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疼痛转移魔法(月初球票)-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第二百二十二章 疼痛转移魔法(月初球票)

    哈利和玛丽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玛丽已经有了怀孕的迹象。不过当时刚好是佩珀斯塔克(托尼的妻子)在船上分娩了。

    说真的,当时的情况玛丽还记得。因为自己当时陪在佩珀的身边,安抚着她。因为当时船上没有接生的妇科大夫,所以自己当时和格温一起陪在了佩珀的身边一起安抚她的情绪。

    后来接生大夫来了,情况总算是好了。不过当时佩珀接生的时候不是刨妇产而是顺产。因为从生孩子的角度来说顺产出生的宝宝身体更好。

    所以为了下一代,托尼和佩珀都决定了顺产生宝宝(也就是珍妮斯塔克)。玛丽还记得当时佩珀那叫一个疼啊,因为她要把孩子生下来要承受相当大得痛苦。

    玛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看到了一个信息,据说生孩子是正常人类所能承受得最大得疼痛,超过这个程度的疼痛就会晕过去。

    她还记得当初自己站在手术室外听着佩珀那声嘶力竭的嚎叫,自己甚至被吓的手指都有发白了。

    所以玛丽多多少少的对生孩子这件事有害怕。哪怕是说她确实很想和哈利一起生一个健康的小宝宝。

    不过在当时她偶然听见了岚和李杰的对话,他们好像也是在谈生孩子的话题。玛丽偶然间好像听到了一些疼痛转移之类的话题。

    其实自从和哈利结婚之后,玛丽就越来越接触到许许多多的隐秘的事情。毕竟两人一起朝夕相处生活,而哈利又不是一个善于欺骗的人。所以哈利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黑暗骑士的身份很快就暴露了。

    虽然说哈利大多数时候都忙于公务,根本没有大把的时间去经营他作为超级英雄黑暗骑士的身份。但是他成为黑暗骑士毕竟也好几年了,所以多多少少的也有一些人知道。

    即便是他因为兴趣爱好而去当英雄,知名度很低但是也还是有的。尤其是在奥斯本庄园下面还有一个黑暗骑士基地,这些事情是真的无法长期隐瞒一个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爱人的。

    玛丽有一担心哈利的安危,不过哈利的英雄活动频率很低,所以可以说还算很安全。哈利也没有主动透露过任何关于蜘蛛侠和夜行者的信息。不过玛丽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不过玛丽很聪明的从来不会开口去问去说。

    不过她不去问不去说不代表她对于岚所说的疼痛转移法术不感兴趣。玛丽很想生一个健康的宝宝,但是又怕疼。因为生孩子真的很疼,又疼又要用力,越用力生就越疼。想想都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要是能把这种疼痛转移到其他地方就好了,比如说哈利的身上。

    毕竟只是疼痛,哈利又不会受伤。受伤的还是自己,他不过是帮自己抵挡一下疼痛而已。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本来就该夫妻双方一起承担不是吗?

    而且再说了,哈利不还是一个超级英雄吗?他现在应该站出来帮助一下自己的妻子了。看着预产期越来越近,玛丽决定找哈利摊牌。

    哈利也因为玛丽的预产期越来越近,所以现在每天都削减了自己的工作时间。每天只有上午去公司集团工作视察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会尽量奥斯本庄园。

    而在庄园内,妇产科的医生和护士已经被安排住下。因为大概也就是一个星期左右玛丽就会生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要二十四小时的在这里待命。各种医疗仪器和设备也被运送了过来,还把庄园内的一处房间改造成了产房。

    这天哈利下班家发现玛丽正侧坐在特制的孕妇沙发内看电视。他快步的走上前来亲吻了一下自己的妻子然后说到“今天过的怎么样亲爱的。”

    “出了肚子里的孩子踢了我两脚以外,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玛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玛丽简是一个非常有特质的女性,坚强而独立。她总是温柔如水,但是当她要坚强起来的时候,她也能如同钢铁一样顽强。

    玛丽的出身并不是很好,家庭暴力父母不和。念的是很烂的公立学校,学校里面都是一些混子。居住的社区街道也很糟糕,到处都是站街女和瘾君子。在这种糟糕的环境中长大,一般的孩子都会被环境同化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但是玛丽却没有,她坚强的保持着自我。当她十六岁可以合法的独立生活之后,她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支离破碎的家和糟糕的社区。她来到纽约从餐厅的侍应做起,一边努力赚钱一边学习表演。

    她有一个梦想,一个站在舞台上成为舞台剧演员的梦想。那是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哪怕她生活的环境犹如地狱,但是她依旧憧憬天堂。

    她一步一步的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便不依靠哈利,她也是百老汇最出色的舞台剧明星。一幕幕戏台上的喜怒哀乐都被她表演的淋漓尽致。

    即便是嫁给哈利之后成为了亿万富豪的太太,但是玛丽依旧奉行着简朴(注不是抠门)的生活。钱只会花在需要的地方,无谓的奢侈品玛丽一都不会花。

    每次有各种为阔太太们举办的拍卖会(主要卖各种箱包首饰的奢侈品)玛丽虽然会去看,会去和人社交,但是基本上都不会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