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都怪夜行者!-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第十九章 这都怪夜行者!

    罗根一开始是很拒绝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拒绝,反正很拒绝就是对了。也许在他心中已经埋下了智慧的根茎,简称慧根。所以他现在已经是一个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望天边卷舒,去留无意的高人了。

    自从修炼了夜行者交给他的金刚诀之后,罗根的性格就开始一天变的比一天和善了。这种和善和褒义的,因为从前的罗根说不上是一个无脑匹夫,但是实际上有的时候也差不多。他经常为了一小事而生气发脾气,而罗根一旦开始发脾气,那么多半会坏事。他总是会做出很多出格的事情,比如说杀害一些无辜的人什么的。

    就像是在酒吧喝酒和人口角,罗根为了这种小事就能把人两只手给砍掉。又或者是看别人不顺眼就能把对方暴打一顿。这毕竟是现实不是电影,在电影里如果看到类似的情节的话也许观众会觉得很过瘾,因为大家都知道电影是假的,而且大家也都是站在主角的立场上看着一切。但是在现实的社会中就不是这样了。

    只是酒喝多了和你吵架你就要砍掉别人手脚?只是因为在路上加塞了你的车你就要把对方打死?只是因为别人对你说了一句粗话你就要把对方舌头拔掉让对方变成残疾?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也许在很冲动的时候确实都有过一丝这样的想法,但是大多数都能克制住。第一是大家还是有一定理性的,知道这不值得。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方这都不值得。第二就是大多数人其实也无法做到这些自己脑海中想象的事情,他们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金刚狼罗根不同,首先他这个人一旦冲动起来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理智完全压制不住。第二呢则是他有能力把那些暴力的幻想变成真实的情况,他总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得难以收场。

    而他也总是在冲动过后赶到自责。对自己造成的杀孽感到不舒服。然后等到他下次发脾气的时候他照样砍人手脚、拔人舌头、割人喉咙,接着他又陷入不安。接着又是一次循环往复。

    罗根“其实我真的很厌恶暴力。”没错,罗根是真的这么觉得的。

    “但是暴力有的时候就是我的本性,这一切让我难以控制。我的愤怒就像是火山爆发,如果不喷发出来我就会爆炸。”罗根说的真情实意,他搂着自己怀里不着片缕的白皇后艾玛这么说着“实际上杀戮这种事情我是很讨厌的。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头枕着罗根结实的如同岩石一样的胸肌,白皇后艾玛差笑出声“哈!金刚狼在说什么?你不想伤害任何人?你这一辈子打了多少仗,杀了多少人?说你是个杀人盈野的杀人狂其实并不过分吧。如果不是你恰好在一个适合的时机把自己给洗白了,唔,这么说不准确。应该说你要不是在恰当的时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怕你的下场不会比黑皇塞巴斯蒂安好到哪儿去。总会有超级英雄弄死你的。”

    罗根笑了笑,他不以为意“但是我是有底线。出了战争之外,我从来不主动动手杀人和使用暴力,一般都是自卫反击。”

    “别人朝你吐口水你会怎么办?”

    “给他嘴巴开一个口子。”

    “真是一个很棒的自卫反击呢。”艾玛颇有深意的说着。同时她又有有些好奇的看着罗根问道“但是为什么我见到你之后,你的脾气好了这么多?你一都没有传言中的暴力了。”

    “那是因为我修炼了一门功夫,你知道功夫吗?”罗根加重了功夫两个字的发音。

    艾玛想了想“你说的是杀死比尔里面女主角找的老道士师傅教的那种?”

    “差不多吧,只是我的这个更神奇一。这门功夫能帮我压制我的脾气。因为我的愤怒是一种力量,但是我总是随意的乱爆发。这既伤害了他人也伤害了我。这门功夫能让我将无必要的愤怒积攒下来转化成能量,最后当我需要的时候一口气爆发出来。”

    听完罗根这么说,艾玛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哇哦,这么说起来你变成好好先生这么久。现在要是爆发全部力量的话岂不是非常厉害?”

    罗根捏了捏自己的手臂肌肉说道“应该是的。”

    艾玛翻了个身,她整个人压在了罗根的身上,并且环抱着他的脖颈说道“但是你没有发现你的这门功夫有一个缺?”

    “什么?”罗根皱眉。

    艾玛在他耳边低语“我昨天晚上差以为你不行了。”

    “胡说,昨天晚上到底谁不行了?!”罗根差发怒。白皇后艾玛立刻求饶“好好好,是我不行了。”

    “不过说真的罗根,昨天我用尽了常规的手段你可是一反应都没有。后面我不得不对你用了一精神小刺激你才有反应的。”白皇后艾玛是图瓦卢变种人里仅次于查尔斯教授的精神控制系强者。

    “我发现你的欲望好像都被封住了,必须要通过一些外力的影响才能打开。要不是你后面还有反应,我差以为你加拿大炮王的称号是瞎说的。”罗根是加拿大人,这个外号对于他来说名副其实。

    但是罗根却摆了摆手谦虚的说道“不不不,听说最近这个外号给了一个叫做电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