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击致命(四)-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四十六章 一击致命(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寒辰缓缓拉下蒙面的面巾,露出清秀的俏脸,佞笑一声:“什么都给我么,那我要你的命!”

    “啊——救命!救命啊!”柳茹悠一见是秋寒辰,疯了似地尖叫,狼狈地四脚爬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秋寒辰,我是你母亲!”

    寒辰冷的眸子盯着柳茹悠,走得极慢,每落下一脚,就像是踩在了柳茹悠的心脏上,“母亲?你也配?!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妾,自始至终都是妾!郡主可想到会有今天?脚上疼痛的感觉是不是很熟悉?”

    柳茹悠怔了下,惊慌地连爬几下:“我的右脚脚筋也是你挑断的?!秋寒辰,我们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寒辰凌厉冷睨着她,森森地道:“我不跟禽兽一家人!郡主说生死关头被刚刚欢爱过的爱人抛弃的感觉如何?父亲的心为了郡主抛弃了母亲,郡主的心为了薛林抛弃了父亲,薛林为了活命抛弃了郡主,这感觉如何?”

    “你杀了我娘,我杀了你好不好?”

    “别说了!秋寒辰,别说了!”柳茹悠被惊惧折磨得几近崩溃。

    “郡主一心一意唆使父亲把我嫁到靖地,是为了在靖地折磨死我吧?”她的声音越来越寒冽,柳茹悠却越来越崩溃。

    “你嫁进秋家,千方百计害死我母亲,非要把我置于死地,为的不就是那几封信和那件信物么?”寒辰在她身旁站住,弯下腰逼近她,悄声在她耳旁道:“我告诉你,那些东西就在秋家,可惜你永远得不到!”

    柳茹悠美若芙蓉的脸上顿时变成土灰色,那些东西就在秋府?!为了那些东西她找了十几年,却原来就在她眼皮底下!寒辰说她永远得不到是什么意思?她真的要杀了她么?!

    寒辰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道:“你回答我一件事,我就可以饶你一命,并且保证今日所见之事绝不会对父亲说。”因为他已经看到,本不用说。她可以不杀她,但不表示她就可以活命。

    柳茹悠眼底一亮,求生的**令她顾不得颜面,忙道:“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

    寒辰冷笑一声:“柳嫣容是不是你跟薛林的女儿?”是温溪寿的话提醒了她,若柳嫣容不是柳茹悠和薛林的女儿,她怎么会常年把柳嫣容带在身边抚养,却把与父亲的亲生女儿晴文送到靖南王府生活?

    她毕竟前世活了二十几年,见过听过的事情多了去了,只需稍微一想就可以猜出柳茹悠的心思,一面是与爱人生的女儿,一面是与分开她和爱人的男人生的女儿,她自然更爱柳嫣容,却不想看到容貌有几分肖父的晴文。

    如此,柳茹悠对女儿和柳嫣容那个侄女的态度就解释得通了。

    柳茹悠浑身一震,呆住,半晌不说话。

    “怎么,不敢说?郡主是怕败坏了自己的名声,还是败坏了柳县主的名声呢?”寒辰朝秋修甫的方向看了一眼,再度冷笑:“其实你不说也没什么,我就先割了你的鼻子,再剜你的眼睛,然后把你的手指一一的切下……”

    寒辰恻恻地说着令人心惊胆裂的酷刑,直把柳茹悠吓得几欲晕倒,她却凑到柳茹悠耳边道:“你若敢晕倒,我倒可直接剜了你的眼睛……”

    吓得柳茹悠立即强打起神,勉强坐跪地上,朝她不停地磕头,嘶声裂肺地哭求:“寒辰,我求求你一刀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我错了,我不该指使薛林害死你娘,我不该指使容容对你逼供不成便灭口,我不该唆使你父亲把你嫁到靖地,我错了,求你放过容容吧,都是我的错,容容只是年幼不经事,误信了我这姑母,求你大人大量,放过她,要杀就杀了我吧……”

    寒辰的心肠确实是冷硬的,并且记得当初教官说过的话,绝不要看猎物的眼睛,否则会因为猎物
花间情事小说5200
眼睛里的哀求而心软。但她毕竟不是天生嗜血狠毒,只是后天训练下,不得不嗜血,不得不狠毒。

    但柳茹悠至死都要保住柳嫣容的名声和生命的母,令她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母亲,在她十岁被抓进组织后,母亲为找她丢了工作,丢了婚姻,伤心成疾,等她脱离组织逃回来时,母亲已经重病身亡,至死都没再见到她这个女儿……后来她寻到母亲的邻居时,邻居曾摇着头感叹母亲一生命苦,死的时候都在念叨她的名字。

    母是伟大而无悔的,她佩服柳茹悠,却不能原谅。

    她嘴角噙着冷酷残忍的笑容,在柳茹悠耳边低语:“柳茹悠,你放心,没有赏金时,我一向是文明人,不轻易杀人的,你很走运,没人跟我预定你的脑袋,所以我不会杀你。但你很不幸,我还是要替我母亲讨回公道。”

    柳茹悠惊惧不解地望着她。

    寒辰直起身来,冷笑一声,足尖一点,跃至秋修甫面前,短剑飞舞如虹,秋修甫身上绑缚的布绳尽数断裂落地,她伸指解开秋修甫受制的道。

    秋修甫立即跳将起来,如点了火的爆仗,嗖地窜向柳茹悠,如疯了般对柳茹悠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只一会功夫,柳茹悠便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血……

    秋修甫一边踢一边怒骂:“贱人,荡妇!破鞋!竟敢给老子戴绿帽子,我打死你这贱人!叫你荡,叫你通奸,叫你不要脸!竟敢在在荒效野地苟合,你这不要脸的荡妇!我打死你,打死你……”

    为了这个女人,他冷落慢怠原配,甚至原配被她害死都毫无警觉,为了这个女人,他冷落轻视自己亲生的嫡长女,哪怕是她的侄女抢了女儿的未婚夫,他仍忍下,自欺欺人的认为确实是女儿不够贤良淑德!却原来那个所谓的侄女竟极有可能是她跟野男人的孽种!

    为了这个女人,他明知靖南王的通敌信件曾在原配夫人手里出现过,他却选择对太上皇对朝廷瞒下此事,选择葬送亲生女儿一生,也要保住这个女人连系的柳秋两家!

    为了这个女人,他彻彻底底成了个对朝廷不忠、对原配不义、对女儿无情的小人!

    她却在他这做丈夫的眼皮下,与野男人在荒野外,给他上演了一出活春!当面给他送了一顶天大的绿帽子!

    他就算死都不会咽下这口气!

    秋修甫不停地踢,不停地打,不停地骂,打到浑身无力,骂到嗓子说不出话来!而柳茹悠也从开始的抱头痛哭求饶,到抽搐呻吟,再到气若游丝,直至身体僵硬……

    秋修甫瘫倒在柳茹悠的尸体旁,如僵尸般一动不动,已然说不出话的嘴仍在翻来覆去地骂着:“荡妇,破鞋,贱人……”

    寒辰冷冷看着父亲活生生打死了庶母,然后瘫倒挺尸,冷哼一声,无情绝决地转身。她本可以一剑杀了柳茹悠的,可是心里却突然莫名害怕给萧离染带来麻烦,一剑杀了柳茹悠确实痛快解恨,但靖南王绝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她只是个下臣之女,杀郡主的罪名太大,太上皇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她不想欠萧离染太多,虽然她没问过,但也看得出,他有削蕃的计划,她不能自己的事坏了他的大计,所以只能借父亲的手杀了柳茹悠,因为她深知男人的劣,尤其是古代男人的劣,自己可以妻妾成群,寻花问柳,却绝不允许自己的任何一个女人红杏出墙,更何况,他亲眼瞧见柳茹悠与人野战苟合,把自己气得吐血……这种情况下,以秋修甫的自私,岂会让柳茹悠活下去?

    柳茹悠死在父亲手里,可解释为,无法容忍她与人通奸,失手打死了她。毕竟,在古代通奸可将男女浸猪笼的,就算靖南王再位高权重,也扭不过世俗。

    她足尖轻点,飞纵出松树林,任秋修甫在松树林里自生自灭。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