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被诈尸很忧桑(上)-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四章 被诈尸很忧桑(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王竣的命有没有事,京城的人不得而知,只知,次日王竣便辞工离开苏府也离开了京城,苏大公子不得不另找保镖。

    而秋寒辰原先因为暴打苏瑾羽,猪血泼太上皇,早已名扬京城,成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悍妇渣女,人人提起她无不嗤之以鼻,连累秋修甫秋侍郎时常被同僚明里暗里的挖苦嘲讽教女无方。

    秋修甫恼羞成怒之下,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将这个女儿远嫁,眼不见为净。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过隔了数十日,京城里再度沸沸扬扬地传着,秋家长女用下流手段踢坏了苏瑾羽保镖的命,逼得他那保镖辞工回乡养伤去了,只怕他的子孙是保不住了。

    一个云英未嫁的大家闺秀啊,竟敢踢男人的命!这是何等的下流和放荡啊!事已至此,不禁人人鄙视秋寒辰,更无不对苏瑾羽翘起大拇指,和这种无耻的女人退婚简直就是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啊!

    其实这么糟贱寒辰真有点太夸张了,寒辰虽是杀手出身,出手狠辣无情,却也不会一点小事就废掉人家的子孙,所以脚下还是大大留情的,令那个王竣痛彻心肺却不废。只是那个王竣因为年近中年尚无儿子,自然格外爱惜他的子孙,又深知寒辰与苏瑾羽的恩怨,怕有朝一日,子孙真的断送在寒辰脚下,才落荒而逃。

    以讹传讹之下,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只要传得尽兴就行。

    当秋修甫得知女儿出却不回家,反而做出这等丑事时,老脸登时五彩斑澜,缓不上气来!秋老夫人更是怒不可遏,拍着桌子,非要杀了这孽障不可。

    秋修甫回过神来后,也恨不得打死那个不孝女,但念及自己是朝廷命官,若因此打死亲生女儿,只会令政敌借此大做文章。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将这逆女赶紧远嫁,最好是至死不用相见!

    当即派人去找寒辰,下人带回来消息,说她正在康氏棺材铺里,不肯回府。秋修甫险些再一次气晕过去!棺材铺?!

    柳茹悠笑道:“夫君,寒辰不肯回来,定是怕你罚她,不如我先去劝劝她,若是再劝不回来……”

    秋修甫霍地站起:“你带几个人去,若是劝不回来,直接将她绑回来!”接着又道:“正好柳玉津跟靖南王进京,你赶紧准备好嫁衣,把她绑回来,就直接给她穿上嫁衣与柳玉津拜天地,生米煮成熟饭后,她也只能嫁**随**了……”不是他不讲父女情面,实在是他一刻都忍受不了这个女儿了,柳玉津是靖南王的武将,娶了她后自会管教她,再不用自己心。

    柳茹悠面上难掩喜色,忙道:“夫君说得是,寒辰不服管教,也许唯有此法对她有效。只是她现在尚被太上皇罚在中当差,我们这样做,那太上皇那边?”

    秋修甫微一沉吟道:“先给他们拜了天地再说,若她就此安分下来,那么就让她回把处罚领完,若是她还不服管束,就只能直接把她押回靖南王府,我去向太上皇请罪。”

    “夫君……老爷这样会不会触怒太上皇?”柳茹悠颇为担心的皱起眉头:“大哥打制了上百车的兵器献给朝廷,就是为了讨好太上皇,以赎从前轻侮太上皇的罪过,老爷这般不
小鸡,快跑小说5200
管不顾,万一太上皇怪罪下来,会不会连累大哥前功尽弃?”

    秋修甫哼了一声道:“你太小瞧太上皇了,他对臣子,只论才能功过,连被寒辰那孽障泼猪血都能言道是误伤,而放秋家一马,又岂会为了那丫头牵连靖南王?何况,若不早点送走她,还不知她在中能闯下何等大祸,与其这般提心吊胆,老夫倒愿意自己去太上皇面前请罚!”

    柳茹悠这才松了口气,点头道:“夫君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去准备。”

    再说寒辰,此刻确实赖在康氏棺材铺里,跟在康老板的屁股后转转,为何?因为她早就听说,康老板因为女儿出嫁,又没有儿子继承店铺,有意转让此棺材铺,回乡养老,所以她心心念念的就是盘下这铺子。

    只是康老板虽然有意转让,却从一年前她离京直到现在都未舍得把店铺卖了,用他的话说,这棺材铺他经营了一辈子,就像自己的孩子,把它卖了他舍不得。寒辰心下撇嘴,要她看,他就是想趁机坐地起价。

    这康老板见寒辰是女子,而且还是个悍名扬京城的女子,更不想经营了几十年的铺子在他前脚走,后脚就被她折腾没了,用他的话说,就算便宜卖了,也不能自己半辈子的心血付之东流。

    寒辰心下不以为然,康老板就是矫情,棺材铺子嘛,就是做死人生意的,晦气但赚钱,偏要说什么心血什么孩子,就是矫情了。对她来说,有了棺材铺以后就是后半生有了保障和神依靠。

    要说京城共有三家棺材铺子,为何她就认定了康氏棺材铺?一是只有康氏棺材铺愿意出让,二是她就冲着康氏二字去的,在杀手组织十几年,她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康久。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是他们当杀手的却是无情无义!为了自己活命可以杀人,为了钱财可以杀人,同样为了自己活命自己捞钱,他们可以毫不留情的干掉同伙,也要时刻提防被同伙干掉。

    而康久是个例外,他与她是生死拍挡,她从不用提防他背后捅刀子。当年年少轻狂的她,不知酒量深浅,每次出任务成功归来后,必会开瓶红酒,庆祝自己赚到钱的同时还有命活,但每每喝醉以后就会大唱国粹……把组织里的那些亡命徒荼毒的个个都拿枪指过她的脑袋,若非康久每次护着,她早死过无数次了。

    但她没想到康久会以血之躯为她挡子弹,救了她的命,却送了自己的命。所以一年前,她一见到康氏棺材铺,立即就想到开一家棺材铺,以他的姓氏命名的棺材铺,既纪念了他,也替她挡开那些她不想见的人,落个清静。

    三是,这个棺材铺的棺材无论做工还是用料都很好,质量过硬的铺子,已经有了好口碑,对她来说省了不少事。

    “康大叔,你放心,我接手这棺材铺子以后,还是用以前的师傅,保证棺材的质量只会更好,不会做滥。”她坚持不懈地磨着。

    康老板看她一眼,摇头,这个官小姐很有毅力,一年的时间,对自己的铺子还不死心,诚心可见,但一想到她是女子,不禁再度摇头:“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迟早是要嫁人的,就算接手了棺材铺,也只会砸了我的招牌。”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