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太上皇的心思(上)-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十九章 太上皇的心思(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秋老夫人问道:“但是什么?容容尽管说,不要有顾虑。”

    “但是,若那家人是自家亲戚,男人又有武功在身呢?那必定会瞧在亲戚的份上,既不会慢待姐姐,又能压住姐姐,那姐姐岂不就是一生安逸了,秋家也不用再担心姐姐闯下祸事被休回家了。”

    秋老夫人连连点头:“这倒真是个好主意,只是……修甫,咱们有没有这样的亲戚?”

    秋修甫也觉得此法甚妙,只是哪个亲戚有此便利呢?最重要的是,也得那亲戚肯娶寒辰才行。

    柳嫣容此时又献上妙计:“姑丈忘了我们靖南王府也是自家亲戚么?”

    秋修甫面上一喜,不错,靖南王府封地内定有不少武将,寒辰嫁过去,定然不敢造次,也不会被休回家。

    柳茹悠此刻终于明白侄女的用意,两眼一亮,道:“容容说得不错,咱们靖南王府就有现成的人选。”转向秋修甫道:“夫君,我们靖南王府有个堂侄,今年三十岁,情颇好,只是原配的夫人前年难产过世,留下两个可怜的孩子,我这侄子整日忙于公事,一直未顾得上续弦。若是夫君同意,我愿亲自去劝他娶了寒辰,有我保媒,他一定会答应,我们两家也算是亲上加亲了。”

    她那堂侄脾气暴燥,为人心狠手辣,寒辰落入他手中,哼……

    秋修甫皱眉:“继室?”他的女儿怎么可以当继室续弦?

    秋老夫人道:“继室又如何?郡主的侄子出身名门,虽是继室,却是正妻,还辱没了她么?也不瞧瞧现下谁敢娶她!”

    柳嫣容也劝着秋修甫:“姑丈,我那堂兄眼界也甚高,不是想嫁就能嫁的,此事也只有郡主姑姑去说,或许才能说成。”言外之意,你嫌继室,她那堂兄还未必肯娶呢,就算娶也是瞧在郡主姑姑的面上,可不是瞧上了你秋家的女儿。

    秋修甫欲要反驳,不管如何,寒辰是他秋修甫的女儿,也不该只是个继室后母。转念一想,罢了,谁叫女儿不争气呢。“那就劳烦郡主跑一趟靖南王府,给寒辰把这门亲事定下。”

    就这样,在寒辰不知情的情况下,秋家人已决定了寒辰的命运。

    翌日,天微亮时,寒辰已经收拾妥贴,在外院的花树下晨练,大约一个时辰后,收功准备去伺候那位太上皇大爷起床,一转身却吓了一跳。

    只见花树外负手立着一人,长身玉立,晨风中衣袂飘飘,颇有些出尘的味道,正是她要去伺候
异能少年无弹窗
的对象,当今太上皇萧楚臣。

    寒辰忙抱拳一揖:“太上皇。”不是要等她去伺候么?怎地自己起床还出来了,可是嫌她去得晚了来兴师问罪?

    萧楚臣震惊的目光落在她挽起袖子露出的蜜色藕臂上,谁若再在他面前说她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他一定抽他一个大耳括子!哪家的大家闺秀会浑不在意的露出手臂来?而且面对他这男人的目光竟然泰然自若,毫无羞耻感,他绝不相信秋侍郎会把女儿教育成这样。

    而且他相信,秋侍郎更不会请人教女儿习武。他在花树林外站了许久,亲眼瞧见此女的招式皆是狠绝致命的攻击招式,万不是女子该学的!

    寒辰无视他眼里的怀疑和惊诧,笑道:“臣女正要去伺候太上皇起床,哪知太上皇竟自己起来了。”

    萧楚臣深邃锐利的眸子盯着她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秋寒辰么?”

    寒辰只觉他念出的每个字都敲在自己心头,仿佛被他看穿了一切似的,转念又想,他能看穿什么,她是温馨,更是秋寒辰,怕什么。“是,臣女是秋寒辰,臣女与太上皇前两次见面,皆不愉快,既然太上皇罚臣女在身边当差半年,以后咱们会常常见面,不如就忘掉过去,重新认识如何?”

    萧楚臣睨她,不语。

    寒辰抱拳,高声道:“臣女秋寒辰,见过太上皇。”

    萧楚臣被她突然发出的高声吓了一跳,退后一步道:“朕知道你是秋寒辰,不必再重复。”

    寒辰笑道:“既然重新认识,自然要郑重地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臣女在此为昨日之事郑重向太上皇道谦,也谢过太上皇宽宏大量饶过秋家。”

    语毕,撸下袖管,放下掖在腰间的袍角,整好衣袍,至于为何是袍子不是裙子,那是因为在妙音园一年,为了干活和练功方便,她一直做男装打扮,只是并不掩饰女特征而已。一切整理妥当,朝萧楚臣深深一揖。

    萧楚臣只觉自己凌乱到无法思考了,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出人意表,竟令他无法捉得透了。

    寒辰直起身来,道:“陛下,昨夜修公公告诉臣女,陛下自禅位后都是辰时起床,臣女已算计好时辰,绝不会误了伺候陛下……只没想到陛下竟自己起来了,臣女想知道以后需要臣女在什么时辰去伺候陛下起床。”

    萧楚臣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微现别扭,将头转向一侧,道:“朕今日有事,起得早了,以后还是辰时去伺候吧。”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