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她是买鞋垫送的娃-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七章 她是买鞋垫送的娃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再说寒辰,杀人后迅速逃离现场一向是她的强项,否则,当初也就做不了十几年的杀手了。她很容易地摆脱了柳霍那两名护卫的追击,黑找了个僻静之处,将夜行衣和肖像纸片尽数烧毁,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就是杀人的行头事后必全部烧掉,力求不留下任何可查到的珠丝马迹,而且,不沾血腥的新行头才会令她安心,不必担心死者魂不散。

    等她处理完一切后,已是戌时。

    站在月光下怔愣良久,敏锐的直觉令她觉得今日的刺杀行动充满谋的味道,太上皇武功绝卓却不但不下车不动手,甚至不叫隐涛帮忙擒拿刺客,这举动可以说是自重身份且惜命,按说再正常不过,但她看人极准,萧离染不是这种人!

    今日在萧离染面前成功杀了柳玉津,若非是谋,就是萧离染对此事乐见其成!但不管真想如何,她都不会去向萧离染求证。

    借着月光回到住的小客栈,一进小客栈,就见店小二幸灾乐祸地看着她道:“秋姑娘,你终于回来了,令尊已在你房间等候多时了。”

    寒辰顿觉脑袋炸开了,她怎么忘了,子越郡主那般惊恐万状的跑回去,父亲又岂会轻易放过她?当即转身便往外走:“麻烦小二哥就当没看见我。”

    身后传来店小二更加幸灾乐祸的声音:“秋姑娘,已经来不及了。”

    寒辰身子僵住,缓缓转身,只见秋修甫脸黑沉如锅底,双眼沉泛冷,身后跟着两名保镖,手里拎着她的放在客栈里的小包裹,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气氛相当冷凝,店小二和掌柜皆躲到柜台后忙碌着偷窥,大厅内,除了两三名尚未用完餐的住客,再无一人。

    寒辰倒是冷静自若地站在厅内,望着秋修甫走近,然后抬手朝她脸上甩过来。寒辰微微侧身,闪过这一耳光,伸手按住秋修甫再度抬起的右手,平静道:“父亲有话好好说,为何每次见面都对女儿动手?”

    秋修甫甩开她的手,厉声道:“秋寒辰,你别忘了你还姓秋,竟敢数次违逆反抗为父,是要逼着为父打死你这小孽畜吗?”

    寒辰道:“父亲与母亲给了我生命,我对父亲敬重感激,这是一生都难以更改的事实,但是父亲,我不是什么随你打骂的孽畜,请父亲也尊重一下女儿。”

    秋修甫冷笑:“你做下这些丑事,还不是孽畜吗?!你究竟对郡主做了什么事,才令她现在还惊魂未定地躲在房间里?!她是你的母亲!”

    寒辰正色道:“父亲,她不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辛仪,郡主只不过是个妾。”柳茹悠到现在还惊魂未定的躲在房间?这也太不经吓了吧,最重要的是,她真的什么都没做。“女儿什么都没做,父亲不信可以问问郡主。”

    “什么妾!她是先帝御封的郡主,以平妻之礼嫁进秋家,怎么会是妾!辛氏已亡,她就是你的母亲,你对她不敬,就是大逆不道!”

    寒辰冷冷道:“我说过,我只有一个母亲,在我眼里,无论她身份多高贵,后进门的就是妾,是她自己愿犯贱,就怪不得别人看轻她。”

    秋修甫牙齿咬得格格响,他从来没知这个女儿竟如此不受教!“孽障!”

    寒辰四下瞧去,见掌柜的和店小二及大厅里的三名食客个个伸长了耳朵,便小声道:“父亲
嫂子合集txt下载
,我们去房间说。”

    秋修甫沉着脸冷哼道:“现在才想起丢人来,晚了!来人,把她绑回去!”接着道:“寒辰,不要怪父亲心狠,这一切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寒辰一听他话里有异,当即也不动手,乖乖任那两名保镖大步过来分按住她左右两臂,抬头问道:“父亲,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打算对我做什么?”

    秋修甫见她竟出人意料的束手就擒,中怒气微消,咬牙道:“你做下这些丑事,京城已经无人敢娶,为父不得已只好将你远嫁靖地,寒辰,你不要怪为父心狠,为父也是为你着想!”语毕,大手一挥:“把她带上车,直接穿上嫁衣送往靖地。”

    寒辰一听,我的乖乖,要不要这么急啊,她很有诚心的打算不激化秋家内部矛盾,打算安安分分回去跟父亲谈谈,这倒好,她安分了,他反而要把她往火坑里送!直按穿嫁衣送往靖地?!他不知道柳玉津已经死了吗?

    好吧,虽然是她亲手了结的柳玉津的命,她却不能露出半分异常,免得送了自己的命。“呃,父亲,就算要将我嫁人,也不用这么急嘛,婚姻大事,总得三媒六聘,马虎不得。”

    “你瞧瞧你现在的德,名声狼藉……你看看你穿得衣服,男不男女不女,还三媒六聘,你有何资格三媒六聘,谁肯娶你!”秋修甫也是被这个女儿给气得顾不上颜面了,也不管这是客栈,旁边尚有掌柜和食客,直接对女儿开骂。

    面对店栈内众人的侧目,不得不表扬一下寒辰那堪比城墙拐角的厚厚脸皮,这种情形下,竟然不羞不臊,淡定自如地道:“既然女儿必定要远嫁他乡,那么,女儿可否问一下,父亲要将女儿嫁给靖地的谁?”

    秋修甫眼里露出一丝不忍,袍下的手指紧紧攥起:“是郡主的侄子,司刀公子柳玉津。”

    寒辰“哦”地一声,点头道:“司刀公子啊,也算出身名门,我昨日听太上皇陛下说起,司刀公子跟随靖南王一同进京……既然司刀公子在京城,父亲何必这么麻烦地要送我去靖地成亲呢,在京城成婚也是一样的。”

    客栈内的诸人无不鄙视,什么叫作厚颜无耻,这就是!一个闺阁千金竟在光天化日下,毫不脸红的打算自己嫁人之事,当真是世上少有!呃,虽然现在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但厅内灯火通明,也没差别了。

    秋修甫脸色也越加难看,喝道:“废话少说,让你怎么嫁你就要怎么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门亲事你是逃不了的。从今以后你生是司刀公子的人,死是司刀公子的鬼!司刀公子若是遭了什么不测,那你就守着公**过一生!快将她押上马车!”

    亲生的父亲,无情的按排。客栈掌柜与几位食客反倒对她同情起来,秋侍郎对亲生女儿这般委实太过狠心了点。

    寒辰忽然明白,敢情自己这便宜父亲已经知道司刀公子被刺身亡,所以打算把她匆匆送到靖地,用公**代替柳玉津成亲,然后让她一辈子在靖地守活寡?她的前身是他的亲闺女吧,不是买鞋垫送的吧?有这么踩踏糟贱自己闺女的亲爹吗?

    不愿坐以待毙就只能奋而反抗,她右膝盖一曲一顶,按着她右臂的那名保镖“嗷——”地一声惨叫,双手松开她的手臂捂在裆间,屈膝跪地,然后满地翻滚!

    这一招,只要脸皮够厚,屡试不爽!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