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西施来了-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十四章 西施来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离染淡淡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路?你放心,你的路很顺,只是隐涛还没开窍。 朕的路也不坎坷,只要寒辰肯一步步走近朕,不相关的人对朕来说不是坎坷。”

    安毓秀嗤之以鼻:“还不坎坷,都要被自己兄弟挖墙角了还说不坎坷。”

    萧离染睨她一眼:“朕的墙角岂是那么好挖的?”微微一顿,又道:“孟芸芸最近与瑞王爷怎么样了。”

    安毓秀烦恼地用手指绕着头:“太上皇表哥,我觉得有些后悔了。”

    “后悔了?后悔什么?”萧离染微讶看她。

    “我觉得孟芸芸大概是真的喜欢上瑞王爷了,但是瑞王爷当真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你说我是不是害了她?”

    萧离染心不在焉地道:“若喜欢了瑞王爷就是害了她,那也不是你害了她,而是她自己害了她。你只是付她报酬,让她去缠着老五,并未让她去喜欢老五,若是她真喜欢了,那也是她自己的事,跟你有何关系?”

    “话是这么说,可是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安毓秀愧疚地叹气。

    萧离染瞥她一眼,不再搭话,凤眸紧紧盯着颐清宫的大门,脸色再度冷肃下来,捏着茶杯的大手不经意地暴出青筋。

    安毓秀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颐清宫的大门年,轻叹:“姐姐虽然名声不怎么好,但懂她的人也不是只有表哥一个人。太上皇表哥,只怕成婚以后,你也得好好防着那些想挖墙角的人。”

    萧离染再瞥她一眼,几不可闻地轻哼一声,顺手拿起桌上的书,心不在焉地看着。

    “唉呀,太上皇表哥,你看你虽然拿着书,心思却完全没在书上,如果心里不痛快就出去把寒辰姐姐拉回来,往怀里一搂,对瑞王爷说,她是我的女人,你别惦记!”安毓秀一副恨不能她代他出去抓人的模样。

    萧离染抬头看她,冷冷地道:“你觉得寒辰是吃这一套的人,还是老五是吃这一套的人?寒辰这种人,逼她一下后,就要给她些时候慢慢消化,不能逼得太紧。她本是只雏鹰,却被朕生生折断了双翼,留在宫中,若再在不给她些自由,她会翻脸……松驰有度才能留下她。”

    安毓秀怔怔望着自家表哥,叹口气不再出馊出主意了,摇头道:“之一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萧离染冷瞥她一眼道:“你懂什么是?!”

    安毓秀不服气地道:“我就是懂……”

    话音未落,便见寒辰迈进颐清宫大门。她赶紧起身迎出去,挽着寒辰的胳膊撒娇:“寒辰姐姐,我求你个事,行不行?”

    寒辰先抬头看一眼坐在仪德殿正厅的萧离染,见他正在看书,脸色却微沉着,随口嘟噜道:“这天寒地冻的天,却敞着大殿门看书,也不怕染了风寒。”

    萧离染内功多深啊,岂能听不到她的喃喃自语,当即惊喜地抬起头来,郁积胸内的不快瞬即消失,朝她吟吟轻笑。

    安毓秀受不了了,自家表哥这也太没出息了,明明肚子里盛满里白醋,却偏偏人家不经意的一句话,他就没出息的投降了,安逸了。她赶紧晃晃寒辰的胳膊道:“寒辰姐姐,快答应我嘛。”

    寒辰一向受不了安毓秀的热,无奈地道:“你说你说,我答应便是。”

    安毓秀笑道:“我就知道姐姐会答应我。嘿嘿,姐姐,孟芸芸素来与我交好,她现在对瑞王爷是死心塌地的爱着,醋劲也大,可是我瞧着瑞王爷挺喜欢与姐姐亲近的,我怕孟芸芸那个傻丫头知道了会醋意大作,难过得想不开。”

    寒辰惊诧地望向萧离染,却见他抿唇轻笑,不由得暗叹,他家的表妹还真是比亲妹妹都亲,瑞亲王只不过来找她闲聊几句,安毓秀立即就联想这么多,先是去警告瑞亲王一番,然后借孟芸芸拐弯抹角的暗示她远离瑞亲王,真是太上皇他亲妹啊,绝的对亲妹!

    “毓秀,你真是为孟芸芸着想吗?那我可管不了这么多,我没那么多善心,不可能为了个外人就连见瑞王爷的自由都没了。”

    安毓秀听了她的话,怔了一下,然后格格娇笑:“姐姐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嘛?我家的太上皇表哥已经过得很苦了,你可不能再让他吃苦了,对他好点嘛。”

    寒辰直接恶寒……她家的太上皇表哥很苦?!好吧,很苦!如果她敢跑到大街上嚷这么一句,绝对收到一身的臭鸡蛋,一个手握天下的太上皇会很苦?!

    望向萧离染,见他对安毓秀的话波澜不惊,眼底甚至还有抹深深的赞同。她不自禁笑了,其实萧离染的过去确实过得很苦,安毓秀并没说错。

    “姐姐,你答应我了,是吧?”没有得到答覆的安毓秀追问着。

    寒辰看一眼萧离染,痛快地答应:“好,我答应你,为了你的闺中手帕交的伟大爱,我会与瑞王爷保持距离。我声明,我是不会去找他的,但是若他来找我,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面上,我也不能拒他于千里之外吧。”

    她这一句“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面上”立时取悦了萧离染和安毓秀,要知道,寒辰与皇家诸人联在一起唯一的线就是萧离染,她却自认是萧珩澈是亲戚,那岂不是就是以萧离染的妻子自居了吗?只有她是萧离染的妻子,萧珩澈才称得上是她的亲戚。

    萧离染抿唇轻笑,在她眼里,萧珩澈只是不得不应付的亲戚么?

    安毓秀使劲点头道:“是是是,姐姐说得是,亲戚嘛,不好不给面子,我懂的。姐姐只要与他保持距离,孟芸芸不会胡搅蛮缠的。姐姐,我先去找隐涛,等会再回来找你。”

    寒辰笑着点头,转身
凤得天下txt下载
望着她离开,才走进仪德殿,随手把殿门关上,拿起火钳夹了几块银炭加进火盆里,拨弄几下,让火炭烧得更旺。放下火钳,转身,见萧离染凤目正一瞬不眨地凝视着她。

    寒辰走到他对面坐下,道:“安毓秀真是处处替你打算,若非她系隐涛,我都以为你表妹这一颗芳心是系在你身上了。”

    萧离染斜睨她一眼,不语。

    寒辰奇怪地看他:“萧离染,你怎么不说话?”

    “你想让我说什么?”萧离染放下手里的书,脊背微微挺直,斯条慢理的问。

    寒辰道:“你心里不是很不爽吗?”

    萧离染淡淡地道:“谁说我不爽?寒辰,你都把他当亲戚了,我还有什么担心的?”

    寒辰闻轻笑着,“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但太上皇肚子里能撑江山,自然不会把那些有的没的放在心上,是吧?”

    萧离染轻哼一声,不说话。

    寒辰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虚,又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便转开话题道:“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你会如此处理子平公主的和亲,那个和亲的世子应该是不是子平公主的心上人?”

    萧离染点头,“自古以来,和亲对象往往只选皇上或王爷,与世子和亲极少……至少朕还没听说过,也幸亏她那心上人还是位世子,至少其父是位王爷。与其和亲勉强说得过去。不然,就算我有心成全她也做不到。也是她运气,心上人正好是琰亲王的世子,否则,她就只能再伤心一次了。”

    寒辰闻不解地看他。

    萧离染解释道:“琰亲王在子玄势力不小,曾在莫闻轩登基时反对过他,与莫闻轩面和心不和,儿子的意中人毫无征兆地被封了个公主随便送到异国和亲,不仅儿子伤心,琰亲王也大失颜面,明眼人都看得出莫闻轩是在警告琰亲王,子玄是他说了算。如今朕只是送个顺水人,何乐而不为?琰亲王父子自然会承朕的……对扳倒莫闻轩百利而无一害。”

    寒辰一惊:“扳倒莫闻轩?萧离染,你要扳倒莫闻轩?”

    萧离染轻描淡写地道:“第一,他勾结柳霍意欲偷抢我天楚富含铁矿的靖地,只要他还是子玄的皇帝,就如在靖地旁边放了只老虎,朕永不安心。天楚和子玄也永无交好之日。第二,他屡次派人暗杀于你,朕岂能容他逍遥,自然要扳倒他。”

    寒辰暗暗撇嘴,有些不信,虽然萧离染是霸气侧漏,但莫闻轩毕竟是一国之主,可不是天楚的什么王孙臣子,岂是那么容易能扳倒的?

    萧离染斜睨她一眼,知她不信,却也不细细向她解释,只是笑了笑,道:“除了对你,你可见我做过无把握之事?你不必担心,朕只是借刀而已,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朕直接动手不方便,就由着他们自己乱,朕只需隔岸观火。”

    寒辰垂目想了想,好像他确实没做过什么没把握的事,虽不能说他是求仁得仁,至少经过他的谋略算计,细细筹划,自己想要的都得到了,包括她。抬眼看他一眼,他如此胸有成竹,原来早就计划好了吗?隔岸观火……只是那火是从何而起?

    念及此处,不禁感叹,她以为他这太上皇必是每日闲得无聊,只能靠看书来打时间,哪知,他的脑子一刻不停地在筹谋算计!

    有这种太上皇罩着,既是萧孜慕的幸事,也是他的不幸,幸的是,萧孜慕只要安心坐他的龙椅,一切都有萧离染在背后撑着,不幸的是,有萧离染在,萧孜慕这一生想来也不会有太大作为,只能做中规中矩的皇帝。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坐在大树下乘凉,不是天下人的梦想吗?一个原本无权无势的世子突然一步登天,当了皇帝,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吧?

    “寒辰,过来,陪朕说会话。”萧离染坐到窗旁的软榻上,伸手拍拍旁边的空位。

    寒辰微一犹豫,便大方走到他身旁坐下,微笑道:“你今日很无聊么?”

    萧离染转头,一瞬不眨地凝着她道:“不是无聊,而是心中不安。寒辰,朕的不安不是来自五弟,而是来自你。”

    “来自我?”寒辰皱眉,“为什么这么说?自从我答应跟你试试,一直在努力走向你,为什么不安?”

    萧离染轻叹一声,目光移开,落在不远处的火盆里,沉吟片刻,道:“你我之间就像隔着一座长久桥,朕早已走到桥头等你,你却一直在桥中间徘徊,朕等得心急,你却不紧不慢。”

    寒辰微一沉默,抬头笑道:“萧离染,你不是很有耐心么,才等了数月而已,就等不及,这不像你的性格。”

    萧离染嗤地轻笑出声,再叹一声:“是啊,这真不像我的性格,才数月而已,从前可以耐心的隐忍十余年,如今数月都忍受不了,寒辰,我就是忍受不了,你快点过桥吧。”

    寒辰低笑一声,认真答道:“快了快了……”

    萧离染只当她是在敷衍自己,并未觉得愉悦。

    她犹豫了一会儿道:“萧离染,瑞王爷晌午时与我相约在一品仙……”

    萧离染抬眸看她,不语。

    “那个……你要不要……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赴约?”

    萧离染惊喜望着她,好一会儿才道:“你……让我跟你一起去赴约?”

    寒辰讷讷道:“你不是不安心么?虽然我走得慢了点,但我一直在走啊。”

    萧离染嘴角缓缓绽出一抹笑意,很淡却很腻人,宛若春回大地般,暖暖地却柔柔的。寒辰眸光定在他那抹笑容上,心脏砰砰急跳两下,恍惚间,脑里只有一个声音,西施,西施……皇天后土,西施竟然不打招呼就来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