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24 部分阅读

    可没闲着,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寻找着“宝贝”寻着了也等不及脱下内裤,就直接将内裤往旁边拉,左手这么送,半根“宝贝”没入私|处,右手提着另外半截“宝贝”来回的抽送

    空出来的左手隔着上衣抚摸自己的r房,||乳|头早已坚挺,就算隔着内衣与上衣亦可感觉出来,熟练地将上衣扣子和胸罩的扣子解开,采顺时钟方向由外而内以指甲尖轻刮着r房,圈圈的往里划直到那粉红色的顶端,食指与无名指夹住||乳|晕处,中指轻柔着因兴奋而硬挺||乳|头,“嗯喔对了,就是那里喔在大力些啊啊”

    右手中的“宝贝”就正如殿秋邮件中道的,采三浅深,六浅深,九浅深的方式向小b进攻,大荫唇早已兴奋的翻了开来,水沾得荫毛上闪闪发光,薛瑛使用“宝贝”的技术绝对的娴熟,四指握住“宝贝”来回抽送,而拇指则揉着充血的阴,阴上所发出的快感宛如电流般刺激着薛瑛,“嗯哼啊!我真是个滛荡的女人呀喔再快些再重些”

    薛瑛时兴奋的不可遏抑,便朝隔壁书房叫道:“招弟!”

    她叫着表妹的名字,打算立刻教曾她“宝贝”的技术,不管她答应与否,也要强制传授,以解当时的欲念。

    然而,就在她叫招弟的同时,门铃声响了,个男人声音道:“对不起请问薛瑛小姐在吗?”

    是招弟在应门。

    薛瑛赶忙用卫生纸抹干胯下间的水,把“宝贝”收入床头柜中,整理好衣裳,匆匆忙忙地赶到客厅,笑咪咪的说:“我就是,请问你是?”

    “我是鄂殿秋的朋友,小雄,她给了我你的地址,约我在这里见面,说过来陪你喝酒,她没来吗?”

    原来他就是殿秋说的那个帅哥啊!果然很帅,很有气质!

    “哦,是殿秋的朋友啊?请进来吧!她还没有来,不过说不定,会儿就会来的!”

    小雄手里捧着个礼品盒子随着薛瑛入内,薛瑛转身进厨房随便弄了几样菜,并从酒柜里取出瓶陈年威士忌。

    小雄说:“这酒太烈,我不敢喝!”

    “没事,少喝点,没关系的!”

    不善酒力的小雄就坐下来陪薛瑛边喝边聊天,时间十分二十分的过去,然而还是不见鄂殿秋的影子。

    实际上根本没有鄂殿秋要来这说,小雄在鄂殿秋的相册中看到张她和薛瑛的合影,就问殿秋这个女人是谁,殿秋就告诉他是自己的同学加好姐妹。

    相片上的薛瑛看就很风马蚤,小雄又从殿秋的口中得知薛瑛的确是个风马蚤的女人,而且对“鱼水之欢”这码子事还颇具心得,于是,他就央求殿秋给撮合。

    殿秋想自己这般快乐,怎能忘记好姐妹,就把薛瑛的地址告诉了小雄,并写了那封带有挑逗性的邮件。

    薛瑛怎会知道他和殿秋的诡计呢?不过,她刚刚看完殿秋寄给她的邮件,正在兴奋的时候,小雄的突然到访对她来说更刺激了她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岂可放他回去?她硬把故意装着要回去的小雄留住,以酒菜招待,她还害怕殿秋真的会来呢!

    薛瑛面向他敬酒,面献出媚态,准备挑起小雄酒后的兴致,以便完成她的渴望,而小雄怎会看不出薛瑛的企图呢?他杯酒下肚,便趁着酒兴向她挑逗。

    孤男寡女同聚室,而且对坐共饮,不免使双方进入了想入非非的境界,何况,他们都有欲念,于是他们的距离愈缩愈近了

    首先是开玩笑地手拉着手,慢慢的身体开始无意识的相互碰触,可是,这接触却是挑战的开始,他们像干材烈火般地触即发,也不知是谁主动,他们竟互相拥抱了起来,四片热烘烘的嘴唇贴在起

    小雄运用他那娴熟的舌技,先用舌尖轻轻舔触她的上唇,薛瑛亦非新手,分开双唇引他进入齿间,小雄的双唇温柔地吻着薛瑛的双唇,用舌尖寸寸地探索着她的牙龈,又进步以卷曲的方式缠绕着薛瑛的舌头,还不时将自己口中的津液送入她的口中,薛瑛则是照单全收,狂妄的吸吻着小雄的舌头

    突然地,小雄转移阵地,由嘴唇,下巴,脖子,路亲往了肩膀,沿途留下了道湿热的轨迹,小雄不愧是个中高手,其实女孩子肩膀及背部的敏感带是不输胸部的,般人都以为只有r房及荫部才是女人的敏感带,这是错误的观念,只要技巧得当,全身上下哪处不是敏感带,只是般男人都缺乏耐心罢了,衣服脱就上了,点也不在乎女孩子的感受。

    小雄吻着薛瑛的肩膀,双手则轻柔的按摩着她的背部,手指尖由上而下轻轻地刮着,想顺便解开薛瑛内衣的扣子,只可惜她今天穿的是前开式的,调皮的唇又由肩膀向下移至双||乳|之间

    薛瑛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

    没想到小雄又慢慢的将嘴唇移往耳朵,他可真是曾捉弄人啊!

    小雄用舌尖沿着耳朵的软骨舔着,还不时的往耳洞里吹气,薛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小雄在耳边笑着说:“怎么了,怕痒啊?我听人家说,越怕痒的人越滛荡喔,这么说来,你”

    “人家哪有嘛,谁叫你欺负人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