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8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78 部分阅读

    看,果然那里泛滥成灾,床单湿了大片。小雄故作惊讶地说∶“你里面是不是装了水龙头呀?这么多水!”

    她媚笑着说∶“b里水不多,鸡芭岂不难受?”

    小雄说∶“正好,我还没仔细欣赏过你的b呢!”

    她很配合地把大腿高高往两边举起来,两手掰开阴沪说∶“你看吧!”

    她的荫唇红褐色,滋润之下富有光泽,看样子有过很多性经验了那是自然小雄说∶“很漂亮呀!”

    她又笑了,说∶“这也有叫漂亮的吗?”

    中场休息毕,大战重开启。这次没有举腿了,而是放平,小雄也顺着她的身体放平,全身压在她身上,胸对胸两具肉体紧紧地平贴在起,只有插入阴中的鸡芭把两人联系了起来。

    小雄不是上下而是前后动,利用她的大奶为支点,作惯性运动推动鸡芭的进出,既省力又过瘾。

    她也察觉了小雄的快感,笑说∶“比躺在席梦思上更舒服吧?”

    小雄说∶“当然啦,特别是像你这样比较丰满的女人,躺在上面更舒服!”

    毕竟不同于没有经验的毛头小伙,小雄并不会味地蛮干,而是有节奏时紧时慢,控制自己不到高嘲。

    不觉间竟已是二十分钟过去,她颇有些讶然,说∶“大爷,你真持久!”

    小雄说∶“你别糗我了,老外能做几个小时呢!”

    他们再换成背入式,小雄老汉推车还是没能推出油来,却发现鸡芭上的套子干了,表示她的水已尽。

    小雄问她∶“不会伤着你吧?”

    她有点无奈地说∶“没关系,你尽管来好”小雄说∶“加钟吧!”

    她说∶“还是别加了吧!加钟我也不加消费的哟!”

    正说着,菊奴在外面喊:“到钟了啊!”

    芸奴只好冲门外叫了声∶“加钟!”

    怔怔地看着小雄说∶“大爷你太强了吧,半个小时了呢,是不是吃了药啊?”

    小雄笑道:“吃不吃药,你还不知道吗?”

    “我还不知道你吗?但是我扮演的小姐不知道啊!”

    她让小雄把鸡芭抽出去说:“你死我了,今天的生意太亏了!”

    弯腰褪去鸡芭身上的套子,又舔又吹。

    吹了会儿她也累了,斜躺在小雄怀里,手握住小雄的鸡芭使劲揉搓,面娇嗔道∶“我可真服了你了!你换人吧!在就死我了!我演不下去了!”

    小雄笑这在芸奴的鼻子上亲了口,喊道:“换人!”

    菊奴在外面应了声。

    芸奴离开了房间,片刻依萍进来了,她还有点不好意思,小雄笑着拉过她,问:“你叫满床飞啊?飞给我看看!”

    依萍娇羞的脱去了衣服,上了床,在床上跳起了艳舞,虽然舞姿很生疏,好在她体型不错,在加上几个诱惑的动作,举手投足之间还有那么点意思。

    “这就是你的满床飞?”

    “回大爷,我本来不叫满床飞,是妈妈给改的名字!”

    依萍凑到小雄跟前说。

    “你原来叫什么?”

    小雄看她捏腔拿调的蛮象就顺着她演下去。

    “奴家原来叫床上叫。”

    “呵呵,你叫的好听吗?”

    “当然了,不信奴家叫给你听听?”

    “好好,等会在叫!”

    小雄在她屁股上捏了把问:“你后面作不作啊?”

    她起初茫然∶“什么后面?”

    旋即想到小雄指的是肛茭,粉脸红说∶“不作!”

    又补充句∶“不可能!”

    小雄随口讲了句∶“加小费呀!”

    她说∶“这不是加小费的问题作小姐的般不作肛茭的!”

    迟疑了阵又说∶“反正是演戏了!你真要作?那这样,加三百。”

    小雄作出喜出望外的样子,“哦!小生平生未试过肛茭,今能偿夙愿,多谢姐姐!”

    依萍笑道:“还平生未试过肛茭呢!不知道烂了多少屁眼了!”

    “这不演戏吗?”

    她在赤裸的身子上裹上大毛巾,出去要了瓶油,回来看着小雄时竟平添了几分羞涩,说∶“我从没作过屁眼,肯定很痛的。”

    小雄忙道∶“我会温柔待你。”

    她给小雄的鸡芭重新戴上套,擦上很多油,又蹲着给她自己的肛门里塞油,然后趴下来,翘起白生生的屁股说∶“可以了!”

    小雄故作紧张,准头不行,头下竟捅到了阴沪里。她说∶“奴家来吧!”

    将手从身下穿过,扶住小雄的鸡芭对准肛门,小雄挺身,她“呀!”

    地轻呼声,小雄便感觉鸡芭通过个箍得很紧的洞口,层层地向里挺进。

    肛茭只有在肛门口较紧,进去后还是能切实感受到周围肉壁的密实包裹。其实这是条肠道,比起略有松驰的阴沪来,快感来得更甚。

    小雄最先几下抽锸缓慢,是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