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奸诈-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十二章 奸诈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他倒好,把子平公主留在宫中养病,病刚养好,就宣布这位和亲公主重病而亡,再把人家的公主以天楚子民的身份送回子玄和亲……她真想看看子玄帝在见到天楚的和亲公主时,那脸会不会五彩斑澜起来?

    萧孜慕哈哈大笑着:“好,不亏是安国公的女儿,只这份赤胆忠心便堪称巾帼英雄不让须眉。”

    “多谢皇上夸奖,只是臣女算不上赤胆忠心,这些都是臣女应该做的。”

    萧孜慕继续大笑,目光扫过殿下众臣,道:“你们瞧瞧安国公教养的好女儿,再瞧瞧你们!每当朝廷需要用着你们时,便个个成了缩头乌龟!哼,朕如今对那些一心攀富贵,却无半分为朕为朝廷分忧的女子,既使是天仙下凡,朕也绝不会纳进宫里看了堵心!所以你们自己掂量一下,若是自己的女儿没有一分为国为朕分忧的心思,就自己拿回美人图去,免得到时伤了君臣的和气。”

    殿下群臣再度面面相觑,怎么皇上也要学太上皇的样子,不广充后宫么?

    萧离染看了萧孜慕一眼,失笑,他倒是见缝插针,竟趁机为自己打算起来。

    寒辰目光定在萧孜慕身上好一会儿,移到萧离染身上,只见他甚是得意地斜椅着金椅,那神态就好像在说,看我大天楚的两代皇帝,红果果地在争取自己的婚姻自己作主的权力,这是多么的牛叉无敌啊!

    她撇嘴翻个白眼,心下暗暗道,看我们大天楚的两代皇帝是多么的傻冒卖萌啊,惹天下男人眼红的无尽艳福傻到千方百计不要享,真是红果果的大傻冒啊!

    紫金殿一片静默。

    好一会儿,萧离染笑道:“孜慕的选妃大典还有些时日,你不要着急,也给众臣们一点斟酌的时间。还是先把与子玄和亲的事解决了吧。”

    萧孜慕笑着道:“皇叔说的是。”然后看一眼殿下的子平公主,道:“安子钗。”

    “臣女在。”

    “现特封你为安阳公主,两日后动身前往子玄,与子玄琰亲王嫡世子。”

    寒辰莫名其妙的看看萧孜慕,再看看子平公主……呃,现在应该叫安子钗了。和亲不是都跟一国之君或掌一国重政的王爷之类的和吗?怎么跟世子和起亲来了,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吧?

    哪知却见安子钗竟激动伏地磕了个货真价实的响头,连声音都是轻颤的:“谢皇上恩典,谢太上皇恩典。”

    “安阳公主平身吧,朕才要谢谢公主为我天楚大义舍身的勇气。虽然子玄先前送来和亲的公主送得有些随便无礼,咱们却不能与之同样见识,绝不能亏待了咱们天楚的和亲的功臣,定要按礼节将安阳公主隆重送到天楚,以示我朝的重视,令安阳公主不致于在子玄受到怠慢。”萧孜慕转目瞧向苏瑾羽之父苏鸿英:“着苏鸿英、郑威将军为使者护送安阳公主至天楚和亲,两日后动身。”

    苏鸿英和郑威将军立即跪下领命谢恩,郑威将军还好,也算是职责所在。苏鸿英心里却那个憋屈啊,什么和亲啊,明明是太上皇使诡计把和亲的公主换个身份打包送还给子玄,有意给子玄帝难堪,却把这种苦差事丢给他,让他去当这个恶人!

    不用想也知道,太上皇必是因苏家过去慢怠秋寒辰,故意为秋寒辰这个未来太皇出气呢。所以苏鸿英明知可以以皇上选妃将近,还要筹备太上皇婚礼两件大事推托不去,却也不敢说半个字,只能硬生生憋屈着谢主隆恩!

    这叫什么,这叫风水轮流转!谁都没想到自己儿子都不要的秋寒辰会被太上皇视若珍宝!而自己一心想要结交的靖南王反而因通敌叛国之名被太皇授意秋寒辰杀死!他若不咽下这杯苦酒,以后更不会有好日子过!

    安子钗抬头,站在旁边的寒辰清楚的看见她眼里的晶莹泪花,这是重获新生的喜极而泣,还是什么?寒辰呆了呆,突然想起,子平公主似乎说过她的心上人……应该就是位世子吧。

    寒辰惊讶无比地看向萧离染,若真是这样,那真是既恶心了子玄帝又成全了安子钗,派人护送而去,子玄帝和柳盈若再怎么恨安子钗,也不得不把这只卡在嗓子眼的苍蝇吞下!除非他想立即与天楚翻脸,否则绝不会杀了安子钗。

    高,真是高!萧离染怎么能想出这么损的招儿来回击那个子玄帝呢,真是想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萧离染朝她微微一笑,从椅上起身,道:“好啦,孜慕,和亲之事就这么定下了。朕有些乏了,就不打扰你听政办正事,先回去了。寒辰,上来,跟朕回去。”

    寒辰装作没听见,朝萧孜慕笑着一揖:“皇上,臣女先先退下了。”语毕,转身就往殿外走去。

    身后传来萧离染平淡却带抹阴恻恻的声音:“寒辰,过来!”

    寒辰刚迈出的脚停在半空中,环视四周,只见群臣皆低头侧目悄悄看着她,她若当着群臣的面违逆太上皇是不是自己作死?可是她若跟着上殿,日后又要被众臣非议吧。

    萧离染的声音再从后面传来:“寒辰,不要让朕说第三遍!”

    寒辰讪笑一声,赶紧转身,快步追到他身边,小声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萧离染几不可闻地轻哼一声,就那么当着皇上和众臣的面,极为自然地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走了。”

  
恶男的情丝(恶男劣传之一)小说5200
寒辰不敢看向殿下群臣的神态,却听到殿下无数的抽气声。她脸强作镇定,昂挺胸的被萧离染牵着离开。笑话,她是谁,如今她也是郡主好吧,镇国郡主!这点小阵仗怕什么!

    两人牵手走出紫金殿,此时天色已亮,萧离染侧头看她,微微一笑:“镇国郡主,朕的赏封,你可满意?”

    寒辰盈盈轻笑,抬头对上他宠溺的眸光,于是点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以为你让我杀柳霍,只是想让我亲手报仇,原来早就算计好了,让我有功傍身,你便可以正大光明的给我封个功名在身,既提高了我的地位,更可以掩住那些骂我悍妇泼女的那些人的嘴,是吗?”

    萧离染牵着她的手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着,直到远离紫金殿,才停下,转目凝她:“寒辰,朕阻止不了那些流蜚语,却可以让你站在别人不敢妄自非议你的地位上。想封你为郡主是朕早有的想法,可是一直未寻到合适机会,既然你有本事杀了柳霍,就借此功给你封了功名,有了功名有身,谁还敢对你胡乱语?性凶悍如何?正因为凶悍才能为朝廷立功,这是堵住那些嘴碎之人的最好方式。等咱们大婚后,天下人只会将你奉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太后娘娘!”

    寒辰心下甚是感动,一个男人若能这般设身处地的为一个女人着想,连她彪悍的名声都要想方设法维护,她有什么不满足的,便是在现代也很少能遇到这种男人吧?感动了一会儿,却突然噗哧笑出声:“萧离染,你有没有想过,天楚的太后娘娘不但没有母仪天下的气度,反而凶悍无比,会带坏天楚的民风?说不定从此以后,全天楚的女子都会因我变得彪悍起来,失了温柔贤淑的美德。”

    萧离染愣了一下,失笑:“朕倒没想过这个问题,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可那又怎样,若我天楚的女子真能个个像她们的太后一样凶悍利落,聪敏冷静,我天楚国力岂不是更加强盛?”

    寒辰怔怔注视他好一会儿,长叹一声:“萧离染,在这个……时代,没想到你竟能这样想……嗯,其实你原就是不同的,否则也不会当了不到一年的皇帝就将皇位拱手送给别人了。”一个在愚昧古代生长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出生于皇室,掌握苍生的太上皇,竟有近似于现代的平等思想,当真是罕见至极!

    萧离染眸光在她身上停驻片刻,唇角轻轻勾起:“朕是太上皇,自然是不同的。”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天楚民风会因你这小小女子就变得彪悍起来,世俗民风历经上千年形成,不会因为你是太后,就会跟着改变,否则,朕也不会为自己的婚事,软硬兼使,费尽心思。当皇帝看着位高权重,个中滋味外人谁能体会得到?”

    寒辰闻,小手反握住他的大手,道:“萧离染,我能体会得到,我知道的东西远超过你能想像的。我知道皇上虽然号称天子,手握天下,可是有些事会受到朝臣的逼迫,我知道想不成为被历史唾骂的昏庸皇帝,就得没日没夜的看奏折,我还知道……”她笑了笑,忽然不想继续此话题,便转了话锋:“我还知道啊,你们当皇帝的,其实也没那么有艳福,一个男人要应付后宫三千人,说好听点是艳福,说难听点就是你们当皇帝的被后宫三千个女人不停轮(子)奸了!”

    萧离染顿时石化,被三千个女人那什么奸……皇帝被奸,那什么奸……石化的脸孔“格”的一声裂开,然后随风凌乱!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觉得自己这一口上好的牙齿似乎被自己咬碎了,这女人!

    寒辰一见他脸色沉得**,立即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们那里的人都这么说。”跟着压低声音,小声道:“嘿嘿,其实都是男人们说的,说白了,他们说是羡慕皇帝的艳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反正你也没被轮子奸过。”

    萧离染那张上等的面皮是僵了一遍再僵一遍,天下能说出这种话,敢当着他的面说出这种话的女人只有她,秋寒辰!一国之主,竟被说成是被后宫妃妾轮(子)奸,这若传出去,不说他面子里子全无,就说其他三国的国主只怕都要立即扑过来杀她灭口了!不过仔细想想……呃,她说得貌似也有些道理……

    念及此处,他激伶伶打个寒噤,他怎么总是能瞬间就接受她那些惊世骇俗的说法和做法……自己真是越来越受她影响,变得……有悖于世俗起来。

    寒辰看着他的脸色僵完再僵,僵完再僵,似乎在怒力摆脱不停僵硬的外壳,于是再强调一遍:“这话真不是我说的,是别人说的,不过,嘿嘿,挺形象的。”

    萧离染:“……”凤眸睥睨着她:“你们那里的人想法确实与我们这里的人不同。”他有意无意的强调了一下“你们”和“我们”两个词,然后凤眸一瞬不眨地注视她。

    这下换寒辰僵住,貌似她得意忘形了,说漏了,而且漏得不轻。就算他再怎么与众不同,也绝接受不了她是从千年后穿过来的这个事实。这就像白蛇传里的许仙似的,就算再爱白素贞,当真的看到白素贞的真身时,不还是毅然决然的转身投靠了法海么?人性这个东西很不靠不住的,就算再怎么大的承受能力,她也绝不敢保证,这个男人会轻易接受,而不是一掌拍死她这异端,所以有时候让他半糊涂半明白,让他自己慢慢猜,对他和她才是最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