却也未表现出来,只是幽幽叹口气道:“夫君和婆婆的打算是好的,可是你们想想,寒辰现在这个脾气本不服管束,他日嫁入婆家如何侍奉夫君婆家?只怕两句话没说完,便会动手打人,一旦被休回府,咱们秋府岂不更是颜面扫地?”

    秋修甫语窒,柳茹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也正是他心底所担心的。

    秋老夫人脸色沉得如抹了锅底灰似的:“那怎么办?哼,干脆直接把她关在后院,一生不许出门,咱们秋府就养她一辈子算了。”

    柳茹悠露出一丝笑意,道:“婆婆所言也是一种方法。”

    一直默不作声的柳嫣容轻抚秀发,柔柔地道:“姑丈,老夫人,容容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秋老夫人伸手朝柳嫣容招招手,笑咪咪地道:“容容过来坐我身边。”等她走到身边坐好,便拉起她的手轻轻拍着道:“若寒辰有容容这么温柔可人该多好,唉,容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你想出来的办法必是好法子,快说给我听听。”

    柳嫣容娇笑道:“老夫人谬赞了,容容那有那么好,只是为姐姐担心而已。”顿了一顿道:“容容是外人,本不该嘴的,但实在是不忍姐姐被关一辈子,所以就有话直说了。老夫人,姑丈,女子一生所图不过是有个好归宿,可以衣食无忧,相夫教子,我想姐姐定然也不会例外。但姐姐不知为何情大变,而且有了一身的好身手,普通人家断然不敢娶姐姐回家,但是……”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