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如此醉态(四)-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七章 如此醉态(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半晌才反应过来的萧楚臣怕她再唱下去,把皇过去各种冤死横死的孤鬼全招来,忙不迭地去捂她的嘴,哪知此时的寒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什么太上皇什么古代什么大家闺秀全都一边凉快去,先让她唱痛快了再说!

    眼前这男人敢拦她,打!手持毛笔闪电般戳向他的眼睛!

    萧楚臣武功不知高出她几何,岂能轻易就被她戳中?头微偏避过危险,哪知寒辰一边唱着,手脚出招倒是又快又狠,疾攻向萧楚臣。

    萧楚臣向后一个倒纵,算了,莫说他不能与醉酒后的寒辰当真动手,就算她没喝酒,他又岂会以武力压她?再说,人酒后醉态各异,万一强制住她,该发泄的发泄不出,导致呕吐物倒流窒息,麻烦就大了。

    念及此处,不再管她,任她像跳大神似的发酒疯。他则端坐一旁打坐,眼观鼻,鼻观心,一切噪声与他无关……

    他是可以打坐了,但可怜住在里的其他女太监,明明是皇重地,却在大晚上的听到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吓得纷纷乱窜、奔走打听出了何事。

    有大内高手循到颐清,却被萧楚臣的近身护卫隐涛和展云挡在外面,问他们颐清发生了何事,两人相视一眼,却讳莫如深。

    不多时,小皇帝带着护卫和数百名护卫浩浩荡荡地急奔到颐清。隐涛和展云自然不会阻着小皇帝,对小皇帝的疑问,隐涛面无表情地回道:“皇上进去瞧瞧就知道了,在仪德殿。”

    萧孜慕疑惑地提着袍角跨进颐清,直奔仪德殿,那杀猪般的鬼叫声也越来越近。一进仪德殿,却在夜风中风化了!仪德殿闹鬼了吧?!

    只见修平七正难过的在门边拿头撞墙,皇叔则一脸淡定,双腿盘膝的打坐,屋内一个年轻女子
嫂子合集小说5200
手持毛笔时而踩着小碎步满屋游走,时而身子一拧把自己拧成麻花,嘴里发出可以吓死鬼的尖锐唱腔!

    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女人被恶灵附体了吗?!若是如此,皇叔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忍受恶魔般的声音在身旁环绕不停,他却纵容无视?

    “修平七。”萧孜慕不敢惊动皇叔,怕皇叔正在什么紧要关头,被他打扰而令他走火入魔。“这是怎么回事?”

    修平七这才发现小皇帝陛下竟然来了,当即泪流满面啊,朝着小皇帝跪拜:“奴才叩见皇上。”

    “这是怎么回事?”

    修平七忍着难受道:“回皇上,秋寒辰秋姑娘喝醉了酒,正在发酒疯!”

    萧孜慕一听并非什么恶灵附体,而是发酒疯,登时勃然大怒,喝道:“胡闹,皇重地,岂容她撒泼胡闹?!把她绑了按进水里去醒酒!”

    修平七:“这个……”转头瞅向太上皇萧楚臣。

    “孜慕。”萧楚臣自然听见萧孜慕的话,睁开眼,看一眼还在反反复复唱着谁也听不清的怪腔,皱眉,走下坐位,走出殿厅。

    萧孜慕忙躬身向拱手:“皇叔。”

    萧楚臣“嗯”地一声,忍笑道:“她耍酒疯都把孜慕给惊动了,明日朕就让她去给孜慕赔罪。”

    萧孜慕愕然,结舌看着他,敢情还真是皇叔纵容她。“皇、皇叔……你就这么任她……耍酒疯?”

    面对侄子的惊诧,萧楚臣极为淡定,轻描淡写地道:“人喝醉后,形象各异,她只不过是酒醉得特殊些……”顿了顿道:“关上门就好了,修平七,去,把殿门关了。”

    修平七麻利地将仪德殿的殿门关上,将正唱得起劲的秋寒辰与外面隔绝开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