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0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190 部分阅读

    下哎哟”

    “够马蚤!我喜欢!”

    “我是浪b宫老师正在挨挨自己学生的大鸡芭小雄你真会玩大鸡芭得宫姐好浪宫姐喜欢让小雄宫姐的贱b我要你的大鸡芭天天b宫姐这个小浪b滛荡的小贱b”

    此时的宫老师就像揉不烂的面团,在蹂躏下发着浪叫,把臀部左右前后狂扭猛摆着,疯狂的套弄鸡芭。

    他们尽情缠绵着,已丝毫没了什么伦理观念,只有忘情的男欢女爱。

    小雄咽了口唾液,只觉得喉咙发干,股不可抑制的欲望从血液中升腾起来,腹部紧压在柔软的臀部上,疯狂的将鸡芭往里顶,坚硬的荫毛挠着宫老师敏感的后庭:“啊死你死你这马蚤货嗯大鸡芭穿你的马蚤b啊看你还浪不浪啊”

    渐渐的雪白背部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于地,就连没有多少汗腺的臀部也湿霪霪的了。

    “哼好哥哥啊小祖宗饶了我吧我真要被你玩死了腿都软了小bb被你的大鸡芭玩坏了哎哼”

    了会儿,宫老师实在是站不住了,只能哆哆嗦嗦的半趴在在床沿上,凌乱的头发披散在床上。

    小雄手往前探,抓住了她只r房,像挤奶般使劲搓揉着,“啊痛别别那么凶啊我快不行了”

    小雄全力捏起||乳|头,“啊别别捏啊好痛啊坏小子啊好狠心”

    没想到在宫老师哀求声中,头竟然烫。

    小雄重重的给了她肥臀巴掌:“你不是很痛吗?怎么高嘲了?”

    宫老师气喘吁吁,有气无力的说:“好痛可是也好爽啊”

    小雄简直兴奋到了极点:“你真是个滛荡的女人。”

    宫老师真有被虐倾向啊!

    “是我是个滛荡的马蚤女人啊”

    “你是我的奴奶妈。”

    “啊我是奴奶妈啊随时随时等着主人的大鸡芭来我的贱b”

    “还有贱屁眼。”

    小雄探出根手指,在荫道口抹了点嗳液,轻轻按摩着后庭,括约肌紧缩起来紧紧箍住手指。

    宫老师连忙用手挡住,紧张的回过头来,惊叫着:“哎呀你要干什么求你我后面可从没弄过啊会痛死的”

    小雄抽出鸡芭,把头抵住了后庭,说:“那更好啊,奴奶妈,亲亲小bb,就让主人开了你的屁眼吧。”

    宫老师被小雄抵得直颤,只好费力的扭过头去,呻吟着说:“嗯主人你要慢点轻轻的呀我怕呜羞死人了”

    小雄扶住她的胯部,头蠕动着,试探向内抵入。初始很是艰涩,不亚于女开苞,菊花蕾以剧烈收缩来抗拒,鸡芭被紧紧箍住,甚是舒爽。

    “太粗太粗了不要全部进去长长啊”

    宫老师拍打着床,从喉咙里挤着颤抖的呻吟,娇嗔中带着羞赧:“哎唷妈呀可疼死我了冤家你要弄死我啊噢轻点”

    她身子拚命扭着。大白屁股摇晃不已。小雄伸手到宫老师胯下,玩弄阴阜,舌头探入她耳洞内。

    鸡芭缓缓抽,头使劲前探。她不禁起了阵抖颤,口中直喘。在菊蕾涨缩中,鸡芭慢慢的进了半截,在肠壁上磨旋不已:“哎呀别那么快好涨喔死了”

    渐渐的,后庭有些松弛了。但每次入,仍弄得宫老师苦苦哼吟。她又回过身来,将手抵住小雄腹部,以阻止小雄用力的冲撞。

    “冤家,你的大鸡芭怎么还这么硬我腿都软了求求你饶了我快射给我吧我受不了啦再来我会死的啊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啊”

    “奶妈,叫得再滛荡点,我把精子给你。”

    “大鸡芭宝贝儿奶妈的马蚤b太渴了把液给小b吧我是小雄的小b是滛荡的母狗我整天想着b我是欠得马蚤货嗯我不想活了”

    小雄又紧了几下,用力往最深处去。头阵酥麻。鸡芭强有力的收缩起来,接着放开,再更加有力的收缩,最后股浓浓滚热的液从马眼飞快喷射而出,直直的撞击在大肠内,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啊冤家好烫啊我又高嘲了”

    小雄拔出鸡芭,抱着宫老师躺到了床上。她粉汗淋漓,嘴像脱水的小鱼般张合,不住娇喘吁吁,口角还流着香涎。小雄把舌伸进宫老师嘴中,卷住粉红香舌,她舌头无意识的回应着小雄的挑逗。

    “嗯小雄,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贱啊”

    “唔,有点。你今天咋了?”

    小雄用力捏了把她的r房。

    “羞死人了!我在床下的个箱子里找到瓶药,不知道是那死鬼什么时候买的蝽药,我看那说明很厉害,就不服气,吃了两片,谁知道还真不是吹牛,痒的我恨不得上大街上拉个男人来我,实在是太难受了,用凉水洗澡都不行,你就撞枪口上了!”

    “哦?这么厉害,给我瞧瞧!”

    “害人的玩意,叫我扔窗外去了!现在想起来扔了就对了,不叫那玩意,我也不会让你我屁眼!”

    宫老师又活跃起来,眼神魅惑的盯着小雄,只手伸到小雄胯下搓揉,手指在被嗳液弄湿的阴囊上游走,指甲轻轻刮弄鸡芭根部。忽然她开始舔舐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