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是萧离染-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一章 我是萧离染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楚臣见她仍端着碗跪着,便顺手取过她左手里的碗,放在桌子对面,道:“别跪了。朕说过,以后不必再对朕行跪拜之礼了,就当朕是朋友,如何?”

    寒辰起身,疑惑看他:“太上皇要当臣女是朋友?你……”脑子抽风了吧?

    萧楚臣似笑非笑地看她,道:“这猪肺雪梨汤里没毒,先喝了吧,厨下还有不少,都在用火温着,今日你若嗓子不舒适,就让修平七给你端去。”

    寒辰面上微微尴尬:“……”原来她先前的疑虑,早被他看出来了。那就是说,这猪肺雪梨汤真是专门给她准备的,而且还有火一直温着?她悄悄自己的脑袋,自己确实没发烧,那就是太上皇烧坏了脑子了,他在她面前不是一直高高在上吗?为何从昨夜开始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对了,昨夜自己大唱特唱贵妃醉酒,为何他和小皇帝没派人把她关起来醒酒,反而任她荼毒里的人?皇不是一向庄严威武,不容亵渎么?

    “太上皇,臣女以戴罪之身忝居中,已然有愧,岂敢与陛下朋友相称?臣女只求早日赎罪出,不敢高攀陛……”

    萧楚臣不待她说完,便轻描淡写地道:“秋寒辰,从今开始,朕允你叫朕离染或萧离染。”

    他说得是轻描淡写,但听在寒辰就犹如一道晴天炸雷劈到她头顶,把她劈得头晕目眩!

    萧离染……萧离染?!若她脑里的记忆没错的话……这不是先帝赐他楚臣之前的名字吗?现在拿出来让她叫,是想害死她么?

    萧楚臣下句话便安了她的心:“你不用担心有人敢治你的罪,朕既许你叫,便是给了你朋友的特权。”

    寒辰上下打量他一遍,再打量他一遍,打量完第三遍的时候,她才露出得意地笑容道:“原来太上皇真有心跟臣女结交呢,既然圣意如此,臣女只好却之不恭了,嘿嘿,看来臣女还是有些人格魅力的……”自从到了古代,她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成了孤家寡人,朋友没见一个,怨家倒一大堆,唯一称得上盟友的只有温溪寿那损货!

    怪不得先前那女对她笑得这那般狗腿,这是眼见她的地位大升啊!当即大方伸出手,道:“我叫秋寒辰,萧离染,咱们重新结识一下。”

    哪知萧楚臣,不,应该是萧离染并不未与她握手,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拿起汤勺喝了一口粥道:“粥凉了,快吃吧。”耳边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寒辰讪讪收回热情的右手:“……”风度这个东西果然不是人人都有的。

    不过既然是朋友了,又没有外人在场,她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他对面,先喝了那个什么雪梨汤,然后端了粥就喝。

    食不言寝不语……咳咳,其实是两人略显尴尬,不好交流。

    不多时,萧离染放下筷子,拿起湿巾净手,“……秋寒辰,朕这几日有些事情要忙,不需要你伺候,放你四假出去随便逛逛吧。”

    寒辰面露喜色,一成为朋友就有福利?“多谢太上皇。”

    “叫我离染或萧离染。”他正色看她:“天下人皆知,楚臣二字乃先帝所赐,意味着轻视和打压,朕既愿与你结交,自然要以堂堂正正的身份与你结交。”继而喟叹一声:“比起楚臣,朕更喜欢离染这个名字,这才是朕真正的名字。”

    寒辰微怔望他,说心里话,她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十几年的杀手生涯,使她有准的危险预知力和判断力,也有极好的攻击力和杀伤力,只是长久的打杀生涯,却使她丧失了女子该有的细腻心思,尤其在她心里太上皇这个人是高深莫测的,连皇位和太上皇的位子都玩得翻云覆雨……所以,她除了跟自己生死有关的事情,不敢揣测他的任何意思,因为测了等于白测,何必浪费脑细脑呢,是不是?

    不过虽然她心里那颗女子的心不够细腻,却够缜密,察言观色,觉得楚臣二字分明是一把在他心头的刀,时时提醒他那
默狱姐夫最新章节
段屈辱的过去,忙即道:“萧离染,比起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方才得以兴国,楚臣二字也不算太屈辱,你如今当完皇上当太上皇,谁还敢对陛下有半分轻视?”

    萧离染睨她,明明是大家闺秀,却出人意料地变成一流好身手的凶悍女,明明凶悍暴力,在大家以为她鲁无知时,偏偏又能借古时典故来安慰他,他该说她是文雅呢还是暴呢?但有一点他是欣赏她的,就是识时务,她确实识时务,马上就改口叫他萧离染,顺口而出,没半分不自在。

    他突然道:“明日靖南王会进京纳贡述职,朕要忙些日子,从今日起就放你四天假,随你出还回家,三日后朕要在里看到你。”

    原来先前说放她假,是因为靖南王进京纳贡啊。虽然她心里对靖南王府的所有人皆不爽,却不得不感谢靖南王的到来。因为猪血淋太上皇完全是意外之祸,所以打乱了她原先的计划,倒正好趁机出去做点事情。

    “多谢太上皇。”

    抬头见萧离染眼里闪过笑意,不禁好奇,靖南王进京他美什么?有封地的蕃王不是一向都是皇家的心头大患么?据她所知,靖南王是天楚唯一还有封地的蕃王了,最重要的是二十多年前,靖南王的封地里发现了丰富的铁矿,铁可是古代兵器的最重要原料,也是各国争夺的资源。

    “萧离染,你不怕靖……”话未出口,她便闭嘴,想起昨夜喝酒时,他提过靖南王领地的事情,其实他早就对靖南王府心存疑忌了吧?

    萧离染看她一眼,对她说了一半的话宛若未闻,起身,状似不经意地道:“靖南王此次押解兵器入京,身边带着得力助手便是司刀公子……”

    司刀公子柳玉津?!寒辰脑中警铃大作,他不就是那个杀死原配、强占女子清白并被秋家强拉来配自己的男人么?真是三生有幸会京城呢!

    萧离染又道:“你用完早膳,打扫一下仪德殿,便可休沐出去。”说完便离开,走到门口回头看一眼秋寒辰,唇角高高翘起。

    寒辰见太上皇吃完离开,也不敢再磨蹭下去,忙起身收了食盘离开。急忙梳洗后,开始打算萧离染的寝殿,因为可以放假出,她打扫仪德殿时不再磨蹭,只用了一刻钟就打扫干净,正欲回屋换身衣服出,一名小太监进来,递给她一张纸条,说是温溪寿托门将大哥转交的。

    寒辰疑惑地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未时在望云酒楼见面。

    寒辰看看时辰,到未时还有两个时辰,便匆容不迫地到自己到厨下喝了一碗猪肺雪梨汤,然后换了件素淡的布男袍,向修平七说了一声,便出直奔望云酒楼。

    在店小二的引路下,顺利找到温溪寿包下的雅间。一进门,见温溪寿正着一名美貌女子的嫩脸……那女子一见她闯进来,尖叫一声钻进温溪寿的怀里。

    寒辰淡定站在门旁,似笑非笑地看向温溪寿:“据我所知,我长得并不吓人,她尖叫什么?”

    温溪寿一副怜惜的样子,轻抚那美貌女子的秀发,露出熟悉的妖孽笑容:“我的小辰儿长得不但不吓人,还秀色可餐呢。锦儿可不是被你长相吓着,而是害羞。”

    寒辰冷冷地道:“既然做得出,还害什么羞?”顿了一顿道:“你若叫我来看你**,恕不奉陪,本姑娘现在可没义务看你**,更没心情给你牵线野鸳鸯。”

    温溪寿低头轻声在那美貌女子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在她额上亲了亲。那美貌女子点了下头,娇羞道:“温郎记得来找我呀。”

    湿溪寿温柔多情地挥挥手:“放心,本公子忘了谁也不能忘记小欣儿呢。”

    寒辰面无表情地望着温溪寿,她最讨厌的就这他这调调,但她佩服这个男人在任何一个女子面前都会脸不红说不跳的说着同样的谎言,而这些多情的美貌女子却偏偏吃他一这套,他后院里五六名侍妾都被他安抚的妥妥的,就像温顺的小猫咪。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