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08 部分阅读

    的!”

    胡翎点点头,温柔的看了小雄半晌,忽然起身离开座位,慢慢在小雄身边蹲下,轻声问:“曲谱怎么样呢?”

    小雄笑说:“没想到这小丫头,啧啧!她那身体简直是珍味,迷死我了。”

    胡翎笑出声来:“啊哟!让你这么满意?看你这种形容法,我从来都没见过啊!”

    小雄伸手在胡翎的大腿上轻轻抚摸,调笑说:“以后跟你的时候,别让她起来,要不我只怕把你冷落边,尽数在她身上发泄了。”

    胡翎没有放在心上,接着给小雄汇报工作。

    曲谱悄悄推门进来,远远站在门口不敢过来打扰他们,胡翎笑着招手要她过来坐下。

    胡翎说:“曲谱,你很不乖啊,死缠着雄哥在你身上用力气?”

    曲谱又羞急又惶恐,低声说:“丫头不懂事,下次不敢了。”

    胡翎索性演起戏来,板着脸说:“我到要看看你凭着什么?脱了衣服!”

    曲谱不敢多说,赶紧站起来脱掉衣服,甘心准备接受处罚。

    胡翎没问小雄的意思,竟自迅速的帮小雄脱掉裤子,竟然在曲谱面前开始为小雄交

    胡翎为小雄交过无数次,非常明白小雄的敏感处,没两分钟就将小雄吸得高昂暴胀,她起身低喝:“跪下来!趴在沙发上。”

    曲谱依言而为,俯身趴在沙发边,娇嫩的屁股翘起,料想是要挨顿打,胡翎凑到小雄耳边低声笑说:“你还想不想用强犦的呢?”

    若换在平时,小雄恐怕舍不得对曲谱太粗鲁,但刚才以近乎强犦的方式干了胡翎,这会儿又是胡翎刻意为小雄安排的假戏,小雄不做的话,未免对胡翎说不过去。

    当下对胡翎点点头,也跪在曲谱身后,不由分说的提鞭往曲谱阴沪用力插进去。

    曲谱也没料到是要这样,低声惊呼下,但随即忍住不敢多说话,挺起小屁股迎接小雄的攻击。

    小雄插得很猛很用力,曲谱身子没扶好,几下被小雄冲撞得差点仆倒在沙发上,她赶紧撑住椅背,好承受小雄那猛烈的侵袭。

    小雄真的像在强曲谱,双掌出手如爪地紧抓着曲谱的臀部,下腰激烈前顶,“劈啪”有声

    换是别人可能受不了这种似被强犦粗狠劲儿,身体心理都要痛苦难过番。但是曲谱才是刚破瓜不久的小女孩,分辨不出粗暴和温柔,对于小雄的需求,她也只晓得要拼命满足。虽然感觉插进自己身体的东西,好像比前次饥渴恶狠许多,但反正那是雄哥又不是别人,是怎么样她都没关系的。

    曲谱只难受了会儿,便逆来顺受不多挣扎了。

    小雄从曲谱那美妙的嫩肉中又感受到阵阵舒爽快感,兴奋下不禁狂野起来,把曲谱娇小的身体像玩偶般的拎起来,下身还是黏着她股沟间不放,下子又将她堆挤在沙发椅角,摆动着胯下的r棍,像毒蛇似的猛噬曲谱的花蕊。

    曲谱被小雄压在角落猛,柔柔弱弱的毫无抵抗的余地,她应该是很不舒服,但拗折着身子像块肉似的曲谱,头脸都被押在下面,小雄也看不到她的脸色,只听到她娇喘的鼻息。

    胡翎看小雄如此狂暴,心中有点儿担心曲谱,但也不敢阻止小雄,只是紧贴在小雄身后,轻轻搔着小雄身上的敏感处,想要让小雄尽兴精。

    曲谱其实不须她来担心,阵潮湿温暖的感觉从曲谱的荫道深处传来,她又进入高嘲了!那香艳迷幻的粉红色,又渐渐在曲谱的肌肤上渲泄开来

    曲谱这次比前回更快达到高嘲,小雄还没想要精的冲动,她已经晕眩沉醉地呓语不断了:“雄雄哥我爱您您口吃了丫头吧咿啊我好快活好想在您怀里化了”

    曲谱昏昏沉沉,叫起春来却是纯朴真心,句句发自肺腑毫无掩饰,让小雄听了要比其他女人的浪声滛语更为刺激,连胡翎听了都为之动容。

    又听到曲谱说:“雄哥丫头甘心为您没命儿您死我吧”

    她说这话时,语音呜咽眼角已低下泪来了。

    小雄被弄得心头火热,却仍未有精的冲动,只见曲谱声音渐少红霞褪去,似乎过了高嘲而换成另种慵懒娇羞的模样。

    她意识逐渐清醒,看着小雄歉疚的说“雄哥,对不起,我又失态无状了,我真不该”

    小雄无暇理会,将她翻过身来仍是继续干着,曲谱和小雄面对面,见小雄额头上已经泌汗,内心不舍的伸手替小雄擦拭,轻声说:“雄哥,您躺下来歇歇,让我伺候您好吗?”

    小雄不知她要采用什么方式来替他做,但也配合她的要求躺在沙发上。

    曲谱神情腼腆,跨坐在小雄的身上,小声对小雄说:“这是大灵姐才教我的,若是没做对,压压痛了雄哥,请您快些儿告诉我。”

    胡翎在旁说:“开始放慢了做,顺着雄哥的劲儿,听雄哥提醒就不会错了。”

    曲谱忙说:“是,谢谢小翎姐!”

    让曲谱这么个娇美清纯的少女,摆出倒坐莲花这种毫无掩躲的浪荡姿势,真是羞都羞死她了。但是曲谱对小雄却全然不晓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