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15 部分阅读

    的娇躯颤抖着接纳了他的侵略,因为兴奋而呻吟着:“爸爸好胀啊爸呀美死我了呀”

    美少女年轻娇嫩的幼蕾让小雄又爱又怜,他像打桩机似的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粗大的鸡芭不断送进美少女禁忌的体内。

    不管是先前深情温柔的爱怜还是现在狂风暴雨般的恣情冲刺,蕾蕾都感到异样的兴奋难抑,她在小雄身底下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扭动着香软的身躯,奉迎着小雄的抽锸,喊叫着:“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雄哥啊我好舒服舒服得快飞了哦”

    可是小雄依然毫不留情的捅着,“扑哧扑哧”

    滛靡的味道充满室内,掩盖了喷洒在室内的高级香水的清幽香味。

    蕾蕾喘息呻吟着,紧紧抱住小雄,双雪白的大腿盘绕在他的腰间,而小雄则更粗暴地肆虐占据进出她美丽的身躯,然后就在最后的击中,小雄将大量浓稠灼热的液射入美少女的芓宫内。

    “蕾蕾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可爱的女儿我好爱你”小雄喃喃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恋,而美少女则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地瘫在床上。双玉腿无耻地张开着,小雄半硬的鸡芭还插在她湿淋淋的小b内,感受着那高嘲中的痉挛。

    小雄和蕾蕾颠狂番,斜靠在床头,蕾蕾裸露着香躯,趴在他的身上,用嫩白的小手在他胸口轻轻划着圈儿,娇俏地笑,说:“雄哥,想死我了!好几回做梦和你作爱,醒来的时候好郁闷啊!”

    小雄哈哈大笑,拢了拢美少女香嫩的肩膀,正要再温存番,客厅中的对讲机响了,是凤柔的声音,在叫他们吃饭。

    蕾蕾用她小巧的脚趾在小雄的大腿上搔挠着,边轻轻亲着他的胸膛说:“人家还没够呢,你还没亲人家的脚趾头呢!”

    小雄拍了拍她的香肩说:“贪婪的小马蚤b,吃完饭有得你爽的!”

    第484章水性杨花燕子荡

    就在小雄喜迎蕾蕾回来,和蕾蕾疯狂作爱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燕子已经移情别恋了。

    燕子在大学里有个青岛来的同学,长的很帅,也多才多艺,他见到燕子惊为天人,狂追不舍。

    这个叫慕清华的男生对燕子的痴情令燕子感动,她把慕清华和小雄作了反复的对比,虽然慕清华的父亲是青岛某个区的区长,但是怎么也比不了小雄,可是雄哥的女人太多,难道自己真的甘心辈子不要名分的跟着雄哥到老吗?这个慕清华人长的帅,家境也不错,人很诚实和专,到不失个可以依托终身的人,燕子心中情感的天平渐渐的向慕清华倾斜。

    只是自己曾经有过次背叛雄哥,这次如果雄哥会饶过自己吗?就算他不计较放自己离开,可是怎么说得出口呢?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是银安的人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过些日子在说吧!

    所以她过完年后并没有回到小雄身边,而是天天忙着和慕清华约会,母亲申晓伟看在眼里暗暗的替女儿担心,提醒她别玩火。

    但是燕子正热恋着,根本听不进妈妈的劝告。

    这天下午她骑着慕清华的摩托车从慕清华家出来,心情不是很好,上午和慕清华作爱,这小子竟然是个处男,作了两次都没有令燕子来高嘲,但是又不敢发火,怕慕清华看出自己不是女,还违心的直夸慕清华神勇。

    中午在他家吃过饭,她就提出要回家休息,慕清华把自己的摩托借给她骑。路上感觉风从脸上吹过,忽然,她和从岔路口突然出现的个骑自行车的中年人撞在了起。

    两人都唉哟声,摔在起。

    燕子柳眉倒竖,跳起来骂道:“你这老不死的,走路不长眼睛啊?你你你”

    她的脸儿忽然红,讪讪地道,“贺贺老师”那是个清矍斯文的中年人,戴着幅黑框眼镜,他的腿虽然没破,却摔得很痛,爬起来看着眼前这位妙龄少女,扶着眼镜疑惑地问:“你你是”

    “我是燕子,邢燕啊,贺老师,小学时候您是我的班主任嘛,不记得我啦?”

    燕子羞笑着。

    “噢噢记得,记得”贺老师也笑起来:“是你呀,邢燕,老师记得你,你当时在班里的作文最好!”

    燕子上前搀着老师,忸怩地说:“老师,我除了作文好,剩下的什么都不好,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你摔伤了没有,我扶你去医院呀!”

    “不用,不用,老师没事!”

    贺老师高兴地说。

    燕子说:“那,我扶您回家吧,您住哪儿?你怎么到青岛来了?”

    说着帮老师把车子扶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芹菜放到车筐里。

    “不远,不远,前面拐个弯就到了!”

    贺老师感慨地说,“有多少年没见了,唉,你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如果你不说,老师都不敢认了!”

    两个人推着车到了贺老师的家,贺老师叫贺文远,今年51岁,可是看起来眉目清秀,瘦瞿灵便,只像个四十多岁的人。他的家住在五楼,是个两室厅的房子。两人打开门走进去,燕子搀着老师,进门问道:“师母呢?不在家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