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流言-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四十九章 流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不等她说完,他便打断道:“你一定会嫁,而且只能嫁给我。朕看中的目标,从不放弃,若是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是一样。”

    寒辰彻底凌乱了,如果因为一吻就定情,是不是太夸张了?今日的太上皇是搭错筋了,还是被恶灵附体了?不过,内心深处,她倒并不将此话当回事,男人嘛,动情容易,守情难,像他这种因为活春刺激得生了那么一分情更守不住,她担心什么?

    次日,寒辰一直蒙头补眠,睡到晌午过后,起来吃点东西,就欲回,路过康氏棺材铺时,信步走进去,打算探探康老板的意思。一进门,却瞧见康老板与店伙计头对头的窃窃私语,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

    “康大叔,有什么喜事么?”

    康老板看看她,笑得更欢,神秘地朝她招手:“秋姑娘过来。”待她走近,才笑咪咪地道:“你听说了没有?”

    寒辰忙作感兴趣状的追问:“听说什么?”

    康老板笑得那个猥琐哟,悄声道:“你们秋府那位郡主,就是你父亲的那位平妻啊,听说与人通奸,被秋侍郎抓了个现行,当场就把子越郡主打死了。”

    店伙计急忙嘴:“听说秋侍郎伤心过度,彻底未归,秋公子大清早就去驿馆找郡主,发现郡主不在,与靖南王一起带人找了两个时辰才在四五里外的松树林里找到秋侍郎,他就躺在郡主的尸体旁。”

    跟着极不道德地笑了:“听说,靖南王与秋侍郎立即大打出手,你那位父亲吃了大亏呢,两人已经打到紫金殿上去了,也不知皇上和太上皇会怎么判?秋姑娘,你说你那位郡主庶母怎么能做出那等荡之事呢?你们秋家真是家门不幸啊,先出了个离经叛道的大小姐,后出了一位与人通奸的郡主平妻,秋侍郎好可怜啊……咦,秋姑娘你怎么不担心你父亲?死的那人可是郡主呀!”

    寒辰皱眉,当着她这“叛经离道的大小姐”的面就嚼舌,她是不是该给他两个耳光?“既然郡主行止不端,被抓了现形,打死也不为过,皇上和太上皇必会明断,我担心什么?”

    “这倒也是,这种人合该浸猪笼,可惜奸夫跑了。”店伙计为奸夫妇不能浸猪笼颇感遗憾。

    康老板嘿嘿笑了一声道:“最近你们秋家还真是多事之秋,秋姑娘还不知道吧,住在你们秋府的那位县主柳嫣容,她前日可出了大大的丑,据说她的绣裙竟然没系紧,在光天化日之下掉到地上,露出了两条大腿啊!啧啧啧,真丢人,好好的黄花大闺女竟在如此不检点……据说当时好多人都瞧见了,大家都在猜,她是故意在苏大公子面前宽衣解带勾引他呢,却没想到罗裙掉的不是时候,啧啧,成何体统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闺女?”

    寒辰:“……”呃,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流言就是这么产生的。怪不得康老板笑得那般猥琐,这两件事,对男人来说,简直是件件香艳。

    店伙计小声嘴道:“切,我瞧那个县主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住在秋家,就该与秋姑娘的未婚夫避嫌才对,你瞧苏公子刚退婚,就与她走得那么近,暗地里说不定早对苏公子宽
绝§欲txt下载
衣解带了,或许早就那什么了呢……”说着猥琐地朝康老板挤挤眼,言下之意很明确。

    “原来柳县主暗地里也是个不检点的荡……嘘,小声点,可不能让人听到。”康老板突然警惕地竖起手指轻嘘。

    寒辰笑了一声,状似不经意地配合他们说了一句:“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康老板与店伙计闻言先是一怔,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凑过去问道:“有其母必有其女?秋姑娘的意思……”

    寒辰面色冷漠,道:“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康大叔也什么都没听到,小心被人杀了灭口。”说着在自己做抹脖子的手势。

    康老板眼底闪着促狭,忙不迭地点头。然后感慨一句:“可惜了苏大公子,前后两个未婚妻……哎,可怜。”

    寒辰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哼了一声,便转开话题:“康大叔,昨日我提议之事,你考虑好了么?”

    康老板闻言,突然朝她笑得很很狗腿,近乎是讨好于她:“秋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是决定答应你的提议的,但是今早上突然有个人拿着银票非要买下我这棺材铺子……秋姑娘,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介小老百姓,是斗不过那些有权有势的,何况,棺材铺在你手里终不如在男人手里能长久,这铺子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不求卖大钱,只求它能一直延续下去,那个人保证会好好经营这铺子,所以……”

    寒辰脸色丕变,右手倏地探出扣在康老板喉咙上,厉声道:“本姑娘诚心诚意的高价求购,你就推三阻四,别人强买你就卖,康老板,你这是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康老板连连摆手求饶:“秋姑娘息怒,非是我不卖给你,实在是老朽不希望棺材铺在一个女人手里关门倒闭,所以才……姑娘原谅则个,实在不行,老朽就给你些补偿,好不行?”

    寒辰在棺材铺浪费了很多心思,却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恼怒是可想而知的,挥起拳头就欲打他,却在他惊惧的脸前停下来,瞪着他,算了,他不过是个老人,一个在古代没有儿子可依靠的可怜老人,何况他并没对不起她,只是没有卖铺子给她而已。

    她哼了一声推开康老板,拂袖走出棺材铺,却一下子与迎面而来的人撞上。

    “姑娘。”对面的人有礼的叫道。

    “隐涛?”寒辰强压满腹怒气,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隐涛朝她抱拳:“在下奉太上皇之命来找姑娘,请姑娘回一趟。”

    寒辰皱眉:“是靖南王跟我父亲大打出手的事?”

    “姑娘知道了?”隐涛道:“令尊秋大人向太上皇和皇上供出,是你带他捉的奸……靖南王便咬定这一切都是你的谋。太上皇让我转告你,一会进后,千万不要冲动,靖南王毕竟刚进贡了上百车兵器,若你当场对他动手,太上皇不好处理,不过,姑娘也不用害怕,万事有太上皇帮你担着。”

    寒辰烦躁的抓抓头发,她这个便宜父亲真是被绿帽子压坏了脑袋,果然不计后果地把她也拉下水!算了,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她还能指望他会用脑子正常思考么。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