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击致命(一)-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四十三章 一击致命(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寒辰被他一个媚眼给恶寒出一身**皮疙瘩,一边抚平胳膊上的**皮疙瘩,一边看向萧离染,怜香惜玉?

    若是真的,她真想得意仰天长笑一声,终于有人把她当成香玉怜惜了!不过现实确实很骨感,香玉是形容绝色美人的,而她明显不太像……

    萧离染对温溪寿的话置若罔闻,转头对秋寒辰道:“你以后出,若不愿回秋府,住在妙音园即可。”

    寒辰微怔,他亲自出接收靖南王府送来的兵器,已经劳累了大半天,夜色沉沉,不回却只为了帮她找住的地方?感激之下,心却在今夜第二次酸软起来,原来有人关心照顾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她就当自己也是个绝色美人,被人“怜香惜玉”一次吧,就算是杀手,偶尔也是需要有人依靠关心的。

    于是诚心道:“萧离染,谢谢。”

    温溪寿听她直呼萧离染,而非太上皇,更非萧楚臣,不禁倒抽一口冷气,看向萧离染,是他特许的吧,不然谁敢这么叫他,天下谁人不知,“楚臣”二字是在他心里的一把刀,而“离染”这个名字却是那把刀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疤。斜眼睨向寒辰,瞧不出这个女人还挺不简单的。

    显然寒辰直呼名字的感谢确确实实的取悦了萧离染,他脸色回暖,对温溪寿说:“若有不相干的人来找她麻烦,你负责保护她的安全。”

    温溪寿瞪大了妖孽双眼:“我保护她?师兄,你没搞错吧,谁敢找她麻烦,她不去迫害别人就不错了。”

    萧离染冷睇他一眼,淡淡地道:“温溪寿,你的废话越来越多。”语毕,转身往外走,并朝寒辰扔下一句话:“两日后准时回。”

    寒辰“嗯”了一声答应,目送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离开妙音园的院子。

    温溪寿无奈地看她:“你还真是魂不散,从京城跟到平州城,再从平州到京城,最后我们又住到一个院子里了。”叹一口气,一脸正色的道:“秋寒辰,为何你非要不停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你知不知道我一直想摆脱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大事要做,我的生命里绝不该有你的出现?!”

    寒辰“哦”了一声道:“温溪寿,你这么哀怨,难道我曾抛弃过你?”

    温溪寿僵住,目光复杂地注视她片刻,突然哈哈大笑:“小辰儿,你总是这么调皮嘴毒,本公子就是想在你面前伪装一下至情至都会破功,好了,跟我来,作为客人,本公子自然会给你间好房间。”

    寒辰耸肩,这个男人确实不简单,他那妖孽的脸就像是川剧变脸,丰富多彩,让人不透他的真实想法。“温溪寿,别忘了柳玉津那笔生意剩下的五十两金子。”

    温溪寿身形顿住,似笑非笑地回头:“小辰儿,本公子什么时候欠过别人的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明日就给你。”

    “温溪寿,人我已经杀了,可以告诉我雇主是谁了么?”

    温溪寿似乎很吃惊:“你竟然还不知道?那你怎么和他……”接着嘟噜一声:“你们在搞什么?”

    寒辰眯眼,他?温溪寿的意思……她微现茫然,所以……果然手了么?但是为何?“温溪寿,雇主是不是太上皇?”

    温溪寿转身,着下巴打量她好一会儿,意味深长地道:“我这个太上皇师兄对你倒是挺用心……既然猜到了,何必要问呢。”

    寒辰沉默片刻,忽然抬头:“温溪寿,靖南王来到京城,那个薛林必然也在京城,这是个好机会……我让你帮我证实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温溪寿妖孽的眸子在她身上巡逡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丝落寞,道:“我算什么?你们两个明明近在咫尺,却偏偏让我当中间人,嫌我不够难受么?”

    寒辰讶然看他:“你什么意思?”

    温溪寿沉吟片刻,抬眸,他有大业要成就,岂能惦记儿女情长?不如索让自己彻底死心!当即哈哈大笑:“你要我帮忙查证的事情,我那太上皇师兄早在数月前就已经着手调查了,结果也确实如你
万维宇宙吧
所料,他还帮你找到一份证据,就在我书房里,我一会儿给你。”

    寒辰闻言眉头紧蹙,一切如自己所料,没什么惊喜。但萧离染帮她查证……为什么?数月前,她尚在百里外的平州妙音园,与他本没有交集,更没有交情,他为何要去查秋家的事?怪不得他说,他早已手她的事,只是她不知道而已,确实只是她不知道而已啊!

    “小辰儿,跟我来。”

    寒辰跟着温溪寿进了一间书房,看着他打开墙上的机括,跟他走进书房内的密室。

    温溪寿从密室的墙格上取出一封微皱泛黄的信,递给她。寒辰打开信,浏览一遍,面无表情地道:“果然是柳茹悠指使薛林在路上除掉我母亲。”说实话,虽是同一具身,毕竟灵魂不同,所以看了信上的内容并未觉得难过,只是替前身悲哀。

    温溪寿斜睨她:“你打算怎么做?要不要……要不要跟我师兄商量一下?”

    寒辰斩定截铁地拒绝:“不要!这是我的事,与太上皇无关。我是杀手,不擅勾心斗角,但却擅长一击致命,耐心等待为的就是这致命的一击。”顿了一顿道:“温溪寿,你妙音园里能人倍出,我愿付十两黄金,麻烦你帮我找个可靠的人伪造两封短信,一封是柳茹悠的笔迹,一封是薛林的笔迹,务必要没有任何破绽。还有,我要见莞儿。”

    温溪寿看她一眼,道:“好,看在师兄的面子上,我就帮你这个忙,我妙音园里正好有一位这样可靠人才,你写下两封信的内容,明天就给你。至于那个莞儿,我这就派人连夜回望城把她带来。”

    寒辰冷笑,什么正好有这样可靠的人才,本就是他特意搜罗的奇才异士养在妙音园,他的野心绝不止一个妙音园或一个魅影杀手组织。她只是不明白,以萧离染那等明心机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温溪寿暗地里还养着一个杀手组织,否则,他不会成为杀柳玉津的雇主。

    既然他知道这个魅影杀手组织的存在,就该知道,这个组织远不止一个杀手组织那么简单,那么,为何他能容忍这一切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

    或许只能说,萧离染也远不止表面上那般简单。

    她取了桌上的研台磨了几下,分别在两张纸上写下一行字。“温溪寿,你这么奸滑,手里一定顺便也弄到了薛林的信件了,柳茹悠的笔迹是现成的。”说着将手里的信放在桌上。

    温溪寿将两张纸折好放入怀中,犹豫了一下,难得正经地道:“秋寒辰,还有一件事……关于柳嫣容的,你……最好去问一下我师兄。”

    寒辰微怔,垂目想了一会儿,心里隐约有了底,道:“不用。”

    温溪寿吃惊地看她,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平时除了动手杀人打人时,都是傻乎乎的好玩可欺,却原来极为敏锐细腻……怪不得他那位眼高于顶的师兄会一反常态的春心荡漾了!

    萧离染大步流星上了马车,进车厢之前,听展云终于忍不住问道:“主上,属下明明没定过亲,主上为何对秋姑娘说属下已有未婚妻?”

    萧离染缓缓转回头来,“谁说你没有未婚妻?明日一定会有。今晚回后,去皇上书房里的秀女图拿回去挑一个顺眼的,朕为你指婚。”

    展云一惊,他的未婚妻竟是这么来的?现挑现指?做人不可以这么无耻的……罪过,是他口不择言了。“主上……属下尚未打算婚娶。”

    萧离染冷瞥他一眼:“你若不挑,朕就随便指,总之,要在她回之前定下一个未婚妻。”

    展云惊鄂,呆愣半天,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太上皇强按一个未婚妻给他是做个秋寒辰看的。太卑鄙了吧?悄悄打嘴,他怎么能说太上皇卑鄙呢,就算真是,也高尚得令人称赞的“卑鄙”!

    “还有,展云,限你十天之内,亲手绣一副癞蛤蟆。”萧离染说完这话就关上了车厢门,只剩下展云傻立在马车旁瞠目结舌!他没听错吧,让他一个大男人绣花?而且还是绣癞蛤蟆?!为什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苍天有泪啊!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