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太上皇表妹-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五十四章 太上皇表妹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

    四周一片寂静,围观的三人个个目瞪口呆。好一会儿,萧离染终于不忍这个突然犯傻的女子继续蠢下去,好心提醒:“寒辰,鱼儿本就离不开水,岂能被水淹死?”

    嗡——

    寒辰充血发热的大脑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傻眼地看了看自己狠狠摁在水里的鲤鱼,再抬头看看震惊的三人,俏脸开始烧热,尼玛,真是不忍直视,这是她干的蠢事吗?她是怎么做出来的?!她若是死了,必定就跟猪八戒他老娘一样,蠢死的!

    干咳一声,缓缓直腰,抓着那条大鲤鱼放回菜案上,讪笑:“意外,呵呵,意外……杀鱼这件事其实比杀人简单,刀起头落……”

    紫衣少女听她张口杀人,闭口刀起头落,轻轻扯一下萧离染的袍袖,低声问:“太上皇表哥,这位姐姐是谁啊,又笨又可怕。”

    萧离染十分淡定,风轻云淡:“她就是秋寒辰。”转头对寒辰道:“这位是我舅舅的女儿,安毓秀。”

    寒辰:“……”原来这少女就是安雪海的女儿,云阳郡主。呃,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丢人丢大了,不如她自己把头钻到水桶里淹死吧。

    安毓秀一听“秋寒辰”三个字,顿时像打了**血般神气起来,扑到她面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格格笑起来:“姐姐跟就是秋寒辰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姐姐的打扮很……别致……”

    寒辰狂汗,别致?她想说的是俗气吧,这是夸她呢还是骂她?闻名不如见面本是夸人的,但是,这位表妹啊,谁不知她的名不是什么好名,闻了名还不如见面,是在说她本人比名声更不堪吗?还是其实她想说的是见面不如闻名?“云阳郡主真客气。”

    安毓秀娇笑:“不客气不客气,只要是太上皇表哥觉得好看的,我都觉得好看。”

    寒辰促狭地看一眼萧离染,爱屋及乌?怪不得那样轻易地放弃唐月瑶,原来有个更亲的。哪知听到安毓秀下一句道:“姐姐,我在神上支持你打败唐月瑶!”

    寒辰闻言脚下一虚,险些跌倒。嘴角抽搐一下,默默地离开案板,然后弯腰在水桶里洗一下手,淡淡开口:“云阳郡主,我也在神上支持你与太上皇亲上加亲!”古代嘛,表哥表妹最容易暗生私情,亲上加亲了。

    萧离染眸色微黯,“毓秀是我妹妹,与亲妹妹无异。”

    安毓秀也赶紧道:“就是,就算我想嫁,太上皇表哥也得肯娶嘛,是不是表哥?我表哥可是守身如玉的!”

    萧离染眼角一抽,俊脸一红,斥道:“毓秀不要乱用词!”

    寒辰忍不住笑出声来,惊奇的双眼上下打量他,她在中住了这么多天,当然知道这位怪癖的太上皇身边没
至尊女相弃倾城小说5200
女人没侍妾,但是守身如玉?!身为太上皇的他有太多的便利条件,有这必要守身如玉么?这位云阳郡主还真是可爱。

    安毓秀无辜水灵的大眼睛眨巴两下,重重点头:“我才没乱用词,难道表哥不是守身如玉吗?前几日,姑母忌日时,父亲还在姑母牌位前感叹你年至二十六还是童子身呢,难道父亲在骗姑母?”

    萧离染嘴角抽了又抽,尴尬得恨不能掩面遁地,安毓秀平时挺机灵的,今日怎地如此口没遮拦,还装得如此天真无邪,真想抽她一耳光,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眼见寒辰忍俊不禁且一脸揶揄的笑容,俊面更加烧热,以拳掩唇,干咳一声道:“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们到书房,我有事跟你说。”

    安毓秀眨巴两下眼,对寒辰道:“姐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天发誓,绝没说半句假话。”

    寒辰再度狂汗,这个云阳郡主在她面前力证太上皇的童子身为哪般?又跟她有什么关系,还要对天发誓……也难怪萧离染面红耳赤,尴尬不已了。不过,这样的萧离染真的挺有意思的,不会真是个纯情老处男吧?少见——哦!

    萧离染拂袖往前走,寒辰急欲跟上,却被安毓秀拉住,只见她神秘凑过来,小声道:“姐姐,你不用担心唐月瑶,有我在,她不会得逞的。”

    说完以手背掩唇轻笑,快步走到菜案旁,朝她挥手:“姐姐快跟上表哥,他在等你哦,一会儿我给你们做红烧鱼吃,我的手艺很不错呢。”拾起菜刀,按着鲤鱼,皱眉:“姐姐说刀起头落……要不试试?”

    寒辰风中凌乱,这位天真的太上皇表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望向不远处,只见萧离染正在廊下听风看景赏太阳……

    她仰头看天,秋老虎发威的季节,这太阳实在没什么好赏的!看来云阳郡主的一句“童子身”真的是大大伤了咱英明神武的太上皇的自尊了,竟然幼稚地装忙起来。

    她追上去,嘿嘿一笑:“太上皇,忙着呢?”

    萧离染“嗯”地应了一声,迅速转身进了房间。

    伟岸挺拔的背影此刻显得有些狼狈,耳廓边上出现一抹可疑的红晕,令她先前郁积在的霾一扫而光,好心情地跟进去。

    萧离染正坐在桌旁摆弄着一些文书,脸上神态已恢复正常,见她进来,朝她招手,示意她坐在对面,然后把手里的几张文书递给她,淡淡道:“签了它们。”

    寒辰疑惑地看他一眼,然后低头去瞧那些文书,最后霍地站起,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他:“是你买下了康氏棺材铺?!”

    谁告诉她堂堂天楚国的太上皇,而且是有实权、尊贵甚于当今皇上的太上皇,为何去强买一间棺材铺?!

    萧离染很淡定的点头:“我买的。”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