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邪恶的报复-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三章 邪恶的报复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想让我道谦也容易,让你心爱的容容先给本姑娘认错,承认她不该一面住在秋家,一面吃里扒外地勾引秋家长女的未婚夫……”

    苏瑾羽怒了,秋寒辰果然不可理喻,他竟还妄想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

    柳嫣容臻首轻靠在苏瑾羽的肩旁,楚楚可怜地小声辩道:“我没有……羽哥哥,容容没有……”

    苏瑾羽转身将她轻揽进怀里,轻声安慰道:“容容不用听那泼妇造谣生事,容容怎么会有错,若说错,也只是容容太过美好善良,吸引我情不自禁地走向你。”

    柳嫣容微微仰起头,如水秋剪含情脉脉地望着他:“羽哥哥……”

    寒辰抹掉自己手臂上不停窜出的**皮疙瘩,凉凉地道:“光天化日之下,男娼女盗,有伤风化啊!”抬手再抹掉一层**皮疙瘩,暗啐,从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说出这种卫道者的恶心话语,但再恶心也没对面那对男女恶心!

    苏瑾羽顿时被她气得口起伏,怒喝:“王竣,替我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泼女!”

    王竣立即领命,大跨步窜向寒辰,毫不留情地抡起胳膊朝她抽嘴巴子。

    寒辰冷眼看着,这一耳光若抽下来,若不掉几颗牙齿就对不起他抡圆了胳膊的力度了,她微微侧头,同时右手伸出两指倏地向王竣的双目。

    王竣几乎是下意识地后仰避她的手指,那只尚未落下的右臂登时微歪,大惊之下,拔剑就刺。

    苏瑾羽见状惊叫一声:“王竣手下留情!”他只想教训秋寒辰一下,可不想搞出人命来!好歹自己还是朝廷命官,好歹她爹还是个从二品的侍郎,好歹……她罪不致死!

    哪知他话音未落,却听“啊——”地一声惨叫,跟着“当啷”一声,王竣的长剑跌落地上,而王竣双手紧捂着胯间跳了一下,然后翻倒在地,五官也因胯间剧痛扭曲变形,大颗的珠汗渗出。

    再看寒辰,只见她不紧不慢地收回右脚,看了苏瑾羽一眼,冷笑一声,“苏瑾羽,算你还有点良心。”不然,她连他一起打。

    苏瑾羽惊呆了,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竟然使用这么下流的招数伤人!眼见王竣捂着裆部在地上哀叫翻滚,不禁夹紧自己的双腿,此时的他,当真是庆幸自己先前退货的英明决定,他这一生做得最不需要后悔的事,就是与秋寒辰退婚!“王竣,你……有没有事?”

    王竣痛得说不出话来,柳嫣容羞得捂住了美眸:“羽哥哥,寒辰姐姐怎么变得……好下流……”

    寒辰趁苏柳二人不注意,倏地抬腿,拔了靴筒里的匕首暗藏于袖中,缓缓走向柳嫣容。

    苏瑾羽忙将柳嫣容护于身后,俊脸因恼怒而青白,喝道:“秋寒辰,跟你退婚的是我,与容容无关,想发泄朝我来便是。”

    柳嫣容抱着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后,只露出那张美若雪莲的娇弱脸蛋,道:“寒辰姐姐,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这般动打人,越是会将羽哥哥推得越远么?”

    寒辰似笑非笑看她,谁给她的错觉,以为她想这种方法挽回苏瑾羽的心?

    柳嫣容见她停下沉思,只道她被自己说动了,于是从苏瑾羽身后探出一半身子道:“姐姐,我从没想过要抢羽哥哥,是姐姐太过跋扈,才把羽哥哥逼走的,姐姐若想回到羽哥哥身边,也不是不可能……”

    “容容!”苏瑾羽轻斥:“容容瞎说什么呢!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么?”


凤儿online帖吧
    柳嫣容那无辜蕴上水雾的美目仰起,道:“容容当然明白羽哥哥的心,可是我看着姐姐她……她若再这般沉堕下去,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苏瑾羽轻叹一声:“容容总是善良到让人心疼。”

    寒辰抖抖身上的层层**皮疙瘩,这两人怎么说着就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去了,也不顾虑一下她这“失意人”的心情!“两位如此不道德地当着我被退婚的人的面卿卿我我,不怕我杀人泄愤么?”还善良到让人心疼!

    是谁指使人对她背后打黑的,是谁在秋父面前诬蔑她无故将柳茹悠踢下水的,又是谁勾引了她的未婚夫的?虽然这个未婚夫她不稀罕也不想要,但既然贴了她未婚夫的标签,她这个亲戚就该自觉些!

    苏瑾羽伸臂护住柳嫣容,警惕地盯着她,侧头朝王竣叫道:“王竣!”

    王竣脸色黄白,满脸冷汗,却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柱着长剑坐起,却也只能半跪在地,双腿打颤。

    寒辰轻笑一声,小声道:“对了,县主适才说我下流,是吧?其实我还有更下流的招数。”

    语毕,反握在袖中的匕首转出,身形一晃,越过柳嫣容身旁,身法极快,苏瑾羽本来不及反应,就见寒辰挥挥衣袖,潇洒离开。

    苏瑾羽忙转头关切地问柳嫣容:“容容,她有没有伤着你?”

    柳嫣容疑惑的摇头,纳闷秋寒辰说那话的意思,忽听苏瑾羽惊叫一声:“容容你!”

    柳嫣容不解望向苏瑾羽,却忽觉双腿甚凉,低头看去,瞧见自己两条白嫩匀称的**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她的罗裙竟掉在地上,盖在她脚上,登时羞得无地自容,捂脸尖叫!

    她这一尖叫,顿时引来过往路人不少目光,路人和酒楼内的客人一见有免费春光可看,纷纷驻足哄笑:春光无限好,人人有眼福!

    幸亏苏瑾羽反应得快,迅速扯下自己外袍给她披上,掩住大片春光,然后红着俊脸蹲下,捡起地上的绿罗裙,准备给她系上时,才发现罗裙的系带和外面的腰带被利刃尽数割断!

    苏瑾羽怒喝一声:“秋寒辰!我不会放过你的!”

    可惜他的狠话,早已走远的寒辰是听不到了。于是恼羞成怒,朝看热闹的路人怒道:“滚!都走开!”

    路人见无春光可看,哄笑着离开。

    苏瑾羽将割断的腰带系扣接好,重新帮柳嫣容把绿罗裙系上,轻轻扳开她捂着脸的柔荑,安抚:“容容莫怕,没事了。”

    “羽哥哥!”柳嫣容泪珠扑簌而下,猛地扑进苏瑾羽怀里啜泣:“羽哥哥,容容从没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姐姐她……她竟然这样对我,她怎么忍心这样对我?!我处处为她着想,她却这样陷害我……我恨她,我恨她!”

    苏瑾羽见怀里这个素来温善的女子竟哭成这般,心下巨痛不已,柔声安慰道:“这个女人险又歹毒,本不配你叫她一声姐姐,容容,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她如此欺负,你该恨她,我也恨她!容容放心,你今日所受之辱,我早晚为你讨回这公道!容容不哭了,我先送你回去换身衣服,好不好?”

    柳嫣容抬起婆娑泪眼,轻轻点头。心下发誓,她必定会让秋寒辰生不如死!

    温溪寿趴在酒楼二楼的窗上看完整出戏,下巴,然后关上窗户,哼笑一声,这个秋寒辰还真是个战争贩子,走到哪打到哪。做女人做到这个地步,也是一种本事,只是她这一生注定要孤独终老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