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0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00 部分阅读

    住小雄的鸡芭密密吸啜套纳。

    不断摇摆,彷佛要把小雄的鸡芭甩脱,但是又好像想它再进点,她努力的迎合着它的节奏

    正当小雄快要山洪爆发之时,她突然双腿夹实小雄的腰间,然后轻轻将小雄上半身推下,她借助双上臂,将身体向后拗下,她是这么小心,令她们彼此的上半身呈长方形的卧在地毯上,但小雄的鸡芭则仍然紧紧的插在她的体内。

    这时,切似乎是静止下来,但小雄的鸡芭依然在怒举着,而爆发的冲动已暂告放缓,不知她是否懂得运用内功,小雄已感觉得鸡芭此时正被种神奇力量吸啜,这种感受,真是爽啊!

    他们表面上是静止着,但实际上,两件秘密武器仍然在运转,只是肉眼无法看见罢了。

    大概是过了十几分钟,她忽然骑在小雄的身上,双腿擘开跪在小雄的腰间,然后再来招“坐马吞棍”小雄的鸡芭瞬息间便又再全部挤进她的b中。

    她用右手撑地,支持着身体,左手则灵活而熟练地伸向臀部后面,彷佛怕小雄的小弟弟顽皮贪玩,伸头往外张望。

    她的丰臀,此时正不停地上上落落,令小雄感受到说不出的销魂。

    他们如此缠绕又是十多分钟,她又再停顿下来,让小雄的鸡芭喘息,她巧妙地将上半身向前倾,那对坚挺的竹笋||乳|就吊在小雄的口唇上,她细细声说:“你很想不想咬它吗?现在你可以咬了,它已送到你的嘴边哩!”

    她这样催促小雄,彷佛如道命令,在这种环境下,小雄只有唯命是从,于是张开口,用舌头轻轻地舐着,又把它含进口里,肉紧时,小雄下意识的轻咬着它。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时却间歇地发出阵呻吟声,听得小雄魂飞天外,小雄完全不觉得有任何疲累,可能是那股冲动的兴奋力给小雄支持,这种快感满足令小雄难以形容。

    就在这时,她忽然把上身缩,整个躯体压在小雄的身上,小雄感到她的浑身都是炽热的,体温似乎正在高升,她的双臂还起了鸡皮疙瘩,根据小雄的经验,她虽然曾经试过云雨情,但追求人生的生理反应,并没有减退。

    小雄忍不住狠狠的用力咬她的||乳|尖,然后用力拉扯,她大声尖叫:“哎哟,你作死,你想把我的奶头咬下来吗?”

    她随即把身向后仰,便坐起来,伸手搓搓||乳|头,说:“你莫非有虐待狂?”

    小雄含笑地说:“我太肉紧了,情到浓时,才有这么失口,希望你不要见怪。”

    她呵呵大笑起来,媚黛如丝般睨了小雄眼,双手将那凌乱得来带点狂野的秀发向上拨,然后对小雄笑说:“我们继续吧!”

    她在上面紧紧抱住小雄的腰,扭动着身子,回应着小雄,肉感的红嘴微张喘息。

    “啊啊我好快活好舒服,你的老二好厉害”

    双透明的眼睛此刻变得非常的滛荡地看着小雄。

    “快快”

    她在小雄上面“啊啊”

    地叫了起来,小雄口吻上去,堵住她的嘴,她喘息着,舌头伸到小雄的口中,好香,小雄也舌头伸到她的口中。真是上面亲嘴嘴,下面蹬腿腿

    只感觉她下面紧,“啊,我死了”

    小雄知道她到高嘲了,小雄仍不松劲,翻身上去继续用力插她。

    “啊,我死了我死了好舒服!”

    只见她双眼紧闭地叫着。

    感觉她下面有圈紧紧箍住小雄的鸡芭根部,根本不会脱开,便又搞了几下。

    “我要你我要我们起来”

    她在下面喊着。

    小雄终于忍不住,猛烈抽锸着伴随着股琼浆注入她的体内,她“啊啊”

    地叫着,两人同时到了高嘲。

    小雄还未及时细意地回味刚才爆浆发射的乐趣,她已把身体翻过来,这次她并非和小雄接吻或叫小雄舐她的||乳|头,而是将头埋在小雄的两腿之间,半带强迫地将小雄的鸡芭含进她的口中,时而静止不动,只是大力地用鼻子呼气,时而用她的丁香小舌,在鸡芭的头部打圈。

    本来在场剧烈的激战后,小雄的小弟弟已经软化下来,但经过她番口技,不消五分钟,它又再蠢蠢欲动了。

    小雄这时才体会得到,原来她对小雄的鸡芭有所偏爱,而且非常了解它的性格,彷佛是个性心理学家,对它的估计了如指掌,小雄忍不住问她:“你莫非还不够喉?”

    她点头说:“次过,这不是我的风格”

    小雄讶然说:“原来你的胃口这么大,我真是看走了眼哩!你怎么上了床就点也不自卑了?”

    “我对自己床上的表现非常自信,说来可怜,这是我唯自信的地方!”

    她用媚眼“射”了小雄眼,继续施展她的口技,令小雄的鸡芭保持昂首状态。

    小雄双手也不甘示弱,在她的小b四周游移,但不是示威,而是给她爱抚。抚了会,小雄忍不住伏下去吻它舐它,把它视作红唇般,用力吸入嘴里。

    她终于忍受不了小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