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生父的请求-朕的太后好凶猛-
朕的太后好凶猛

第八十六章 生父的请求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萧离染紧紧逼视着她,道:“既然你在意这些,我自然会跟你商议,但是寒辰,你欠我一个解释。|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寒辰目光躲闪了两下,萧离染寸步不让,紧紧逼着她。

    半晌,寒辰轻叹一声,状似不经意地道:“萧离染,先前我偶尔会有种你是洛神的错觉,那也只是觉得你好看而已,但是,今日……那个什么,不是自古有云:人眼里出西施……那什么,你都变成西施了,我对你自然有时会要求更苛刻更完美,偶生误会,自然也就更接受不了……那个什么,我这不是很快就转过弯来了,在这里等你了么?”虽然她并不是在这里等他,但她脑子确实转过弯来,意识到这是个误会。善意的谎什么的,有时候是必要的。

    萧离染听闻她亲口承认人眼里出西施,适才觉得冰寒的心竟然奇迹地没出息的回暖了。安毓秀说得对,他的骨头就是这么轻,不管多寒心多大的火气,只要寒辰随便朝他笑一下,随便跟他说两句话,他立即举手投降,而且是心甘愿,且迫不急待的。无奈地轻叹一声,道:“寒辰,朕这一生算是妥妥贴贴地栽在你手里了。”

    寒辰秀眸极亮,讨好地走到他身旁,双手抱住他一只手臂,笑吟吟地道:“栽在自家人手里又不丢人,栽了就栽了呗。”

    萧离染失笑,她倒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萧离染,小舅舅……你打算今日就送走么?”

    萧离染侧头看她:“他已经被送走了。”见寒辰脸色微黯,忙道:“你别急,我说过先前是我做得不妥,我已跟师父说好,他每年会让小彦君回来探亲,我们若有时间,也可以去看他……若你还是不满意,咱们现在就快马加鞭去追他,一两个时辰后,或许能追上。”

    寒辰见他对自己如此小心翼翼,不禁一阵心酸,先前她怪他霸道决定了小舅舅的命运,但是他是太上皇啊,他有霸道的资格,实在没必要这般小心翼翼,几近讨好……若是换成别的女人,是不是这会儿应该在谢主隆恩,而不是像她一样反而怪他不尊重自己,自己如此有恃无恐不过是仗着他喜欢她而已,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也很通俗,可又是如此符合他们之间的相处。

    不错,就是仗着他喜欢她,所以她可以嚣张,可以有恃无恐,若这个太上皇换成别人,自己或许就是诚惶诚恐了。可是话又说回来,若是这太上皇是别的男人,又岂会喜欢她?

    “不必了,就让他安心学艺,希望他能你师父的调教下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萧离染暗暗松了一口气,正欲说话,却见一辆熟悉的马车急奔而来。临近宫门时,车上跳下一人,急匆匆地往宫门冲过来。

    “寒辰,那不是秋侍郎么?”

    寒辰“嗯”地一声,可不是秋修甫么,她双手从萧离染手臂上松开,望向秋修甫,只见他一脸愁容,眼底隐隐带着惊恐不安,心想,这位便宜父亲应该是来找她的吧。

    秋修甫一走近,便扑通跪下,先向萧离染行了君臣之礼,“太上皇陛下,臣想寒辰单独说几句话,求陛下成全。”

    萧离染目光转向寒辰,“你的意思呢?”

    寒辰看了看秋修甫,见他一脸的乞求之色,心下一软,觉得秋修甫如此着急地来找她,应该是事关秋家,或者说是事关秋家那根独苗,于是轻轻点头道:“萧离染,你先回宫吧,我跟他说几句,晌午时,直接去赴瑞王的约,你若愿来同去,就到一品仙找我。”

    萧离染目带警告地扫了她一眼,沉声道:“寒辰,有些事能不能答应,你要仔细斟酌掂量。”

    寒辰挥挥手,笑着让他安心:“西施来了是不会轻易走的,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萧离染锐目略过秋修甫道:“秋侍郎,寒辰已算不是你秋家的人,她却是朕的太后,她若有任何闪失,区区一个秋家是承担不起后果的,朕要灭的可不止是九族。”

    秋修甫目光躲闪着,额上顷刻间渗出细细汗珠,忙不迭地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萧离染哼了一声,“不敢最好。”语毕,拂袖回宫。

    寒辰望着萧离染进了宫门后,才收回目光,对秋修甫冷冷道:“你要说什么?”

    秋修甫上下打量她一番,见她一身绣着暗花的素雅锦袍,便于行动却不失女子的柔媚,做工极为精致上乘,据说,她的衣物都是太上皇亲自过目打理的,从这等细节上可见太上皇对她的用心。自古以为,男人尤其是帝王之家的男人,要宠爱一个女人很容易,锦衣玉食,封妃封后,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像太上皇一样,考虑到寒辰的性格,命人做出这等便于行动的利落长袍才是真的用心。

    他长叹一声道:“寒辰,为父过去押错了宝,对不起你啊。”

    寒辰冷睨着她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就算你把宝押在我身上,我仍旧不会领。如此功利的亲,我宁可不要。”

    秋修甫怔怔望着她,倒并未因她的话而羞愧,“功利?亲不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利用吗?只是我养的两个女儿皆是冷血心
妈!吧
狠之人,从不感激家族和生父之恩,更不肯为家族争取一点利益,却一个急不可待的脱离家族,一个挟持家人谋私利。”

    寒辰不耐烦地道:“你若有事就说事,别说那些没用的,我脱离家族是你们逼迫的,更是你亲自把我踢出秋家的。至于晴文,哼,你心里清楚就最好。”

    秋修甫摇头叹息:“我确实糊涂啊,秋家今日惨剧全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以为你会为秋家带来灾难,却没想到你会一步登天,反而是我寄于厚望的女儿给秋家带来了灾难。”

    寒辰看他,不语。

    “晴文给寒星下了剧毒,每月十八日会给他一颗解药控制毒性,今日便是十八日,她却扣下了解药不给……寒辰,她要你立即按排让太上皇纳了她。否则就让寒星毒身亡……”说到此处,秋修甫扑通朝寒辰跪下,流下一行老泪:“寒辰,为父求你,求你救救寒星,他可是秋家唯一的香火了,不能断啊!”

    寒辰忙向侧一避,避开他那折寿的一跪,冷眼看着他痛苦流涕。“毕竟你对我有生养之恩,我受不起你这一跪,你如果再跪下去,我马上就走。”

    秋修甫闻忙不连迭地自己站起来,毕竟向一个自己素来不待见的女儿下跪,他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他只是为了救自己的亲生儿子,急之下才跪的。

    寒辰见他起来,才哼了一声道:“晴文就在秋家,你是一家之主,命人将她拿下,一顿痛打,不信她不交出解药。”

    秋修甫抬起袍袖抹着眼泪:“你能想到的,我岂会想不到?只是晴文像你一样莫名其妙的突然多了一身武功,护院家丁们根本无法近身……却因此惹怒了她,她就在我眼皮底下,将寒星、将寒星吊起来痛打一顿,她知道打在儿身,痛在父心,才故意当着我的面折磨寒星。若非万不得已,我不会来给你添麻烦的,寒辰,现如今能救寒星的只有你了。”

    寒辰不语,她早就觉得晴文不是普通弱女子,果然身手不凡。她倒不是心疼那个恨不得她死的弟弟,只是没想到晴文手段这般狠毒,她这么做只是想做萧离染的妃妾?她对他的爱真有如此之深?对此,她只能呵呵了……

    秋修甫见她仍不说话,急得又要跪下,却被寒辰冷冷一瞥,吓得立即直起腿来。

    寒辰冷冷道:“原来你的父爱只对寒星才有。”

    秋修甫嗫嚅着道:“他是秋家唯一的男丁,我自然要保他。”

    寒辰冷哼一声道:“秋家唯一的男丁……跟我有什么关系?!”

    秋修甫闻再度落下泪来,满面哀求地道:“寒辰,我求你,看在你也秋姓的份上,救救寒星,救救秋家……我求你了。不管如何,你都是太上皇钦定的正宫娘娘……太上皇身边早晚还会有其他女子,把晴文送给太上皇,你不会有任何损失,却可以拯救秋家和寒星,求你了。”

    寒辰心里厌恶之极,虽然萧离染承诺只与她白偕老,再无别的女子,但生父这么急巴巴的在她还没开始的婚姻中塞进别的女子,她心里自然是不爽之极。但见到这个便宜生身之父又是跪又是求的,心下又生出几分不忍,也懒得再难为他了,反正晴文的事迟早是要解决的,于是索性道:“好了,我试试,你回去让晴文打扮的隆重一点,傍晚,我会派人接她进宫。太上皇虽然脾气不太好,却也不是不知怜香惜玉的,若伺候得好了,自然是求仁得仁。”

    秋修甫闻大喜,朝寒辰深深一揖,感激道:“寒辰,为父谢谢你救秋家于危难。”

    寒辰挥挥手,不耐烦地道:“就这样吧,你回去让晴文打扮得漂亮些,人美才能勾住男人的心。”说完,便急匆匆离开了。

    秋修甫忙不连迭地答应,等她走远,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她这正宫娘娘肯答应,由她亲自为太上皇按排的女子,太上皇岂会拒之门外?食色性也,男人哪能抵住送上门来的美色,何况这美色还是正室送到嘴边的?

    他立即爬上马车,调转车头,急驰回府,向秋晴文报喜,以换取这月的解药。

    寒辰直奔银号办了银票,然后揣着银子在街市上随便逛着,最后在一家玉宝店忍痛甩出三百两买了一只成色极好的玉镯。捧着锦盒出走玉宝行时,她摸摸仍在滴血的小心脏,这花的白花花的银子可是她拼命杀人换来的,结果只换了这么一只不经碰摔的玉镯子,唉,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

    看看天色,差不多已至晌午,便信步往一品仙走去。店小二一见她进来忙迎上来,待问明她是与瑞王爷有约,忙恭敬道:“姑娘请跟我上楼。”

    寒辰一手捏着玉镯盒子,一手提着袍角,跟店小二来到一个雅间。店小二敲了敲门:“瑞王爷,秋姑娘来了。”

    寒辰也不客气,直接推门而入,却见雅间内除了萧珩澈,还有她亲爱滴太上皇未婚夫……她忍不住撇嘴,他果然还是忍不住来宣誓主权来了。

    萧珩澈那双清润眼眸含着异样的绪凝着她。

    萧离染看了萧珩澈一眼,起身走向寒辰,状似无意地挡住萧珩澈的视线,伸手牵住寒辰的的小手,拉着她坐在自己位子旁边。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