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十一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孜慕坐回龙椅,看了看萧离染,见他点头,便道:“秋小……秋寒辰,朕来问你,太上皇率人围剿柳霍时,你可在场?”

    寒辰先看一眼萧离染,得到他允许示意后,恭敬道:“回皇上,臣女一直在太上皇身边。”

    “柳霍是谁杀的?”

    寒辰再看向萧离染。

    萧离染道:“秋寒辰,你实话实说即可,将当日形详细说给众臣听,让他们见识一下,朕挑妻的眼光,瞧瞧朕的女人是否是心系社稷,为朕分忧的巾帼英雄!”

    寒辰汗颜无比啊,嘴角微抽,瞪了萧离染一眼,他不觉得脸红么?什么心系社稷,为他分忧,她杀柳霍只是为报私仇……而已,哪有那么高尚?

    萧离染淡淡地道:“寒辰,说罢。”

    寒辰回头看看那帮跪在地上的大臣们,突然被圣母玛丽亚的光环照进心间,起善心来:“要讲清楚事挺需要时间的,让众位大人们这么跪着听,臣女于心不忍,不知能不能向两位陛下求个人,让他们站起来听?”

    好吧,她不是被圣母玛丽亚的光芒照进心间,只是想向这些大臣们卖个人,以后让他们少给自己添堵。

    萧离染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赞许地看她一眼,挥挥手指:“既然朕的太后为你们求,你们就都起来吧。”

    已经跪得腿都麻了的大臣们如如获大赦,对寒辰确实是颇为感激。禅位后的太上皇平素是极少上朝的,每次上朝,就是有大事生,最近他却时常上朝,而且每次都会有大臣遭殃,或贬或免,甚至丢掉身家性命的也有。以致于他们一见太上皇上朝无不心惊胆颤,如履薄冰。

    现下瞧太上皇的神态,应该是因为秋寒辰的到来,心好了许多,嘴角甚至隐约带了一抹笑意,应该不会再追究其他人的罪责了吧?

    寒辰笑了一下,开始向皇上和众臣叙述萧离染是如何将柳霍的两万人马调出靖地,如何用柳霍斗智使诈,自己如何重伤柳霍,原本想拷问他时,却被两名玄衣女子杀人灭口,详细说了一遍,却略去了他们潜进靖南王府杀了子玄的淳亲王一事。

    萧离染笑着看她一眼,他爱的这个女子,不但沉着冷静,杀人利落,而且心思缜密,在大是大非面前,不用他特意嘱咐,就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其实他们杀了淳亲王一事不是不能说,而是怕此事传到子玄,反被子玄帝拿来做文章。他倒是不怕子玄帝做什么文章,就是会令自己的计划有些麻烦而已。

    等她说完,萧离染锐目扫过众臣道:“先前给你们看的证据,也是朕的太后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下来的,为了保护这些证据,她母亲死于柳霍胞妹柳茹之手,她也险些遭了柳茹悠姑侄的毒手,柳嫣容以为她断气,将她抛至野外,幸而老天庇佑,她才活了过来,却被秋侍郎私下除了户籍,扫地出门……”

    说着凌厉眸光停在秋修甫身上,冷笑:“秋修甫,你自以为聪明,以为只要除了她的户籍,将她扫地出门,便不会连累秋家,只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寒辰用生命保住了这些证据,并亲手除掉叛贼柳霍,功在社稷,却与秋家无关。”

    群臣哗然,原来秋修甫竟私下除了秋寒辰的户籍?!秋寒辰的所有功劳和崇高无上的地位,秋家岂不是完全沾不上任何光了?群臣颇为同地望向秋修甫,女儿眼见已是板上钉钉的太后娘娘,却竟跟秋家无关?!怎么世上竟有这般傻的父亲?

    秋修甫脸色灰白,羞愧后悔自不必,“臣……臣……”他一直不待见这个女儿,更受不了她越来越凶悍忤逆的性子,一直担心被寒辰连累灭了九族,一直担心辛氏留下的那些证据会给秋家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他宁愿随便找个人家把她嫁了,也不愿她站在太上皇身边……哪知道有朝一日,事竟急剧反转,他最不待见的女儿,不但未闯下弥天大祸,反而成了太上皇亲口承认的太后娘娘,更为铲除叛贼柳霍立下汗马功劳!

    而这些完全根他无关,他和秋家甚至很难脱掉与叛臣的关系,若太上皇有心难,秋家就算不被祸连,也能治一个包庇之罪。

    萧离染继续道:“你们秋家与叛贼柳霍是姻亲,难脱包庇之嫌!”

    秋修甫“扑通”跪下,吓得颤抖不已,连连解释:“陛下恕罪,臣完全不知道柳霍通敌叛国……臣若是知道女儿是为国效贵,就算她再荒唐百倍,也不敢将她扫地出门,臣当时完全是被她气疯了,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等蠢事。”

    萧离染冷冷哼了一声:“好啦,你为何将她扫地出门,朕不关心,朕只知道,你丢掉了一个光耀门楣的宝贝!”侧头对萧孜慕道:“孜慕,宣旨吧。”

    萧孜慕点头,然后对秋修甫道:“秋爱卿,皇叔的意思,虽然你有包庇之嫌,但是,念在你是秋寒辰生父的份上,就当你是不知,不知者不罪,就免了秋家的祸连之罪。”

    秋修甫伏地叩头,哽咽痛哭:“谢两位陛下隆恩!臣谢两位陛下隆恩!”

    萧孜慕接着道:“秋寒辰向朝廷呈报柳霍叛国通敌证据,斩杀逆罪柳霍,更保护靖地秘而不报的新铁矿,功在社稷,是世所罕见的巾帼英雄,论功行赏,特敕封为镇国郡主,并赏黄金千两。”

    寒辰惊得目瞪口呆,镇国郡主?她竟被封为镇国郡主?哈哈哈,简直疯了
当军婚遭遇爱情无弹窗
,人人不齿的悍女竟被封为郡主?!这真是太……太扬眉吐气了!

    萧孜慕笑问众臣:“各位臣工可有异议?”

    众臣齐声答道:“镇国郡主功在社稷,臣等没有异议。”今时今日的秋寒辰有功在身,有这资格行赏,又有太上皇撑腰,谁敢有异议,那是跟自己的仕途过不去!

    寒辰看向萧离染,只见他微笑看着她,深邃如幽黑的凤眸里皆是欢喜宠溺,朝她点点头道:“寒辰,从今以后,你不再是人人鄙视的秋家弃女,而是堂堂正正镇国郡主。还不快谢恩?”

    寒辰一脸欢喜地朝萧孜慕跪拜:“臣女谢两位陛下盛恩!”

    萧孜慕忙笑道:“郡主平身。”

    悄悄回头望向秋修甫,只见他趔趄了一下,面如死灰,满眼悔恨失落地盯着她。

    寒辰心下冷笑,他是在懊恼沾不到自己现下的风光地位吗,哼,自作孽不可活!没想到她秋寒辰也有咸鱼翻身的时候,而这些跟秋家跟秋修甫无关!

    众臣此时也齐齐看向秋修甫,有同者,也有幸灾乐祸者。这十几年来,秋修甫娶了位郡主平妻,有靖南王府为靠山,他官阶也由从三品升至从二品,当真是平步青云风光无尽。却没想到郡主平妻送了他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让他的平步青云成了个大笑话,如今女儿得势,却完全与他无关!可怜复可悲!

    萧离染神色冷肃,语气颇冷:“子玄帝请瑞王亲为朕送来一位和亲的子平公主,可惜这位公主红颜命薄,一路病弱,来至天楚帝京后,仍日日缠绵病榻,终因病入膏肓,群医无力回天而亡。”

    寒辰傻眼,子平公主不就活生生的住在皇宫里,眼下正站在紫金殿外候着呢,这也太睁眼说瞎话了,竟就说子平公主死了?那适才在殿外跟她说话的子平公主是鬼吗?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子玄如此盛,咱们天楚若不回礼,就不近人了。所以朕与皇上商量数日后决定,从众王公大臣的女儿中遴选一人封为公主,担负起两国睦邻友好的重任。”

    群臣窃窃私语起来,皇上和太上皇要遴选公主和亲?自家女儿若被选中,从此便背乡离井,生死不知,这、这可如何是好?!

    萧离染淡淡笑着,目光落在亲娘舅安雪海身上。

    安雪海立即上前一步,躬身一揖,“启奏陛下,臣有一义女容貌秀美,端庄识大体,可胜任和亲公主一职,愿往子玄和亲。”

    群臣闻面面相觑,他们从没听说安雪海还有个义女,不禁一齐看向安雪海,这种事躲之唯恐不及,他竟自告奋勇献女儿的?安雪海疯了吧?

    寒辰惊讶看向萧离染,安雪海不是只有一儿一女么,儿子封为将军,镇守边关,女儿安毓秀封为郡主,什么时候还有个义女的?却见萧离染眼底泄出一丝狐狸般的笑意,她不禁一呆,顺着他的目光落在殿外……不会这么巧吧?

    “舅舅愿让你的义女担此重任?”萧离染淡笑着问。

    寒辰低头,他们舅甥二人真是演得一手好双簧,佩服!

    安雪海道:“为国分忧,匹夫有责,我这义女深明大义,必定不会拒绝。”

    群臣震惊,安雪海一定是疯了!明知这种和亲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他还是执意如此,是对义女有仇吧?念及此处,这些老奸巨滑的臣子们反而无不同那个未曾谋面的可怜女子。

    萧离染微露喜色:“噢?竟有这等深明大义的女子,快宣她进来。”

    安雪海转身向紫金殿门口走了几步,对殿外道:“子钗进来叩见皇上和太上皇。”

    寒辰回头望去,只见一抹熟悉倩影走进紫金殿,不是子平公主是谁?子平公主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殿阶下,盈盈跪拜:“臣女安子钗叩见两位陛下,恭祝两位陛下千秋万岁。”

    寒辰忍不住低笑,暗呼一声,太上皇果然是太上皇,如此奸诈,令人无语!真真切切地将子玄反将了一军!

    群臣瞧见子平公主无不惊讶,交头接耳地低语议论。

    “刚刚太上皇才宣布子平公主已逝,这位是谁?我怎以瞧着就是子平公主本人呢?”

    “我看着也像是子平公主……”

    “嘘,别说了,陛下既然说子平公主死了,那就是死了。”

    “对对对,还是汪大人说得对,子平公主自然是因病而逝,眼前这位就是安大人的义女安子钗。”

    “是是是……”

    萧离染看向萧孜慕,萧孜慕微笑点头,打量着殿阶下的女子,“安小姐,可愿为朝廷分忧,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嫁入子玄,以修两国之好?”

    寒辰和群臣目光一齐看向子平公主,只见她盈盈轻笑:“臣女在天楚无父无母宛若无根浮萍,幸得安大人收臣女为义女,才不致流落街头为乞,对臣女而,若能报答义父,为义父和陛下分忧,为子玄和天楚友好做些贡献,也算不枉此生。臣女愿意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嫁入子玄。”

    说着斜睨寒辰一眼,朝她眨眨秀目。

    寒辰心下暗暗喝一声彩,子玄随便封了一个公主,便送到天楚和亲,萧离染因为有了她这个未婚妻,对这和亲公主收又收不得,杀又杀不得,着实将了萧离染一军,无论他收不收,子玄帝挑衅他的目的都达到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