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撑腰(上)-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五十章 撑腰(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乾德殿。

    隐涛在门外躬身施礼:“两位陛下,秋姑娘回来了。”

    萧离染淡淡地道:“宣。”

    寒辰略整衣衫,深吸一口气,抬脚踏进乾德殿的朱红门槛,走到萧离染和萧孜慕面前,屈膝欲跪。

    却听萧离染道:“秋寒辰,不用跪了,朕说过你不用再对朕行跪拜之礼。”

    小皇帝萧孜慕微微抽气,看他一眼,暗笑一声,皇叔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竟为她破例至此,是想为她撑腰吧?这种人情,他是一家要送给皇叔的,于是跟着道:“既然不用对太上皇跪拜,那么朕也免了吧。”

    寒辰半屈着腿,惊愣当地!他虽说不用跪拜,那也只是私下的礼数免了吧,如今有靖南王和父亲这些臣子在场……他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么?耳边传来数声抽气声,嘴角不禁翘起,既然有人撑腰,她的底气凭什么不足?

    “多谢两位陛下恩典。”缓缓站直双腿,站到边上。侧头看一眼父亲秋修甫,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不过数个时辰不见,父亲竟似苍老了十余岁般,不是她的错觉,而是他的头发竟然花白大半,脸如死灰,双眼无神……至于脸上的数处青肿,应该是被靖南王打的吧。

    瞧见父亲这般模样,她除了倒吸一口冷气外,再无任何表情,她心里甚至是雀跃不屑的,他合该尝尝腐骨噬心的滋味。原配妻子死得不明不白时,未见他情绪有任何异常,反倒当着她的面责怪亡妻不安分在家伺候婆婆,偏生要回什么娘家,以致落得个客死异乡的下场。一个郡主妾死了,还是被他亲手打死的,竟被打击至此,果真是妻不如妾啊。

    目光略过靖南王,见他脸上也有伤,笑了一声:“我打人就叫鲁暴力,难道藩王和侍郎打架就叫文雅拆招?”

    萧离染眸底闪过一丝惊讶,适才他还在担心她进就打人呢,原来她也不是鲁莽之人,竟还有心情说笑,十分难得。当即温声明知故问地道:“秋寒辰,你的庶母子越郡主被令尊打死之事,你可知道?”

    寒辰看一眼满面怒气和悲愤的靖南王,冷笑:“先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只是觉得此事并不稀奇,若换作靖南王爷的妾氏出去偷人通奸,王爷不只会杀妾氏,恐怕连妾氏的父母都难逃一死吧?”男尊女卑的社会就是给男人开脱的,不是吗?

    “放肆!”靖南王暴喝一声道:“你这贱人竟敢诬蔑编排先御封的郡主,是不是不想活了?!”

    萧离染听他大骂寒辰“贱人”,脸色登时冷下来,声音微厉道:“柳爱卿贵为藩王,还请说话文雅些,为百官做个表率。秋小姐是死是活不是你能判定的,况且,她说得并没错,自古通奸者,可不告而杀,私刑而死也没什么不可。柳爱卿难道还想在朕面前杀人不成?”

    寒辰嘴角抽了一下,秀目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眸子,他这般**裸地袒护,她都替他脸红。

    柳
美女娇妻爱上我最新章节
霍不意太上皇反而对他斥责起来,惊诧一揖道:“是臣口不择言了。但是,陛下,臣妹素来品端淑,十几年来,为秋家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任劳任怨,怎么可能与人通奸?!秋大人也说了,是秋寒辰带他去捉奸的,那么臣想问,若臣妹与薛林相约偷情,秋寒辰又是怎么知道的?臣以为,这分明就是秋寒辰与臣妹积怨成仇,故意设计陷害臣妹!请陛下为臣作主!”

    萧离染面无表情,锐目在柳霍和秋修甫身上分别转了一圈,哼了一声,不语。

    寒辰抬头凝目:“王爷,凡事要有证据,不是空口白牙就能诬蔑的,你这么说有证据吗?”耍无赖,死不认帐,简单。

    萧离染目光扫向柳霍,声音极有威严:“柳爱卿,可有证据?”

    靖南王柳霍先前见太上皇免了秋寒辰的跪拜之礼,心下已隐隐觉得今日想在御前讨个公道是很难了,太上皇袒护之心实在是太过明显。

    “陛下,这种事还需要什么证据,这个秋寒辰对臣妹一直心怀怨怼,曾众目睽睽下,将舍妹踢进湖内险些淹死,前些日子又装神弄鬼吓得臣妹险些失魂,今日,秋修甫已亲口承认打死了臣妹,又亲口承认是秋寒辰带他去捉奸,这不是谋是什么?若真如秋侍郎所言,臣妹与薛林在野地里苟合,秋寒辰一个黄花大闺女竟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却不阻止,这不是谋是什么?臣断定必是秋寒辰买通了下人,给臣妹和薛林喂了媚药,才害他们失态至此。求陛下为臣做主!”

    寒辰不紧不慢地点头,道:“靖南王说得合情合理,但是证据呢?!”反正她只要咬定他没有证据,又有太上皇撑腰,所以底气十足。

    柳霍被她气得脸青冒汗,怒喝:“本王说的就是证据,你这贱婢再嘴硬,信不信本王立即杀了你!”

    寒辰不冷不热地道:“你大可以试试!”

    柳霍被寒辰嚣张的态度给激得不轻,双拳一握,朝着寒辰就扑过去,欲痛揍她一顿。他是天楚国唯一的异姓藩王,既使在天子面前,教训一个下臣恶女,谁又能把他如何?

    萧离染霍地站起,喝道:“柳霍,住手!”跟着身形一晃,站在柳霍身前,抬手捏住他手臂,厉声道:“柳霍,你想造反吗?”

    靖南王对萧离染的反应震惊不已,目瞪口呆地看他,这是那个在先帝遗体前斩杀大臣,杀了数千侍卫的萧楚臣么?那是何等的狠绝,又是何等的魄力,现在竟如此不顾身份的维护一个俗女子?!

    “陛下?”

    萧离染眸底闪过暴戾,“柳霍,你是朝廷重臣,竟在朕面前打人,是想造反吗?!”

    靖南王被太上皇眼中的暴戾杀气吓到,心知只要自己稍有不慎,今日就会毙于他掌下,死在他手里的朝廷重臣已有十余人,也不差他这一人。他也是只能臣能伸的老狐狸,见势不妙,忙即跪下:“陛下明鉴,臣一心三思只为朝廷,绝不敢有谋逆之心。”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