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离家-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章 离家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三天变,遍地尸体,十余名臣子死于谨王手下,几千侍卫死于非命,太子被废,最不起眼的谨王掌权……

    回府路上,秋修甫瘫坐在马车里,仍心有余悸。哪知一进门,便得知子越郡主脚筋被人挑断,加上先前的惊吓,竟险些晕过去。急匆匆去看子越郡主,又被子越郡主哭天抢地一阵吵闹。

    不禁更加头疼,忽然发怒道:“现今朝廷变天,我们前途难卜,你只是断了脚筋,又不掉了脑袋,吵什么吵?!”

    柳茹悠哭声猛地止住,问道:“老爷是说……朝廷变天了?”

    秋修甫叹气:“谁也没想到竟然是最不起眼的谨王得势,先皇驾崩,太子被废,谨王不日登基……唉,当初我也曾对谨王轻视过,你父亲甚至曾当面嘲笑过谨王……虽然谨王暂时不会对我们如何,谁知日后会不会清算?”

    柳茹悠闻言,吓得不轻,失声道:“谨、谨王?萧楚臣?”

    秋修甫叹气点头。

    柳茹悠脸色更加灰白,“怎么会是他?”

    秋修甫再叹一声:“若在过去,你吃了这等大亏,咱们大可以到御前诉求一番,朝廷自会派人追查此事,现在情形,我们若自己跑到新帝面前,那是添堵!莫说无法求得公道,还只会惹得新帝厌烦!”

    “那……难道就这么算了?我堂堂郡主竟吃这等大亏……”

    “不算了如何?秋府家丁护院不少,那人能来去自如,可见武功极高,既便想查又岂能查到?为今之计,也只能多派些人手保护你了。”

    柳茹悠又开始落泪。

    正在此时,蜂儿在外面敲门:“大人,奴婢有事求见。”

    秋修甫随口道:“进来吧。”

    蜂儿快步进屋,朝秋修甫行礼,恭敬道:“大人,大小姐让奴婢转告大人,最近诸事伤心,想离家去乡下外婆家住上一段时日散散心。”

    秋修甫原就烦躁着,又听闻秋寒辰乱上添乱,心情更差,顿时大怒:“她又添什么乱?!回头告诉小姐,就老老实实在府里呆着,哪里都不许去!”

    蜂儿瑟缩了一下,小声道:“回大人,小姐昨日已经走了……”

    “什么?!”秋修甫拍案而起:“不得允许,她就敢擅自出远门?!成何体统?老夫人知道吗?”

    “回、回大人,老夫人不知,小姐是悄悄离开的,只带了些银两和几件衣物,小姐说府里最近是多事之秋,老夫人已经够心了,所以吩咐奴婢不要打扰老夫人清静……”

    秋修甫虽然怒气十足,却毕竟浸官场十余年,立马听出蜂儿话里有话,不禁问道:“多事之秋?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了,还有,你刚才说小姐最近诸事伤心?她伤什么心?”

    蜂儿唯唯诺诺地道:“大人,奴婢不敢说……”小姐呀,你真是令人捉不透啊,怎么都让你给料中了呢?

    “说!”

    “是是,小姐一个多月
恋妻之好友戲妻帖吧
前与柳县主出去上香的路上,被人打了闷棍,险些丧命,被丢在野外一天一夜,府里竟无人寻她,好不容易历劫回府,更无人关心一下,小姐说,自夫人过世后,她便如成了孤儿似的,所以非常伤心。”蜂儿按照秋寒辰所教一字不漏地说出。

    秋修甫十分恼怒,看向柳茹悠:“郡主,可有此事?”

    柳茹悠左右为难,若说有此事,自然惹得秋修甫大怒,但若说不知此事,哪她现在作为秋家主母,又有失职之罪,她本以为那丫头自知势单力薄,不敢造次,却没想到她竟这样摆了她一道儿!

    秋修甫一看她神情,便知确有此事,对柳如悠劈头盖脸一阵责骂:“郡主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子女的?女儿一天一夜未归,你竟不派人去寻,也不向我禀报,可想过后果?万一她一个姑娘家被人污了清白,岂不丢尽我秋家颜面?!”说来说去,他担心的只是秋家的名誉,并未担心女儿安危。

    柳茹悠低下头,“是我疏忽了,当时并不知道寒辰整夜未归,事后知道,又怕老爷责怪,所以才瞒下了此事,老爷放心,今后我一定会倍加关心补偿寒辰的。”

    秋修甫哼了一声:“郡主若不能善待我的儿女,我再娶旁人照顾也是一样!”

    柳茹悠只是低着头,极力压制中怒火,他当她是什么?可以跟辛氏一样招之即来呼之即去吗?

    “小姐还有什么伤心事?”

    蜂儿忙又道:“小姐……大人,苏公子最近虽然数次来秋府,却总是去见柳县主,奴婢猜小姐肯定是因此伤心了,因为小姐走之前曾哀怨道,她拿什么跟柳县主比?”

    秋修甫再次把恼怒的目光瞪向柳茹悠,虽然柳嫣容确实我见犹怜,但若挖了他秋家的墙角,害秋家颜面扫地,他同样不容她!“郡主好好管教一下你那侄女,不管如何,寒辰是秋家的嫡长女,若是闹出笑话,秋家也不光彩!”

    柳茹悠道:“老爷,我全部心思都在这个家里,自然处处为秋家着想,只是她们小女儿的心事,她们不说,我实在是无法照顾周全。容容从未招惹苏公子,若是苏公子对容容有什么想法,哪也跟容容没关系啊,我瞧呀,必是寒辰心思太细,自己想多了。”

    秋修甫冷哼一声:“我公务缠身,又正值朝中多事,我烦得很,没心思管你们这些娘娘门门的事情,这家里后院你若管不好,就让贤吧。”

    语毕,拂袖离开。

    蜂儿悄悄退出,长叹一声,还真让小姐给说中了,大人果然没心思管她的事情。

    刚想到此处,却见秋修甫去而复返,问道:“没人陪着小姐回乡下吗?”难得眼里竟带了几分温情。

    蜂儿忙答:“回大人,小姐坚持独行,说她花钱请镖局的人送回乡下,安全得很,小姐说,她到了后会捎信回来报平安的。”

    “她倒是想得周到,还知道找镖局护送。”秋修甫这才放心离开,心下倒是对秋寒辰突生的胆量和果决诧异不已。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