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37 部分阅读

    晚的事是不是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

    贾秀芳的脸色开始红润,谨慎的挑选着字眼,“就是男女性茭。”

    欣欣继续道:“性茭?不就是作爱吗?”

    贾秀芳几乎要放弃了,她心里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让自己详细的描述那这过程是多么为难,想想都觉身体阵悸动。她掩饰着心头的不安,勉强说:“妈妈有些累了,下次再说好吗?”

    欣欣觉得很不满意,嘟起小嘴,“你不说,我明天去问雄哥去。他定会告诉我。”

    贾秀芳吓了跳,如果女儿真去问,自己以后可怎么去见小雄啊,赶忙说:“好好,妈妈告诉你,妈妈先想想。”

    欣欣心里暗暗好笑,要是让她去问小雄,怎么能开得了口,她只是和妈妈耍了个小手段。她拉着贾秀芳的手摇着,“妈妈,快说啊。”

    贾秀芳无奈,她努力说服自己这是对女儿的次性教育,是对女儿有益无害的,可开口时却还带着颤音,“性茭就是男人男人把鸡芭插入女人荫道的过程。”

    欣欣还是弄不清楚,荫道在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学过,可从来也没有想像过那个地方可以让东西插进来,自己那天晚上与小雄好像也没有这个过程,她继续追问着:“鸡芭是什么?是不是就是雄哥两腿之间的那个肉乎乎的东西?”

    欣欣没有意识到她向贾秀芳透露的信息,而贾秀芳因为紧张也没有意识到女儿话中的不对劲,她回避着女儿望向自己的眼神,索性闭上眼,两颊潮红,“就那个东西,它就是男人的鸡芭,它可以插到女人的荫道里。”

    贾秀芳说着,脑海里浮现出小雄的下体模样,她的意识有点飘乎,与小雄起作爱的片段,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浮现。她觉得自己的下体阵阵瘙痒,今天与小雄两次情挑在身体里激起的欲望又重新袭来,她不由得夹住了双腿。

    欣欣回忆着,“可那个东西好大,好粗啊。”

    贾秀芳意识有些混乱,面对女儿的提问,心里的堤防慢慢崩溃,与小雄作爱时的美妙感觉渐渐占据了全身。”

    是啊,可是插在身体里的感觉很好,很充实,只要它前后运动,身体里的感觉是怪怪的,很舒服。”

    贾秀芳好像已经不是在回答女儿的问题,而是在体味与小雄爱的快乐。

    欣欣想着那天的经历,知道自己与小雄并没有发生关系,不禁有些泄气,可她想知道怎样才能让那个r棒插到身体里,她单纯的以为男女之间有了爱,才是真的爱,她要象妈妈样,把自己的切献给那个男人。

    欣欣看着妈妈闭着眼,没有注意自己,悄悄的把睡裙拉起,把纯白内裤褪到膝盖,双腿微分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下体,粉红色肉缝闭的紧紧,她用手指把两片幼嫩肉唇分开,露出粉红的肉洞,肉洞的开口很小,很难想像可以容纳那个巨棒。

    欣欣问道:“可我的”

    即使是面对妈妈,她终于也有点羞于出口。鼓了鼓劲,继续道:“我的那个那么小,怎么能进去呢?”

    贾秀芳已经完全陷入了桃色的回忆中,她回忆着小雄r棒第次插入体内,自己久未开发的曲径被巨大头穿过的痛又充实的感是那么的深刻,呓语着:“是啊,他的很大,妈妈也痛呢,可妈妈好喜欢他的r棒,那时妈妈流了好多的水,荫道润滑了,痛会儿,就进去了,嗯,好舒服啊。”

    贾秀芳把两腿交错,用力,肉洞已经开始湿润了,她难耐的扭着身躯。欣欣看看自己的肉洞,闪着柔和的光,可并没有水流出来,“可怎么才能流水呢?”

    贾秀芳听到这话,解脱似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双||乳|上,揉捏,“就像妈妈这样,啊,好舒服,你看用手这样的抚摸,尤其是||乳|头,嗯,好热啊。”

    贾秀芳发出浓重的鼻音,腿微蹬,把薄被踢开,只穿薄丝睡衣的曼妙身体暴露出来。

    贾秀芳身体里的欲望已经冲破了道德的束缚,女儿在旁的观看更让她身体感觉阵阵的火热,她残留的理智分为两个声音,不停的交战着,个声音说不能在女儿面前这样,可另个声音说这是让女儿懂得爱的最好办法。

    欣欣看着妈妈身体不停得在扭动,双手在胸前双||乳|上用力揉捏,她担心的问:“妈妈,这样就会有水吗?不会痛吗?”

    贾秀芳正在道德边缘挣扎,女儿无知的问题激起她身体的剧烈反映,“会的,不会痛,是很舒服。”

    她每说句话理智就消失分,“妈妈好难受,啊,妈妈的水已经流出来了。”

    贾秀芳紧绞的双腿分开,支手伸入两腿间揉动,欣欣映着灯光看到妈妈的两腿间闪着滛糜的光,亮晶晶的。

    欣欣惊呀的看着,“妈妈,你流了好多水啊!你的手在那里作什么?”

    贾秀芳的理智被女儿这句话彻底击溃了,她的难耐的扭着身体,“好热啊,妈妈在为你示范啊。”

    贾秀芳潜意识里把她所做的切都认为是为女儿了解性所作的努力,羞耻感越来越弱,而快感越来越强烈。

    贾秀芳已经不满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