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被诈尸很忧桑(下)-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五章 被诈尸很忧桑(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康大叔为什么就认定我一定要嫁人?”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你一个官小姐,令尊岂会容你在外面胡闹?虽说你被退婚后,名声不太好,但高不成可以低就嘛,令尊肯定会为你找个好婆家的。”

    寒辰叹气,在这社会,想让他相信自己不嫁人的决心,就好比是天方夜潭,不过是磨嘴皮子而已,“就算嫁人,也不耽误我开铺子。”

    康老板抬起眼皮看她,继续摇头。

    寒辰想了一会儿,道:“康大叔既然不相信我的决心,不如这样吧,我先付钱买下康氏棺材铺,然后暂时不收房契地契,等一年后,康大叔若还是坚持不卖,那就将银子还给我,我退出棺材铺如何?”本来她是不敢这般财大气的,只不过收到了温溪寿五十两黄金的定金,顿时觉得腰也了,背也直了,连买铺子都财大气了!

    康老板惊讶看她,一个女子竟有如此魄力和胆量实属难得,不禁对她的提议动了心,“呃……若是如此,倒可考虑。”顿了顿道:“你容我考虑几天……”

    寒辰忙道:“那康大叔快点考虑。”她是信心百倍,这等好事,他不干就是傻子!“康大叔,这几天,我就在铺子里打打下手熟悉一下生意,如何?”

    康老板拨算盘的手停下,瞥她一眼:“打下手倒是不必,不过,瞧你颇有诚意,倒是可以提前在铺子里熟悉一下。”

    寒辰一听此话,不禁双眼一亮,他这话的意思基本同意她的提议了呀。当即谢了他,走到铺子里摆的两口棺材前,仔细地察看棺材的木料和做工。

    其中那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棺内还刻了不少图案,极为致,意境几如西方极乐,她回头看一眼康老板,见他正忙着算帐,便趁他不注意将沉重棺材盖打开移开一半,悄悄钻进去,手指一一抚过棺壁内的图案……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棺内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声道:“请问老板,秋寒辰是否在此?”正是子越郡主柳茹悠。

    康老板抬眼看她:“你是……”

    柳茹悠的婢女忙道:“我们主子可是秋府的子越郡主,还不赶紧过来拜见。”

    康老板忙不迭地走出棺台,向柳茹悠行礼:“郡主大驾光临,草民失礼了。”

    柳茹悠以绢帕掩住鼻唇,皱着眉头,厌恶道:“什么大驾光临,真晦气,若不是来找秋寒辰,我一生都不会进这种晦气地方,好了,免礼吧。快说,秋寒辰在哪儿?”

    康老板道:“秋寒辰?在……咦?”环视一周,竟未瞧见那个在此转了一天多的秋寒辰,“她适才还在的,难道……走了?”

    走了?柳茹悠闻言不禁心生闷气,白白害她跑了一趟棺材铺,真晦气!早晚她受的这些要连本带利讨回来,转身,准备离去,却无意中瞥见店内的一口漆黑森的棺材里伸出一只纤纤女人手,搭在棺材边上抓住棺材沿……

    柳茹悠登时吓得双眼发直,美脸煞白,紧张地一手抓住衣,一手指着棺材,结舌:“诈、诈、诈……”此时她的嗓子犹如被那只惊恐的女人手扼住般说不出话。

    话未说完,便见棺材里一颗脑袋露出,“诈尸……”费尽全力挤完这两个字,柳茹悠便两眼一翻,嘎嘣一下,身子打着旋晃游着跌倒在地上,竟是吓得晕了过去。

    婢女跟着回头望去,同样吓得舌头打结,几乎发不出声音:“鬼、鬼……诈尸……了!”跟着身子一软,晕倒在柳茹悠身上。

    康老板瞠目结舌:“……”

    寒辰两手撑着棺材沿,从棺材里站起,活动一下蹲得发麻的双腿,抬腿准备迈出棺材,却瞧见地上成叠罗汉状的郡主主仆,愕然看向康老
黑道女警察帖吧
板:“康大叔,她们说的诈尸难不成是说……我吗?!”

    康老板已经无力说话,只是重重点头,欲哭无泪,苍天啊,他这里只是卖棺材的,不是停尸的地方!哪来的诈尸?!若这诈尸的名声传出去,他这棺材铺的生意还做不做了?!何况郡主在他铺子里吓晕,会有什么后果,谁知道?!

    悲愤地看向寒辰:“你是故意的吧?你故意勾结秋家的人来作贱我的棺材铺,让我做不下生意,不卖也得卖,是不是?”

    寒辰当真是又冤枉又无辜,她只不过是听到柳茹悠的声音,开始不想见她,片刻后,又觉得柳茹悠肯定是为了说媒而来,听听秋家的打算也好,无奈双腿因蹲得时间久,竟麻得一时起来,这就变成诈……尸了!“呃,你见过活人诈尸的么?”

    康老板坚定摇头,然后愤然道:“棺材铺本就容易令人心生恐惧,再从棺材里突然冒出个人来,任谁都会吓得不轻!你跑到棺材里做什么?”

    寒辰理所当然道:“当然在看图案,这具棺材的棺壁上的图案很致……”

    康老板无语看她,棺壁图案?“那棺材是朝中一位大员为其母亲定做的,图案也是他指定的,自然致……”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见过一个女子对棺材这么感兴趣的?!再看看地上晕倒的主仆:“现在怎么办?”

    寒辰走出棺材,站在柳茹悠身旁,居高临下地看了好一会儿,叹口气,她虽是杀手出身,却毕竟做不到当真无情,若任由柳茹悠自己醒来,只怕康氏棺材铺要关门大吉了。“我带她走,等一会儿,郡主的婢女醒了后,你就请她喝杯茶,关心一下就好。”

    她拨开那婢女,扛起柳茹悠,走出棺材铺,瞥见离棺材铺不远处的墙边正倚墙站着四名秋府护院,不禁冷哼一声,原来柳茹悠打算对她用强的。

    当即展开轻功,扛着柳茹悠闪电般越过四人,直奔自己住的小客栈。

    “你们看没看见有什么东西闪过?”

    “那有什么闪过,定是你眼花了。”

    “对对对,定是你眼花了,我也没瞧见。咦,郡主不是非常不愿进棺材铺么,怎地还不出来?”

    “主人家的事,少说话多做事,才能保平安。”

    于是四人岔开话题,不再管适才是眼花还是有猫跳过。

    寒辰扛着柳茹悠在店小二的惊讶目光下,淡定上楼,将柳茹悠丢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用冷水泼脸,将她泼醒。

    柳茹悠一醒来,便惊恐大叫:“来人,来人,诈尸,诈尸了!”

    寒辰托着下巴欣赏着柳茹悠惊恐嘶叫,幽幽地道:“郡主,谁诈尸了?”

    柳茹悠猛地转头,看她:“你、你、你……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棺材铺吗?”

    寒辰望着她,不紧不慢地道:“什么棺材铺?分明是我适才瞧见你晕倒在街边,好心把你扛回来的。”

    柳茹悠呆住,怎么可能?!于是自行脑补假想,难道她是被僵尸抓走后扔到大街上的?!诈尸……僵尸……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害怕,突然尖叫一声,抱头冲出寒辰的小房间,拖着一条跛腿跌跌撞撞、一路尖叫着狂奔回秋府。

    对此,寒辰无语抽搐,她真的什么都没做啊,太无辜了!她还想跟这位郡主庶母好好谈讨一下婚姻问题的……郡主就这么跑了,太不给面子了吧?好忧伤!

    但是客栈的掌柜和店小二就不认为她是无辜的了,你想啊,如今的秋寒辰在京城那是臭名昭著,悍妇一个!又见她扛着她的庶母、子越郡主进店,不多时,子越郡主就一脸惊恐地尖叫着狂奔出客栈,定是这个秋寒辰做了非常不人道的事情迫害郡主庶母!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