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误解-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十五章 误解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俏脸渐渐火热起来,心跳不但未平复,反而越跳越快起来……忽然,她霍地站起来,抚胸长吁一口气,喃喃道:“既然西施来了,你就不必一起去赴约了。|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说完,木木地转身,然后宛若游魂般飘出仪德殿。

    只留下莫名其妙,没回过神来的萧离染,那抹暖暖的笑意僵在嘴边。西施来了?他怔愣片刻,嘴角再度扬起,西施啊,人眼里的西施么。

    回到自己房间的寒辰冲到铜盆旁,掬起盆里里带些冰冷的凉水往脸上拍去,冷水的刺激下,脸上的潮热渐渐退散,心跳也渐渐平复下来,她顺手拿了盆架上的干净毛巾轻轻拭去脸上的水,呆愣着,她一直以为她真如萧离染所说的,还在桥中间徘徊着,却没想到,见到西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心里有几分喜悦,有几分向往,更有几分不安,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真的很陌生,她甚至是有几分恐惧的,一旦那个尊贵甚于皇帝的男人变成了她心中的西施,那她今后就算随他堕入地狱都不能抽身止损?

    她关着房门躲在床上惶惶难安时,听到修平七的声音在外面道:“姑娘,太上皇请姑娘过去用早膳。”

    寒辰木然转头,对着窗外道:“告诉他,我在补眠,就不过去吃了。”

    “这个……姑娘……”

    “对了,让他自己先吃,不必等我。”

    “姑娘——”

    “好了,我要睡了。”

    寒辰说着低头看看一身的华丽礼服,叹口气,下床找了身利落便装换上,便装虽然素淡,用料却都是极上乘的。因为那次霸气四漏的牡丹衣事件,萧离染都会命尚衣局做好她的衣服后先呈给他过目,他满意了,那些衣服才会放进她的衣柜。

    据修平七说,尚衣局对给她做衣服重视程度堪比太上皇和皇上这两代帝王了。

    她刚换好便装,打算回到床上窝一会儿,好好平静一下突然受到刺激、有点不适应的小心脏,却听到修平七再度敲门,道:“姑娘,太上皇陛下怕姑娘饿着肚子睡觉伤胃,命老奴把早膳给你趁热送过来。”

    寒辰:“……”她又不是瓷娃娃,不需要这般事无巨细的照顾吧。无奈之下,只得起身去开门,接过修平七恭敬递过来的餐盘,转身放在桌上,回身关门时,却见修平七迈进来,并向她走近几步。

    “呃,修公公,你还有事?”

    修平七笑咪咪地道:“太上皇让老奴传个话给姑娘。”

    “传话?”寒辰一呆,他和她早晚膳都在一起吃,有什么话还需要劳旁人传?

    修平七恭敬道:“太上皇说,姑娘眼里突然出现西施,一时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给你时间去接受……”说到这里,修平七抬眼看她一眼,干笑:“太上皇说,那位西施怕你尴尬,就不陪你去赴瑞王爷的约了。”

    寒辰:“……”暗笑,他倒是会自动代入,不过,她却不得不佩服萧离染的过人才智,竟然瞬即明白她话里西施的意思。

    “姑娘,没别的事,老奴就退下了。”修平七退了两步,突然顿足,抬手作势扇了自己嘴巴一上,然后朝寒辰恭敬一礼,道:“瞧老奴这记性,还有这张不懂规矩的嘴,竟忘了姑娘已是镇国郡主了。”

    寒辰抚额,只觉一阵足以酸倒牙的酸风灌进嘴里,贝牙尽数倒掉。“呃……那个修公公还是叫我姑娘吧,我听着顺耳。”

    修平七嘿嘿笑着:“姑娘愿意把老奴当自己人,那敢好,老奴就斗胆也把姑娘当自己人了,以后私下里老奴就称你是姑娘。”

    寒辰点头,轻笑,修平七果然是皇宫里的老人精,倒会就势爬杆。修平七连连施礼,然后退出,轻轻为她关上房门。

    寒辰索性用过早膳,了一会呆,便欲出宫去,却在迈出颐清宫时,突然听到一阵略显急促的压抑轻呼:“我的小祖宗,你别叫……”

    寒辰一愣,是修平七的声音。她循声飞纵过去,俯在另一面的宫墙上望去,只见修平七正紧紧捂着她小舅舅——辛彦君的嘴,对旁边的隐涛低声道:“隐涛,快点了他哑穴,可千万别让寒辰姑娘听到,否则就送不走这小祖宗了。”

    寒辰心下大惊,修平七打算把辛彦君送走?!胸中火气怒升,就欲作,却听隐涛道:“但我们这样做好吗?姑娘会不会就此对主上生了误会?”

    寒辰闻微愣,怒气渐散,隐涛能想到的事,修平七这个宫中的老油子岂能想不到?修平七事事为萧离染打算,不可能逆鳞做出私自送小舅舅走的事,这可是要掉脑袋的。那么就是,萧离染授意他做的!

    寒辰秀眸眯起,双拳微握,男人果然是自私的,他竟把她的家人当成是累赘么?念及此处,顿感心凉如水,飞身落在修平七身前,伸手从隐涛怀里夺过小彦君,厉目冷冷扫过隐涛和修平七,淡淡道:“你们回去告诉萧离染,我不稀罕皇宫,也不稀罕什么镇国公主,让那个狗屁西施去死吧!”

    说完抱着辛彦君疾纵而去。

    隐涛怔愣着没反应过来,修平七急着跺脚叫道:“哎哟,姑娘,你误会了!姑娘——”转头急急推了隐涛一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呀,快去禀报太上皇啊!”

    隐涛这才回神,身形一纵,便没了纵影。

    修平七仍在连连跺脚,“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奸情进行时 准拟佳期全文阅读
唉唉,闯了大祸了,我说姑娘你这性子也太急了点,不问青红皂白就抢人跑掉,我这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啊。”

    寒辰抱着小彦君急纵一阵,出了皇宫,怀里的小彦君怯怯地望着她道:“外甥女,我们去哪里?”

    寒辰阴沉着脸,冷目凝着小彦君道:“去哪儿都好,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可是外甥女,我听那个老公公说,你很快要跟那个太上皇成亲了?你这样一走了之,我觉得不太好……”小彦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一脸担忧地道。

    寒辰:“……”她本就不是蠢笨之人,一时冲动之下,不问青红皂白地抢了人便跑,一阵急奔下,反而冷静了不少,自己确实是冲动了,从目前形来看,萧离染心里至少是有她的,而且他是太上皇啊,全天下都是他的,还在乎多养一个人?岂会把她的家人当累赘?

    她放下小彦君,皱眉瞪他:“你不是一心要把我嫁给你水蛙哥哥吗?怎么一天不见,就改变主意了,你还真是棵墙头草。”

    辛彦君小大人地整整头和衣服,白她一眼道:“水蛙哥哥只能卖豆腐,太上皇才厉害呢,手这么一挥,一棵大树就断了,就像被剑劈开一样。”他边说边用五短四肢比划着,一脸的崇拜:“太上皇一掌拍下去,那么厚的八仙桌立即碎裂了,太厉害了,怪不得当太上皇呢。外甥女,我也要变得和太上皇一样厉害!”

    寒辰傻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萧离染炫耀了一下他的无形剑气和内力,就把小彦君给收服了?就这么简单?唉唉唉,真是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啊!如果现在她再意识不到这其中的误会,那她绝对是蠢毙了!所以她看着小彦君才更傻眼。

    正在她傻眼期间,一条挺拔人影如风般站在她面前,不必抬头,也感觉得出他的怒气。

    寒辰咽一下口水,缓缓抬头,望着眼前脸寒如冰的太上皇,再咽一下口水,“呃……你……”

    萧离染冷凝如刀的眸子横过寒辰,看了小彦君一眼,道:“隐涛,把辛彦君带走。”

    隐涛迎声出现,抱起辛彦君飞纵而去。

    寒辰望着隐涛的身影几个纵落,便消失在宫墙拐角处,收回目光,偷偷瞄了萧离染一眼,然后强作镇定。

    萧离染面上余怒并未消散,如刀般锐利的目光在她脸上纵横交错……寒辰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颊,心下庆幸,还好,脸颊没被他那如刀般吓人的目光划破。

    萧离染不说话,寒辰也不说话。两人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如雕塑般,除了偶尔眨一下眼。

    良久后,寒辰终于忍受不了对方一会儿如刀般锐利,一会如火般烤着她良心的目光,缴械投降,“萧离染,你如果想火就好了,这么憋着,就算你憋不出内伤,我却容易被你连累内伤。”

    萧离染眸里稍为回暖,却仍不语。

    寒辰干咳一声,继续道:“毕竟事关我的亲人,我有知权……所谓关心则乱,我一时没转过弯来而已。”

    萧离染眸里仍泛着冷意,一语不地凝着她,眸底甚至流露出失望。

    寒辰自嘲的笑笑,喃喃道:“果然上赶着不是买卖……”扭头就走。

    刚走出两步,听到后面传来萧离染隐含怒气的声音道:“这就是你的态度?你不过说了两句话,朕没回应你,你便受不了。你可知朕得知你不分青红皂白地抱了辛彦君就离开皇宫时,朕有多心寒吗?寒辰,朕在你的心里的地位是如此微不足道,如此不堪不击,只需小小的一个误解,你就能头也不回地放弃朕,然后走掉!”

    寒辰顿足,背对着他,哑口无。只觉眼前一花,萧离染已经站在她面前,厉目凝着她:“我们这间的信任不过如此吗?!”

    寒辰轻咬下唇角,抬眸回视他,片刻后,道:“萧离染,你只怪我不信任你,你可想过此事你本就做得不妥吗?虽然你是太上皇,但也不能不跟我商议一声,便把小舅舅送走!”

    萧离染闻微愣,目光复杂地看着她,他没想到她敢这般呛他,自从他当了皇上,然后顺势当了太上皇,对他的按排,众人只有谢主隆恩的份,谁敢跟他这般呛声?因为他的按排谋划总是有道理的,便是萧孜慕都得恭恭敬敬地谢他的恩典。他就是天楚的天,按排任何事都不需要向人商议……却忘了寒辰不是以他为天的女子。

    好一会儿后,萧离染咬牙道:“……此事我确实做得不妥,寒辰,我是觉得要锦衣玉食的养大辛彦君容易得很,皇家多他一个人不多,但要他在我们手里养着,因为身份和辈分的关系,我们轻不得重不得,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会很难,又见他对武功感兴趣,所以就打算送他去我师门让我师父传授他武功,替咱们管教他,免得你我管教起来束手束脚反而害了他,我自忖这是对辛彦君最好的按排,只是我忽略了你的意见,对不起。”

    寒辰没想到贵为太上皇的他能亲自向她道谦,颇为惊讶,垂目想了一会儿,却不得不承认萧离染对辛彦君的按排确实是最好的,毕竟自己身为外甥女管教舅舅确实诸多不便,何况外公外婆都不在了,对小舅舅当真是轻不得重不得,一个不小心,就会影响小舅舅的心理健康,让他师父管教并教授武功是最好的。她深吸一口气,缓缓抬头道:“萧离染,你的按排确实是最好的,但是希望你以后再遇上这种事,能尊重我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