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如此醉态(三)-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六章 如此醉态(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抬起凤眸来凝视着她,片刻后,点头道:“……这个容易。”他顺手再为自己倒杯酒,跟她碰了一下酒杯道:“你若不想嫁这人,必定是嫁不成的。”

    寒辰“切”了一声道:“本姑娘本来也没想嫁。太上皇这么方便的条件身边都没个女子,我好不容易来这世上走一遭,岂能糊里糊涂嫁人?”说着将第三杯酒喝下,咂巴一下嘴辰道:“这是什么酒,很好喝呢。”

    萧楚臣正欲说话,却听她道:“我不过是讨厌这种被随便决定的人生!”话音甫落,便见她头一歪竟然倚到他肩膀上,似乎睡着了,手中的酒杯滴溜溜滚下,掉落台阶,“砰”地一声碎成无数瓷片。

    萧楚臣惊讶不已,这算是睡着了还是喝醉了?若是睡着了,这也太快了吧,若是喝醉了,也醉得太容易了吧,这么个醉法担心什么失态?

    他轻轻将手中的酒杯和酒壶放在一边,侧头看着肩上的脑袋,嘴角忍不住高高翘起,抬起左手手指,将她散落在脸上的几缕发丝轻轻别于耳后,然后自己惊呆。适才这么惊悚娘们事情真是他做的么?!

    他从不知自己还有这么娘的一样,竟然会为一个女子别发……这是他么?他一直以为他这种心狠手辣,满腹暗算计的男人永远不会做出那种娘娘门门的事情,更不会呵护磁娃娃般的女子,却原来不是做不到,只是没遇到令他这么失态的女子吗?

    不禁失笑,他向来不会委屈自己的心,想要的总要千方百计得到,不管多难。轻轻弯腰将寒辰抱回厅内的软榻上,转身吩咐修平七去拿床薄被为她盖上。

    就在他一转身的瞬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只听“扑通”一声,寒辰重重跌落地上,他忙蹲下身,打算把她抱上软榻。

    哪知寒辰忽然睁开双眼,如同诈尸般猛地坐起,倒把他吓了一跳,身子猛地后仰,险些跌坐地上
忠臣难为小说5200
。却见她面色自如地扶着旁边软榻站起,盯着满脸错愕的萧楚臣大笑两声,然后哀怨一叹:

    “陛下虐我千百遍,我视陛下如初恋……虐吧,让虐来得更猛烈些吧!”

    萧楚臣砰地一声彻底跌坐地上,瞠目结舌,嘴巴张了张,终是未说出一个字,只缓缓伸手抚掉胳膊上一层又一层的**皮疙瘩。

    “初恋啊,陛下知道初恋的感觉吗?你当然知道,你有唐月瑶嘛,又酸又甜,终身难忘,比爱情更美更令人回味……”她自问自答着,回身从桌上抽了一支狼毫毛笔,身材一拧一旋,摆了一个贵妃醉酒的经典高难度动作。“咿呀——”

    萧楚臣石化了,她这是真醉还是假醉?记忆情楚却胡言乱语,手指抬起,按着耳朵,这声音……如同撕破裤裆般惨烈!又如杀猪般尖锐!

    杀人于无形啊!

    “啊——,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朱唇轻启,竟着距婉转悠扬十万八千里并且气短的嗓子大唱特唱贵妃醉酒,再配上毫无美感更杂乱无章的四不像动作,把本来就已惊呆的萧楚臣更惊得如遭雷劈,先是目瞪口呆,不能言语,继而喀嚓一声,被劈得四分五裂,随风而散。

    寒辰扭动腰肢,愣是把中华国粹优美的经典动作生生跳成小丑抽风,把婉转的唱腔唱成了公**打鸣。

    莫说萧楚臣被雷劈得石裂扑地,就是在中沉浮几十年、见过各色人等的修平七都忍不住探进头来,然后扶墙吐血去了,他见过很多发酒疯的人,还没见过酒后……跳大神的!

    忽然两条人影幽灵般出现在殿外,皆皱紧眉头,手按在佩剑上,齐声问道:“主上,出了何事?”

    却见厅内一女子正手持毛笔、踩着如风火轮般的小碎步满屋子绕,嘴里唱着奇怪刺耳的声音……两人急忙捂耳,同情地看一眼自家主上,默默退出。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