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3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43 部分阅读

    我交了钱,你想啥时候要,我就啥时候给你好了。”

    方秀丽也算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小雄是相当了解她的脾性的,是个温顺而善良的女人,小雄还真不忍心对她用强,但是已经被她撩起的欲火又不能就这么罢了。

    小雄松开了她说:“我可以把钱借你!今天也可以不你,但是你看看,我的兄弟现在都硬成这样了,你叫我怎么办?要不,你帮我用嘴含出来吧!”

    “坏蛋!”

    方秀丽虽然这样的骂小雄,但她还乖乖地坐到椅子上,张嘴把小雄的鸡芭含进口里。

    “呸!”

    她马上又把鸡芭吐了出来,娇嗔着说:“少爷,你太坏了,这上面还有思思的b水味,你这不是让我吃她的b水吗?”

    说完后连忙端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含了口水,吐在小雄的鸡芭上,抽出纸巾给小雄擦拭着鸡芭

    花费了三四口水直擦到再闻不到异味的时候,她才再次含住小雄的鸡芭,舌头不停地马蚤扰着头。

    小雄双手捉住方秀丽的头,把鸡芭往她的喉咙深处捅去,将方秀丽的口腔当作b腔来插。

    嘴里含着鸡芭的方秀丽,她连忙用手握住小雄的鸡芭,使他不能把鸡芭过深地插入喉咙而让她感到难受的同时,也可以灵活地舔动舌头来挑逗鸡芭,想使小雄在最快的时间内泄精完事。

    阵阵又酸又麻的感觉,由头传到腰间,再由腰间直传到了小雄全身的经络。

    他紧闭着双眼,双手按着方秀丽的头,尽情地享受着这混身酸麻感所带出来的快感。

    这该死的方秀丽,握住鸡芭用舌头舔动的同时,手指不停地在他的阴囊上进行挑逗,还时不时的边套弄着鸡芭,边把他的阴囊含在口里,用牙齿轻咬着他的睾丸。

    如此娴熟的交技巧,如此舒坦的情欲快感,使小雄情不自禁的轻呼出呻吟的声音。

    “方姐,你嘴上功夫真好,是不是经常在家给你老公吃啊!”

    她听到小雄的调侃,浑身燥热,突然把握住鸡芭的手放开,小雄理所当然地马上把鸡芭插向她喉咙深处。

    到小雄发觉上当的时候,已经是迟了。

    插入到喉咙里的头,早被她的喉咙死死地夹住,她还双手用力地按住小雄的臀部,往她的喉咙方向压去。

    又是阵阵无法克制的酸麻感,快速地传到小雄的腰部神经。

    随着这阵阵的酸麻快感,股早已蓄势待发的液,猛烈地往她的喉咙深处喷发。

    小雄舒爽地轻呼了声后,慢慢地张开刚才还紧闭的双眼,满意地低下头来望着方秀丽。

    只见她嘴里还叼着小雄的鸡芭,充满讽刺神情的脸容,正似笑非笑的抬起头来望着他,像似告诉他,他被她打得败下阵来了。

    小雄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下,微笑着对她说:“哟!方姐,我上了你的当了,真衰,我还没有五分钟就被女人交精的记录呢!你的小嘴真厉害,佩服!佩服!”

    “哟!我的少爷,您别再当着面来夸奖我啦!您看,我都快要给你夸得脸红了呀!我不搞点小阴谋来对付您,您会这么快就把您的子子孙孙,乖乖地自觉弄出来吗?”

    方秀丽把含在口里的鸡芭吐了出来,得意地望着小雄说。

    小雄被方秀丽的这番话调戏得无话可说,只有以嬉笑来掩饰着脸的尴尬。

    方秀丽见小雄没作出任何反抗的言语,就满脸得意地从桌子上抽出张纸巾出来,擦了擦残留在嘴角边的液。

    她本想把口中的液也吐到纸巾上,但看见小雄双眼直盯着她的嘴,她立时就明白小雄正用眼神来示意她,把液全都吞到肚子里。

    正在求小雄办事的方秀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她闭着双眼艰难地吞下口里的液,然后伸手在小雄的大腿上捏了下,皱起双眉瞪了他眼说:“你那些东西难吃死啦!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小雄不怀好意地笑着对她说:“嘻嘻对了,对了,这样才有个求人的相儿嘛!嘻嘻方姐,我还有个要求,您看是不是并也都答应我了啊?”

    “你又想出什么马蚤主意啊?我不是都答应改天让你个够吗?”

    方秀丽微笑着瞪了小雄眼说。

    小雄坏笑着对她说:“嘻嘻我刚才只了你那么几下,又有裙子挡的,感觉好像毛很多,下次你能把下面的毛都剃光了给我瞧瞧吗?怎么样啊,我的要求不算过分吧?嘻嘻”

    “呸!我才不呢!下面那地方没有毛不卫生的,要是不小心染了病怎么办啊?不行,你换另外个条件吧!”

    方秀丽脸正经地望着小雄说。

    “怎么会呢?那照你的理论人家不长毛的女孩,都有妇科病?”

    “真拿你没办法,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啦!都听你的,等明天我回家找个接口,把下面的毛都剃光,这样行了吧?”

    小雄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下,和颜悦色地对她说:“这样才对嘛!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少爷我不会亏待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