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7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87 部分阅读

    ,面瞪大双眼浑身发颤,显然,她知道插在自己体内的棒棒正在射出液。而小雄,他却是闭起双眼,似乎在尽情体会着谭靖荫道痉挛时挤压他鸡芭的快感,又或是在享受将自己体内的液在铁辉妻子荫道里排泄的舒畅感觉。

    妻子的身体原本是铁辉熟悉的,但此刻却让铁辉觉得很陌生,无法将心中纯洁得近乎神化的她与如此丰满的肉体和膨胀的肉欲相连接起来。妻子后来告诉铁辉,虽然隔着安全套,但还是感觉到小雄的液很烫,精的时间也很长,令她的高嘲来得好像没完没了,最后简直爽得几乎昏过去了。

    稍后,小雄整个人便瘫软下来,伏在谭靖背上,只是臀肌还不时地悸动着精后的余颤,好像灿烂耀目的流星从夜空划过之后残留着点暗淡的尾光。

    谭靖放开丈夫,转过身用手紧紧地抱着小雄宽阔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结实的背上像两朵盛开的马蹄莲。

    释放后的小雄微微昂起了下身体,似乎在预告着谭靖他的鸡芭即将从她身体里撤离,谭靖身子微微摇晃了下,好像不情愿的哼了声,并用手把他搂得更紧了些。

    “别别别动哦”

    女人总是对侵入自己身体的男人离去生出种莫名的眷恋,尤其是接受了他在自己体内撒播出生命种子,无论自己缠绵年久的丈夫,还是只认识个多小时的陌生男子。谭靖显然不太敢把这种心绪表露出来,而铁辉更宁愿相信是她身体受到彻底满足而生发出的种情绪。

    小雄只是将鸡芭多停留在铁辉妻子里面小会后,还是把压骑在她身上另边的腿抬离起来,他用手想分开谭靖的双腿,而谭靖应该是使了些力,两条腿仍然紧紧的抿着纹丝未动,使小雄从她身体里拔出连着胶套的鸡芭都感到有点困难。

    此时,小雄倒像个体贴的丈夫,不再硬分,他边继续和谭靖的脸靠贴在起接着吻,边用手探进自己和她身体的结合处,用手指夹住胶套的圈箍慢慢地将腰向后退去。

    谭靖散乱的长发有大片盖在了小雄的脸上,她几次想趴下身子,都被小雄用只胳膊顶托着她的身体重新跪趴在那里。

    “啵!”

    鲜嫩的红唇分开来了,小雄的身体点点地从谭靖的体内退出,那截刚才威猛有力热烫激昂给谭靖带来数次高嘲的器官也随着主人身躯的离去而从她依然滚热的腔道里渐渐滑出来,但中间还拉出几条细细长长的液体,两人表情是心满意足,互相爱怜地望着对方。

    小雄彻底地从谭靖身体里退出洁白,鸡芭还维持着半硬的状态,他站起来,用手夹着胶套的根部,小心地向卫生间走去。铁辉看到,套着小雄已经缩小了的软软鸡芭的安全套前端,汪满了||乳|白色的液。

    等他撤退了以后,铁辉看着脸娇态才被别的男人过的老婆,种无名的冲动令铁辉力量倍增,铁辉把妻子的身体拉到床边,让她伏在床沿,铁辉发狠地扑到妻子身上,让自己昂首屹立的r棒直插进那湿透了的毛茸茸洞|岤,对她又是阵疯狂蹂躏此时,铁辉感觉自己不是在爱,而是疯狂地报复无情地践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损失夺回来。

    随着铁辉的频频抽送,妻子不停地叫唤着,而且随着铁辉抽锸的节奏越叫越响,铁辉受到叫床声的激励,更加用力地狂抽猛插。很快地,妻子的叫声开始颤抖,肉洞里水越来越多,使鸡芭进出时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这时,妻突然主动向铁辉献吻,铁辉当然也和她热吻。

    也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铁辉觉得妻下面紧紧裹着铁辉的地方开始抽搐震动,初时是剧烈地颤动,后来却转变成腔壁波浪式的律动,而铁辉的家伙则被四周紧逼而热烫的荫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

    铁辉由惊奇变成兴奋,由兴奋又变成空前未有的享受,铁辉和妻都不必活动,只消紧紧互相拥抱,由她那神奇的私|处产生抽搐效果,就使得妻如痴如醉高嘲迭起,也使得铁辉气血激流。铁辉不禁暗暗想起刚才小雄在妻高嘲中所说过的话,真的是妻子的花心被开了,捅到尽头的时候感觉好像有块肉唇张合的,里面圈圈的夹得好紧,真是舒服。

    夫妻俩愈抱愈紧,撑得饱涨的荫道紧紧裹着火热的鸡芭溶汇为体,凹凸刚好互相吻合,铁辉感到她的荫道火般热,在燃烧的荫道中搅拌的头也传来阵阵轻微的酥痒,铁辉闭上眼,专注地体会这疯狂性茭的愉悦,同时努力向里挺进,用力使鸡芭更深入地接触她的最深处。

    真要感谢造物主创造出这么奇妙的器官,给人类带来无穷的快乐和享受虽然铁辉不禁有点妒忌刚才先于铁辉而从这具娇躯体会到这种奇妙的小雄,但铁辉明白,正是因为有了小雄的加入,他们才共同从妻的身体里发掘出了如此的惊奇。

    忽然,妻的喉咙里挤出了长长尖叫:“啊啊唉唉”

    她的四肢像八爪鱼样紧紧地缠住铁辉的身躯,底下的肉洞也像鱼嘴般啜啜地吮吸着铁辉的鸡芭,铁辉觉得鸡芭像被只看不见的小手紧紧握住,铁辉知道她到达了快乐极点。

    真的忍不下去了!于是铁辉用尽吃奶之力再使劲狠狠地抽送十多下,个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