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如此醉态(一)-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四章 如此醉态(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唐月瑶将目光移向她,上下打量她一番,抬袖轻拭脸上泪痕,站起身来,恢复了先前的傲然意气,颇为不屑地用眼角瞧着她:“秋小姐可知,你丢尽了京城名门闺秀的脸?”

    寒辰下巴,貌似有些人是不值得动恻隐之心的呢。“唐小姐倒是说说,名门闺秀的脸应该长成什么样?”

    唐月瑶抬起纤纤玉指将散落的青丝别到耳后,简单的一个动作,却风情万种,“至少不是秋小姐这样的。自古以为,女子为水,温柔似水,男子为钢,烈如钢,若女子反而像钢,岂不乱了阳之道?也难怪秋小姐会被苏公子退婚,被京中男子鄙视了。”

    秋寒辰无视唐月瑶往她“伤口”上洒的盐,反正伤口是假的,“哦”了一声道:“那又如何?唐小姐温柔似水,貌若天仙,不一样吃不到回头草么?可见人生不是事事顺遂的,我会不会乱了阳,无人敢娶不知道,但秋小姐再坚持吃这颗回头草,当心人老珠黄,再吃不动草。”

    “你!”唐月瑶芙蓉面上露出薄怒,瞬即好涵养的压下:“若论厚脸皮,我是比不上秋小姐的。不过,秋小姐也并不是无人可娶,我倒听说,你那位郡主母亲已经回靖南王府封地为你保媒去了,据说是靖南王府承月郡王的庶子,秋小姐以后好歹也是位公子夫人!也算有福了。”

    秋寒辰闻言一个头两个大,承月郡王的庶子,不是有老婆有孩子么?这个柳茹悠不祸害她是不是就活不下去啊?

    “只要那位司刀公子点头同意了,秋小姐就是名正言顺的公子夫人了,还顺带着有一双现成的女儿,可喜可贺。”

    秋寒辰微微侧头,对唐月瑶道:“多谢你将这个消息带来给我。”

    唐月瑶愣住,怎么她很期望么?也是,如今的秋寒辰名声扫地,能嫁人已是万幸了,何况还是嫁一位郡王的公子,当即轻哼一声,没了打击她的快意感,转身出。

    寒辰望着那道俪影走远,突然泄了气,嫁人么?看来秋家上下还真不能当成是家人,他们不
后宫甄嬛传1-7全本最新章节
担心她的幸福,只担心她为秋家蒙羞……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

    是夜。

    她坐在萧楚臣寝殿外的台阶上望着若隐若现的月儿发呆,暗自算计着该如何摆脱这恼人的命运,忽觉眼前一暗,侧头望去,只见萧楚臣撩起袍角坐在她身旁的台阶上。

    她瞅瞅他的龙臀,算了,本姑娘今日心情不爽,管你龙臀高不高贵去,爱坐就坐吧。

    “你是在担心嫁不出去,还是担心嫁得不如意?”

    寒辰错愕看向萧楚臣,他今日很闲?怎地突然亲民起来,关心起她的人生大事来。

    萧楚臣忽然从身后拿出一壶酒和两只小小酒杯,递给她一只,道:“朕陪你喝两杯。”

    寒辰抚额,大概今日是这位太上皇的亲民日吧,她并不伸手接杯,只道:“臣女不喝酒。”

    萧楚臣不以为意,亲自将那只酒杯倒满酒,重新递过去,语气里多了丝不容拒绝的意味:“那就陪朕喝两杯。”

    寒辰:“……”了脑门,呃,是她糊涂了还是幻听了,这两句话有区别吗?仔细回忆一下,拍了一下脑门,真的有区别,太上皇陪她喝两杯,她可以不鸟他,但太上皇要求陪他喝两杯,她就只能舍命陪君子,因为这是命令。

    微一犹豫,接过那只酒杯端着。“太上皇今日为什么要喝酒?”

    萧楚臣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放下酒壶,道:“为什么喝酒?呃,没有为什么,只是想让你喝点酒。”

    寒辰:“……”可是她不想喝酒。

    萧楚臣捏着酒杯凑到她手里的酒杯上轻轻碰了一下,淡淡地道:“酒虽可误事,但若心情不好,少喝点还是能解愁的。”

    谁说她有忧愁的?或许是他认真的神情触动了她,她长叹一声道:“一醉若能解千愁当然好,就怕借酒消愁愁更愁,太上皇,臣女酒品不太好,若酒后有什么失态的地方,请您多担待些。”既然这酒是逃不了的,她不得不先把话说前面,语毕,仰头将喝光杯中酒。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