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殃及池鱼-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三章 殃及池鱼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微一沉吟,凤目认真专注地凝着她的眼睛,诚心诚意地道:“唐月瑶,我们之间早没了任何关系,我心里也没有你,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再陷在这滩泥沼里不能自拔了。”

    “不可能!你否认不了的!我不相信!楚臣,你在说违心的话!你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我?!”唐月瑶有些崩溃了,坚决地摇头:“楚臣,你说的都是违心的话!你还是在怪我,你没有原谅我,是不是?”

    萧楚臣尚未顾得上开口,只见她突然发足往门外奔去,正欲松口气,打算回头找个机会向唐相说明他的立场,免得误了唐月瑶的青春。却见唐月瑶打开殿门,一把将寒辰拉进殿厅,尖声对他道:“还是你是因为她才不肯与我和好?”

    寒辰很无辜,如此绝色如此家世的唐月瑶,怎么会当真认为萧楚臣会因为她这个尚与他夹生不熟的女人而舍了她那美好的青梅竹马?

    萧楚臣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和尴尬,一瞬即闪,凌厉眸光扫过唐月瑶,忽然明白她沉寂一年,为何今日却这般失态胡闹,不过是因为他破天荒地的留了寒辰在身旁,令她觉得不安了,怕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将被取代,所以才慌了,顾不得颜面,跑到里向他当面诉衷肠!

    “楚臣,我告诉你,她配不上你!你可知道她的过往吗?她自小生于乡下,天生野,就算后来进了城进了京,仍难掩俗泼妇的本,所以才会被苏公子退婚!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成了京中的笑柄?!”

    “够了!唐月瑶,你若再胡闹下去,莫怪朕治你个大不敬之罪!”萧楚臣心下莫名紧张了一下,转头瞧向寒辰,却见她一脸泰然,宛若一块人布景似的站着。

    唐月瑶大概是怕极寒辰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已经忘记优雅跟贤良淑德,哭得梨花带雨,嘴下也毫不留情:“她当街暴打苏公子,打晕胞弟,意图淹死子越郡主……这些事传遍了街头巷尾,女子对她不齿,男人对她鄙视,人人都道,这种悍妇,再多嫁妆都不敢娶,难道楚臣要捡别人不要的东西吗?”

    萧楚臣脸色寒,负在身后的左手攥紧,指节因用力而泛白,眸里闪过凌厉煞气,“唐月瑶,瞧在往日相伴的情份上,朕今日就当从未听过你这些闲言碎语,你不要再消耗朕对你仅存的一点谦疚!”


暗示姻缘帖吧


    唐月瑶泪如雨下,微微摇头后退两步,却忽然攥紧寒辰的手腕拉过来,右手扬起,朝着寒辰的脸扇去。“都是你这贱人破坏我和楚臣的感情!”

    寒辰虽然很尽职的当着人布景,却不表示她愿当别人的人出气筒,因着过去多年的职业敏锐,她左手倏地抬起扣住唐月瑶准备行凶的手,右手跟着甩掉腕间那只纤细嫩白的小手,顺手给了唐月瑶一个清脆耳光。

    “啪——”这个耳括子清脆无比,一下把处于崩溃状态的唐月瑶打懵了。

    寒辰不紧不慢地抽了腰间的帕子,一地擦着右手手指,皮笑不笑地道谦:“不好意思,我这是遇到危险的下意识反应。”顿了一顿,嫌恶地道:“哦,手上好多的脂粉。”

    萧楚臣自然瞧见唐月瑶朝她扬起的手,却并未替她担心,毕竟她的身手如何,他再清楚不过。本以为她只会制止住唐月瑶打人,哪知,她竟毫不留情地反给了唐月瑶一个耳光!

    大感意外之后,又觉得她不这样做倒不符合她凶悍的格了。只是他与唐月瑶青梅竹马的感情……

    于是他忽略两人扇耳光的过程,先发制人道:“唐小姐,朕再说一遍,自你选择了三哥之后,我们之间便两清了。至于她……秋寒辰,若她是朕心仪的女子,就算她人人不齿人人鄙视的悍妇泼女,朕也会视她如珍宝,若她不是朕心仪的女子,她便是貌若天仙,温良淑德,成为天下女子的楷模,朕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唐小姐该明白朕的意思了吧?”

    语毕,拂袖离去,向寝殿走去。他不怕唐月瑶会在寒辰面前继续闹下去,因为寒辰她本就是吃荤的!

    唐月瑶此刻已完全失了反应,待萧楚臣走了良久后,才回过神来,肿得老高仍有些火辣的面颊,失魂似的瘫坐在地上,他竟然眼睁睁看着秋寒辰打了她,却没有丝毫反应?他心里真的完全没有她了么?

    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世上不可能有比她更配得上他的女子!他一定是还在怪自己,他怎么可能看上秋寒辰那个泼女!他一定是在故意气她,等着她拿出诚心来道谦挽回,一定是这样的。

    寒辰瞧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弯下腰问道:“喂,唐小姐,你没事吧?若是没事,便出去吧,太上皇已经走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