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9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69 部分阅读

    唷美死我了你不能停啊我哦哦哦哦哦哦哦啊我爱你哦哦我啊啊啊我没命了哦妹妹又要丢了哼我又泄泄了啊啊!啊!啊!啊”

    她全身发颤,小b夹了又夹,荫精次又次地丢了出来,又浓又急。

    小雄抽出大鸡芭,让她的阴沪泄洪,静静地欣赏她泄精后的滛态。

    凤舒把小雄的鸡芭含在嘴里吸吮,小雄问:“你准备好了吗?你啊!”

    “雄哥”

    凤舒长开嘴巴,让鸡芭从她小嘴里出来,“我们来日方长,你今天定要把姐姐舒服了,透亮!”

    韩国女人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温顺,听了凤舒的话,小雄奖励似的低下头在凤舒的脸蛋上吻了下。凤舒嫣然笑又含住鸡芭舔舐起来

    小松眯着媚眼,享受着泄精的快感,小雄摸揉着她那特别紧翘的屁股蛋儿把她翻了个身,大鸡芭从凤舒的嘴里抽了出来,顶着那臀缝凹洼中的小屁眼儿就想干入。

    小松被颤声道:“好哥哥你想我屁眼吗?你你要慢点儿轻轻地呀我都给你今天把我的切都给你哦”

    小雄摸揉着小松雪白肥美的玉臀,伸手在她屁股沟轻抚着,手感非常滑嫩和柔软。

    看着小松这浑身细嫩的肌肤,与又白又嫩,娇艳欲滴的雪臀,抹了些她阴沪滴出来的水在奇紧的屁缝上,只那么轻轻的抹,小松已紧张得全身打哆嗦,蛇腰猛摆,屁股也随着摇晃不已。

    小雄用手握住那又粗又硬的大鸡芭,头就在她屁眼儿上,左右上下地轻搓着,又磨着转着。

    屁眼儿上的马蚤痒大概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只见她那双媚眼,似闭而微张,又快要眯成条直线了,呼吸重浊,小嘴嗯声连连,浑身发烫,玉体狂扭。

    小雄也按住她雪白的屁股,头上觉得她的小屁眼儿已润滑无比了,抱着她那迷死人的下体,“吱!”

    的声,硬生生地把大鸡芭猛干进了个头,小屁眼涨裂开合之中,紧紧地夹住了小雄的大鸡芭。

    痛得小松大叫道:“妈呀可疼死我了”

    个肥美的屁股痛得拼命扭动,但是她这扭,却使小雄的大鸡芭被夹得更热更紧,股奇异的快感,刺激得小雄不顾切地用劲更是顶了进去。

    但是小松知道自己是免不了这的,她咬着牙忍受,低低的呻吟

    小雄下下抽得急插得快,室内只听到“啪吱!啪吱!”

    的阴囊和屁股肉碰撞的声音回响着。

    小雄低声对着她说道:“好妹妹!忍着点,会儿就不痛了,屁眼儿插松就美了!”

    小雄边抽锸着她的屁股,边也抚摸着她背上的柔肤,“唷唷哎哎呀”

    是她咬牙切齿的苦苦哼吟,每下的干入,直贯大肠,必弄得她瞪大眼哼叫着,这火辣辣的刺激,使她宛如再开次苞样的痛苦。

    小雄的大鸡芭在干入小屁眼儿之后,就开始左右晃动着屁股,使它在肠壁上既磨又旋不已,弄得小松的娇躯产生了阵痉挛,屁眼被撑得辣痛,但里面又有种酸痒痛麻混合着的滋味。

    会儿果然她又马蚤浪地屁股左右前后狂扭猛摆,双手拍打着沙发,小嘴里浪呼着:“啊好涨喔大鸡芭哥哥好舒服呀美死了唔哼小屁眼儿爽死了哎呀死我了哼哼哦酸妹妹受受不了要啊嗯嗯”

    浪叫声突然由高亢转为低沉,而那狂浪扭摆着的娇躯也渐渐地慢了下来,媚眼如丝,嘴角生春,额头香汗淋漓,小雄的大鸡芭狂捣着她肥美的屁眼儿,她被小雄干得四肢发软,头发凌乱,两眼反白,口流香涎,股荫精混着水从她前面的小b中冲出,滴湿了沙发,也使她的荫毛浸湿了大片,泄之后,她晕晕的不省人事,浪昏了过去,浑身又白又嫩的肉体,也趴伏在沙发上面了。

    小雄也再紧插几下后,大鸡芭在她小屁眼儿内抖动个不停,头酥麻,精关震动,“凤舒,你要喝吗?”

    凤舒亢奋的把小雄的鸡芭从小松屁眼里拔出来,用自己的双唇夹住,舌头在头上舔舐,浓浓的液在头的跳动下,射向了凤舒的嘴巴里

    “好喝吗”“味道好极了!好有营养的哟!”

    凤舒脸的滛荡笑容。

    “喝吧!我的牛奶多着呢!”

    凤舒舔食着液,舌头围着头打转,液滴也没有浪费,并且头被舔的干干净净。

    会儿后,大鸡芭才软了下来,凤舒找了块毛巾帮小松擦拭阴沪和屁眼,柔声带媚地对小雄说道:“亲爱的!你好厉害呀!把姐姐昏了!”

    小松慢慢的转醒过来,长长的出了口气说:“可被你死了!哦鸡芭在屁眼里抽动的感觉真好!”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小松在小雄的要求下,她丝不挂的在地上随着音乐给小雄跳了个孔雀舞,小雄用机把这切拍摄下来,留作纪念。

    虽然小松不让小雄去松她,但是小雄还是带着豆豆去了,没有让小松看到,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小松和家人告别,上了飞机,小雄又跑到飞机场的铁丝网外,静静的注视着那架客机。

    小松坐在客机上自己的座位上,把窗户的帘子拉开,透过窗户留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