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击致命(二)-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四十四章 一击致命(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次日,午饭后,温溪寿将两封短信交到寒辰手里,连同剩下的四十两黄金。

    不多时,莞儿也被温溪寿的手下送来。当初她雇人把莞儿先送到乡下看管起来的,后来终是不放心,又雇人把她送到妙音园,温溪寿先是让婆子教导了莞儿半年,后来便把她按排给温溪寿的一位侍妾当婢女了。

    她猜测,莞儿大概此刻已成了温溪寿的线人,监视他的侍妾。以她对温溪寿的了解,他对所有枕边人都是不放心的。

    莞儿一见到寒辰,立即跪下:“莞儿见过大小姐,谢大小姐不杀之恩,给了莞儿活命的机会。”

    寒辰凌厉眸光扫过她,淡淡地威胁:“莞儿,我若想杀你,随时可以杀。”

    莞儿忙叩头道:“求大小姐饶命!大小姐,莞儿想通了,今后全凭大小姐吩咐,愿意指证郡主,唯求大小姐保住莞儿贱命。”

    寒辰取出一封信道:“用不用指证郡主得看情况,眼下有一封信需要你送给薛林。薛林认识你,你去驿馆找薛林,把这封信给他,就说郡主约他相见。”

    莞儿接过那封信,舒心一笑:“奴婢遵命,大小姐放心,莞儿必定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寒辰点头,让温溪寿派人跟莞儿一起去驿馆,防她半路开溜。据她所知,薛林是靖南王的得力助手,甚是多疑奸滑,又与柳茹悠一年多未见,就算通信,柳茹悠也绝不可能把莞儿失踪之事说与薛林听,所以只有让莞儿去送信,薛林才会深信不疑。

    打发走莞儿后,便让温溪寿的手下穿下侍卫兵的衣服,拿着另一封信去了秋家给柳茹悠送信,反正靖南王等人皆住在馆驿,派个侍卫兵来秋家送信,也说得过去。

    静等天黑至酉时初,寒辰换上夜行衣,展开轻功直奔秋府。翻墙而入后,避开下人护院,径直纵到秋修甫的书房外,一脚将房门踹开。

    “来……”屋内案前的秋修甫吓得跳将起来,就欲大叫喊人。寒辰一个箭步跃过去,右臂锁住他的颈喉,左手紧紧按住他的嘴,低声厉喝:“别叫,是我!”

    秋修甫一听出是那个大逆不道女儿的声音,更吓得心胆惧颤,她这一身夜行衣的打扮,气势汹汹地踹门而入,认定她必是回来弑父泄恨的,于是拼力挣扎,双脚乱踢,双手乱挥乱打。

    寒辰腾出一右手,不客气地一个手刀砍在父亲后脑,将他砍晕。然后扯下房内帘幔撕成条状快速系好将秋修甫五花大绑,又往他嘴里强塞进堵嘴布团,扛起来就走。

    轻功御风,扛着一百五十多斤的人如履平地,飞快地翻出秋府,疾奔向秋府西北方向的松树林。

    将秋修甫丢在满是松树针叶的树底下,大概是被松树落叶扎得疼了,秋修甫挣扎了一下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堵住,惊惧不已,四下一瞟,月光下,瞧见眼前立着一个黑色人影,虽然看得不够清楚,却也明显感觉到眼前人冷厉的目光。

    秋修甫惊恐地蹬腿往后急缩,怒瞪着寒辰,只道她是将自己绑到荒郊野外要杀掉,退缩几下,后背撞到了一棵松树上,两眼一闭,心下长嘶:天要亡我啊!我秋修甫造了什么孽,竟生出此等逆女!

    寒辰冷冷道:“害怕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的,带你来此,只是为了让你看一出彩好戏。”

    秋修甫闻言睁眼看她,不是杀他的?看什么戏需要将他五花大绑?!怒瞪着寒辰
驯养宠物情人最新章节
,唔唔出声,示意她取出口中破布。

    寒辰目光冷冷扫了他一眼,淡淡道:“一会你会很激动,不堵着你的嘴,你会坏事的。”顿了一顿,讽道:“父亲是不是觉得齐人之福很好享?在你眼里,贵为郡主的柳茹悠又如何,还不是给你当了妾?左右逢源,艳福齐天,原配妻不下堂,郡主妾就进门,天下的好事怎么就让你一个从二品的侍郎给遇上了呢!”

    秋修甫因她不敬的话语,脸色铁青,目光更怒。

    寒辰无视他满有的怒气,继续道:“原配回个娘家就死在了路上,作为丈夫的你,可曾对她的死有过怀疑?可曾有过调查她死因的念头?是不是心里早巴不得她死了?你这样瞪我,只能说明被我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了,你自己想想我冤枉你了吗?还有,你知不知道为何我会变成现在这样?这可都是拜你心爱的子越郡主和她的亲侄女所赐,不过我得感谢她们,不然我就死透了……不知道你看见真相后,会如何,撞墙还是杀人?哼,我估计你一定不会羞愧撞墙,你只会怪别人不好。”

    秋修甫毕竟是位从二品的侍郎,脑子还是很聪明的,听出她话里的端倪,知道今夜的这出戏必定跟郡主有关,脸上神态从初始的恼怒至极,渐渐平静下来,只是惊诧地望着她,辛氏真是郡主害死的么?

    寒辰却不再说话,只是凝神静静等着。

    又过了好一会儿,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走近。寒辰半蹲跪在秋修甫旁边,低声警告:“他武功很高,你尽量屏住气,否则,一旦被他发现,你就没命了。”

    秋修甫立时吓得大气不敢喘。

    很快,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十余丈外,背上负剑,四周环视一下后,负手而立。

    不多时,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压抑着喜悦和激动叫道:“阿林。”正是子越郡主柳茹悠。

    秋修甫浑身一震,心里格登一声,脸色刷地白了,就欲站起,郡主明明跟他说要到驿馆见靖南王的,却原来跑到这里会野男人!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郡主的丈夫,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寒辰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冷目横他一眼,右手扬起,在他脖子比了一下,示意他敢动的话,她先杀了他。

    秋修甫强忍下这口气,目光转向柳茹悠,只见那个与她同床共枕十几年的平妻,此刻跛着脚,欢喜地扑进那个男人怀里,他肺都要气炸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寒辰快意地暗哼一声,怕他再妄动,伸指点了他的道。其实她的点功夫并不,毕竟一年的时间又要学轻功,招式上又要采长补短,也没时间学点,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但对付秋修甫这种文弱书生足够了。

    薛林紧紧抱着柳茹悠,嘴却迫不急待地吻上了她的。一阵急促难奈的长吻后,薛林顺势将柳茹悠压在草地上,大手急急探入柳茹悠的衣内,沙哑的声音诉说相思:“郡主,想死我了,我的悠儿,我的心肝。”

    “阿林,你可知我躺在秋修甫身边,心里脑里想的全是你!阿林,在那秋老头子身边,我一刻都待不下了,阿林,快来救我……”

    “救,我这就救你……”

    ……

    寒辰震惊不已,她以为两人久未见面,必定是欢喜幽会,缠绵着互诉衷肠,只需要这样,就能坐实两人通奸私情,父亲必定也会气得吐血。哪知两人一见面就**,噼哩啪啦地就地着起来,险些惊得她双目脱眶……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