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险些弑父-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三十九章 险些弑父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另一名保镖和秋修甫呆愣之际,她左腿再度抬起,那保镖毕竟是个练家子,有了前车之鉴,反应极快,右手将她手臂一扭,左手出招护在胯间。哪知寒辰竟是虚晃一招,长腿飞起,又快又狠又准!正中那名保镖下巴。

    客栈再度响起一声惨厉嚎叫,秋修甫带来的另一名保镖“咚”地一声倒地,嘴巴歪斜着抽气,竟是下巴脱臼,合不上了!

    秋修甫惊得说不出话来,先前听传言说女儿踢苏瑾羽保镖的命,虽然也震惊恼火,却远比不上亲眼瞧见女儿的“毒下流”更震惊,更痛心!这哪是他的女儿,分明是个市井女流氓!

    “孽障,与其让你再丢人现眼,不如就此了结了你!”他拔了保镖的的长剑就刺向寒辰。

    若说先前还对这个便宜父亲了有些感恩生身的念头,此刻已经完全心凉了!明知柳玉津已死,偏要送她去靖地守活寡,现在竟还亲手了结了她!哈,真是位好父亲!

    她倏地伸出两指夹起父亲刺来的长剑,微一用力,“铮”地一声,生生将长剑折断,右手往外一甩,断剑深深没入掌柜的柜台外。跟着闪电般扬手攥住秋修甫的手腕,一扭一折,将秋修甫的右臂反剪在后背。

    凌厉目光盯着他,厉声道:“我敬你为父,父亲却从不当我是女儿。父亲明知柳玉津已死,却执意要将我嫁过去给人当老妈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害死我吗?如果这就是你的为父之道,我只能说,你不配为父亲!”

    秋修甫不意这个逆女竟用两指拧断手中的青钢长剑,竟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反剪怒斥,不禁更加怒不可遏,已经顾不得害怕,扭头恶狠狠在瞪她,仿佛眼前之人不是女儿,反而是他的宿世仇人般:“孽障!我一心为你打算,你竟跟为父动手!你这畜生!”

    “为我打算?!父亲不觉得你这话太好笑了吗?”

    “你懂什么?!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秋家,为你了!今日我就算打死你,也绝不会让你害得秋家满门抄斩!畜生,放开我!”

    寒辰一愣,什么事这么严重,竟把他吓成这样,满门抄斩?!不等她细想,便听秋修甫暴怒如雷,喝道:“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死了没有?!没死就起来把她拿下,生死不论!”

    生死不论?!寒辰心寒如冰,好一个生死不论!连杀人如麻的她尚顾及父女之情,作为父亲的他竟然要对她生死不论!过去杀手的嗜血因子冲上大脑,既然这样容不下她大家就一起不要讲情面吧。于是抬腿拔了靴间匕首,扬臂就欲杀人……

    “畜生!你想弑父吗?!”秋修甫眼见女儿竟然大逆不道的对他举起了屠刀,色茬内厉的喝道。“来人,你们两个,快来杀了这畜生!”

    两名保镖颤巍巍站起来,相视一眼,一个拔剑,一个握拳,准备左右夹击,却又怕寒辰匕首落在主子身上,不敢妄动
班花的堕落帖吧
。“大小姐,有话好说……千万不可对自己父亲动刀动剑!”

    那掌柜此刻也劝起来:“是啊,秋大小姐,父女之间哪有什么仇恨,大小姐这一刀落下,便是弑父的罪名,就算是皇上也救不了你!”

    掌柜的话如一盆凉水泼在了她的头上,顿时浇醒了她,不错,这种父亲死了没什么可惜的,手起刀落就解决了,但是弑父罪名太大,若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命给枉送就不值了。

    于是冷哼一声将秋修甫推开,道:“子女的命虽是父母给的,但却不是你们的附属品,随你们打骂砍杀!我的命我的婚姻我的生活,我自己说了算,谁都无权管我,就算是父亲你!我敬你时,可以听听你们的意见,若你们不值得我敬重,那么,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我眼里都是狗屁!不要再来惹我!”

    “刷”地一声将匕首还于靴内。

    秋修甫连吓带气,此刻已经说不出话来。

    寒辰转身欲走,却听掌柜轻飘飘地道:“秋小姐,请结了帐再走。”

    寒辰面色一僵:“……”她忘了这茬了。

    掌柜的很是霸气,毫不畏惧寒辰的强悍,凉凉一笑:“怎么没钱?原来大小姐不止大逆大道,还想住霸王店啊!来人,有人要住霸王店啦!”

    他话音刚落,十余名彪形大汉如同踩着风火轮似的手持棍冲大门口堵住。“谁敢在本店住霸王店,不想活了?!”

    要说掌柜的为何前一刻还对她好声相劝,劝她不要对自己父亲动刀,而后一刻,就翻脸嘲笑她,只是因为他毕竟是个古人,再如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不如现代人那般冷漠,最恨的就是不孝忤逆的子女,尤其又见她竟敢动手弑父,而其父却是当朝从二品的侍郎!

    出言相助,日后秋侍郎肯定不会薄待他,总比看着这恶女得逞要好得多!

    寒辰再度抬脚拔出匕首,长叹一声,动手动得没底气啊!她现在是心虚加肾亏,确实没钱啊!她出时只带了两三两的碎银,此刻,正在父亲手臂上挂着呢,刚才怎么就忘了把自己的包裹抢回来呢!现在闹成这样抢是不抢呢?

    算了,比起客栈的外人,秋修甫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就直接与客栈的打手动手吧!匕首在手里滴溜滴一转,飞身刺向门外的彪形大汉!

    忽然客栈外飘来一道好听的声音,“诸位且慢动手,这位姑娘不过是住了个霸王店而已,没必要动刀动剑的。秋姑娘,你的离染兄让我代他救你出水深火热中,但愿你别忘了他的恩情,若非要以身相许什么的,他或许也会考虑考虑……”

    离染兄?寒辰只觉双脚一虚,双腿一软,险些扑地,她的离染兄?她高攀得起吗她?!回头望去,只见一名青年手托几块碎银,却一脸严肃地说着戏谑的话语……她却惊得一个趔趄撞到旁边桌上,然后顺势跌坐在长凳上,喃喃失语:“……康久……”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