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如此醉态(二)-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五章 如此醉态(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唇角勾起,按她平日的彪悍形象,酒量应该不会太浅吧,她是真想一醉解千愁么?只是正常女子该担心的是酒后会不会被人占便宜,而不是让别人担待她酒后失态……她这么一说,倒让他好奇她会不会醉后失态了。

    他殷勤地再给她斟满。

    寒辰盯着酒杯傻笑一声:“让太上皇给臣女斟酒,臣女受宠若惊,罪过罪过。”

    萧楚臣抬眸睨她,然后将手中的酒壶塞到她手里,“既然罪过,就为朕斟一杯吧。”

    寒辰愣住,一手捏杯,一手执壶,看看他再看看酒壶,“哦,这倒是臣女的本分。”

    萧楚臣突然温声道:“不是本分,我要的不是臣民的本分,而是你朋友间的尊重。”

    寒辰放下手中的酒杯,双手执壶缓缓将他的酒杯倒满,然后笑了笑道:“朋友?太上皇太抬举我了,现在我在太上皇面前算是犯女一名,怎么配当朋友?我,秋寒辰,在这世上注定不会有朋友……”

    因为她是来自异世的异端,无论怎么努力的融入,仍难刻在灵魂里的东西,她不在意的,别人视为异端无耻,她在意的,皆不该是这个世代女子该在意的。朋友?哪有那么容易?

    借着明亮的庭灯,萧楚臣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开始泛红,似乎微有醉态,不禁奇怪,她是如此豪放彪悍,难道酒量真的不行?

    “秋寒辰,你可知……”他看她,轻叹,算了,有些事情言之尚早。于是转了个话题道:“秋寒辰,你……是否急于嫁人?”

    寒辰瞥他一眼道:“我才十八岁,嫁什么人。”一提这个话题就忧伤,前一世二十八岁尚未嫁人,这一世才十八岁,竟要被胡乱嫁人,这是什么世道啊!仰头,第二杯酒入肚。

    萧楚臣微讶,十八岁不小了,不该嫁人么?却什么不说,陪她将第二杯酒喝了,然后极其自然且顺手地为又倒了一杯酒……

    殿门内的修平七不停地摇头,陛下,您老是太上皇,能不能尊重
无限穿越无弹窗
一下自己的身份?怎么能为一个旁人倒酒呢,何况还是个女子,皇家威严何在啊?

    “太上皇可曾听说过承月郡王有位庶子封号司刀公子的?”

    萧楚臣不解地问:“为何问起他?”

    寒辰毫不遮掩,坦然道:“据说这位司刀公子是我们秋家竭力要我嫁的对象……哦,可是我记得此人好像是老婆孩子的,我秋寒辰很差么,要嫁给这种人?我觉得嫁不出去才最好,不用守什么三从四德,不用被男人奴役!那个司刀公子,若是答应这门亲事,我……”忽然翻个白眼,哼道:“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却听萧楚臣道:“司刀公子名叫柳玉津,承月郡王次子,是靖南王的心腹,为人暴戾狠毒,其原配夫人死于两年前难产,但据朕所知,其原配夫人并非死于难产,而是死于生产后第五天,乃柳玉津亲手所杀。”

    秋寒辰惊诧不已,柳玉津的原配妻子是被他亲手所杀?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对同床共枕的妻子下杀手?

    “只是因为原配又给他生了个女儿,他心中烦闷不悦,酒后杀了她。朕后来听说,柳玉津近两年虽然未娶继室,但在靖南王的领地内,看上哪个女子就命人直接抬进府内……不从者一剑杀掉……他手上至少有四五条女子的命了。”

    寒辰心底骂了一句脏口:他娘的,这才是人渣!“太上皇既然知道司刀公子手上有数条冤命,为何不治他的罪?”

    萧楚臣仰头将酒喝了,道:“司刀公子杀原配一事,我原也只是无意中听手下的人说的,但当时我只是谨王,自顾不暇,哪管得了靖南王封地内的事?朕登基后又耳闻司刀公子恶行,无奈靖南王伪造证据护着,加上后来司刀公子收敛了不少,朕也就没有必要管了……反正最后要一起清算的。”

    寒辰听他话里有话,张口欲问,却觉得此事必定是涉及政治,问了他也未必会答她,知道多了未必有好处,只得骂道:“本姑娘若见到那人渣,必定取了他命,然后也给他弄个死于非命!”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