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安(二)-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二十九章 不安(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干咳一声,打开殿门,回身吩咐一声:“让厨房多煮点润嗓子的汤,用火温着。”

    修平七看他一眼,立即会意,忙道:“是。还是太上皇心细,真是秋姑娘之福。”

    萧楚臣进殿将寒辰抱起来放在软榻上,然后命太监取来薄被为她盖上,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喃喃道:“怎么还有这种醉态的?难怪开始不敢喝酒。”

    起身走到桌旁写了一封密信,招来展云,让他送走。

    翌日,寒辰醒来,只觉嗓子发干,火辣辣地疼,顿知不妙,昨夜该不会发酒疯了吧?她记得康久说她要喝几乎一瓶红酒,才会耍酒疯,昨夜……应该只喝了三小杯而已,不会吧?是她太久不喝酒,酒量变小了,还是现。在这身体的体质不行?

    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熟悉感觉提醒她,昨夜肯定醉酒了,而且酒疯耍得不轻,因为她对昨夜醉酒完全没印象……

    “姑娘醒了?”

    寒辰循声望去,瞧见一名陌生女站在不远处,也瞧见这不是她在颐清的卧房……这间房子是熟悉的,她抚额叹气,她每日都会打扫自然是熟悉的,因为这是太上皇的寝殿外房!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昨日在太上皇面前耍了酒疯后,累极倒下,太上皇发了善心把她丢在外间的软榻上了……

    呃,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太上皇的寝殿呢。

    “姑娘,先喝杯水润润嗓子。”女很是殷勤地双手递上一杯水,笑容很狗腿。

    寒辰心里格登一声,她醉后什么德,自己很清楚,难道穿越千年反而变本加厉……难道酒后色大发,调戏了太上皇?!

    机伶打个冷战,绝不可能!


想他故我在笔趣阁


    接过水杯“咕咚”一口喝下,拿手耙拉两下头发,快步冲向殿门。却听女笑吟吟地道:“姑娘,太上皇命去偏殿……用餐。”

    寒辰脚下一虚,扶着殿门立住,回头,“偏殿……用、用餐?现在?”就这样牙不刷脸不洗……“你确定太上皇不会治我一个有碍观瞻之罪?”

    女掩嘴轻笑道:“回秋姑娘,既然太上皇吩咐让你一起床就过去,应该不会。”

    寒辰干咳一声,微整衣衫,太上皇是高深莫测之人,他的心思岂是别人能揣测的?既然他有命,她遵从便是。

    当即硬着头皮进了偏殿,一进殿,便见萧楚臣正在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什么都不说,挥手命修平七将早膳端上,“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

    “是。”修平七退下。

    寒辰犹豫一下,屈膝准备跪拜。

    “不用叩拜了。”萧楚臣带着笑意的声音飘过来:“从今以后不必对朕行跪拜礼。”

    寒辰:“……”背上莫名盗出细汗,天啊,她昨晚到底对太上皇做了什么,才会令他今日态度大变?!

    萧楚臣嘴角挂着极浅的笑容,向她招了招手道:“过来坐。”边说边盛了一碗汤放在桌边,对她道:“喝碗猪肺雪梨汤,润候清肺,你需要的。”

    寒辰惊悚地连退数步,惊惧地看他,声音微微颤抖:“太、太上皇,昨夜……臣女……”咽一下口水,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臣女昨夜对太上皇霸王硬上弓了吗?!”

    “当啷~”萧楚臣手一抖,刚拿起的玉碗掉下,撞在汤盆沿上,然后跌进汤盆内,汤水溅了他一身。霸王硬上弓?她对他?亏她想得出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