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4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54 部分阅读

    雄哥我嗯啊啊啊啊使劲我啊啊啊啊啊”

    听着宫妃滛荡的浪叫,那种头被荫道里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男女性器官接触的几寸部位,抽送都引起莫名的美快,进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

    性茭就像不停产生爱欲电流的发电机,把磨擦产生出来的震撼人心电流往双方输送,然后聚集在大脑中,储到了定程度,便燃起爱火花,爆发出让人如痴如醉的性高嘲。

    小雄忘掉切,脑空如洗,净心体味着抽送中传来的阵阵快感,领略着和宫妃灵欲交流中所得到的爱情真谛。

    虽然反覆又反覆做着同动作,但受到的刺激却越来越强,让人没法子停得下来。

    眼中望着宫妃高嘲迭起欲仙欲死的身体在他大力干下舒畅得不停起伏,耳中听着她忽高忽低“啊雄哥我我哎哎我要死了!喔喔不行了我要死了!”

    的叫床声,心里不期然冒起股无比的英雄感,令他越抽越劲,越抽越快,鸡芭涨得又硬又挺,每下都直顶到b腔尽头,让头碰撞到她芓宫口为止。

    双眼望着鸡芭的大头在她荫道飞快地出出入入,把不断流出的水磨成无数的细小泡泡,黏满在整枝鸡芭上,白花花的遮盖在上面,弄得面目全非。

    鸡芭和b洞之间的缝隙,水还在继续涌出,令到小雄前后晃动的阴囊,每向她会阴敲碰下,便蘸到不少,再甩向沙发扶手上,渐渐累积成滩白潺潺的水渍,把扶手弄得黏黏滑滑片

    宫妃的屁股给小雄越撞越滑后,整个人都躺到沙发上去了。

    小雄见给扶手碍着,索性抽出鸡芭,把宫妃掰转过来,让她站在地上,弓着腰趴在沙发面,然后再抬高她屁股,提着蘸满浆液的鸡芭,朝着她耸起的流着水的小b又再次捅进去

    小雄双手扶着她滑不溜手的臀部两团肥肉,下身猛力地前后迎送,小腹和她屁股下又下的撞击,发出清脆的“辟拍辟拍”连串响声,像在鼓掌回应着小雄卖力的抽锸。

    宫妃双手撑着沙发背,身体就着小雄的频率前后挪动,令到垂在胸前的对大奶子也跟着摇摇摆摆,逗得小雄忍禁不住,弯腰压在她背上,两手伸过去用力握着那对饱满的肉团,使劲地揉捏起来。

    宫妃在小雄两面夹攻之下,全身动不了几动便颤抖着整个胸部趴在沙发面上,翘起屁股,仍然接受着小雄带给她无尽快感的抽送。

    她知道明天别,恐怕在难有机会让这个带给她无限快乐的大鸡芭到,所以她不遗余力的迎合着

    小雄的头在b腔里面像活塞般抽出推前,棱肉边缘和她b内的腔肉互扣,引起令人要晕厥似的快感,为了不断享受这种乐趣,小雄不知疲倦地把鸡芭在湿滑的b缝里进出,让快感连绵不绝,畅爽得不愿停下来。

    张口不断发出叫床声的宫妃,此刻脑袋左右乱摆,秀发四散,像发了狂般抓着沙发的垫布,把塞进嘴里,用牙狠狠咬着,叫床声变成从鼻孔里透出来,像痛苦的呻吟:“唔唔唔唔”

    虽呢喃不清,却充满性感诱人的快意,像鼓励着小雄对她浪接浪的进攻。

    忽然间,她全身僵硬,有两腿发软,吭声也停了下来,跟着娇躯强力地抖动不堪,像发冷般不断打着哆嗦,两粒小樱桃似的奶头在小雄掌心涨硬,股连股的水从荫道里喷出来,洒在小雄的荫毛上面,形成无数闪亮的小珍珠。

    b缝内的肌肉紧松,裹着小雄的鸡芭在抽搐,下子,鸡芭像被温柔地按摩头像被猛力吸啜,令尿道变成真空,引曳着小雄体内蠢蠢欲动的液,牵扯出外。

    凭谁也难抵受着这样的刺激,小雄顿时丹田发热小腹内压头酥麻,身体不由自主地跟她样发出颤抖,鸡芭力抵她阴沪,头和芓宫颈紧贴,马眼在芓宫口大张,随着突然而来的个快乐大哆嗦,鸡芭在温暖的b里跟随脉搏跳动,道浓热的液顷刻就如万马奔腾般倾巢而出,从马眼直射向她b腔深处

    小雄紧抱着她热得发烫的胴体,两人二合为,如胶似漆地融汇在起,全身动也不动,任由那不停喷出热浆的鸡芭,在她体内把股又股的液尽情地输送。

    无比的快意将宫妃的大脑充塞得爆满,对外界所有切全没反应,全身神经收到个信号:就是高嘲时那种休克般的窒息感觉。

    小雄这才发觉宫妃雪白的对r房,被他在高嘲时力握而出现了十条红红的指印,阴沪给小雄不停的抽锸呈现微微的肿涨,荫道口的嫩皮向外反了出来,随着半硬的鸡芭离开b洞,浆满着花白的液和水混合物,难舍难离。

    小雄侧身和宫妃同躺在挤迫的沙发上,把她抱在怀里,轻轻亲吻着她呼出热气的小嘴,温柔地问她:“舒服吗?”

    她似乎气还没喘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断断续续回答:“唔舒服得像升仙呢!耶我会永远想着你这根大鸡芭的,得人家好爽啊!”

    “我就是要你时时刻刻想着我,被张海川的时候也想着我!”

    宫妃用粉拳在小雄胸口乱捶,“你这坏蛋,你这色狼嗯谁的鸡芭能赶上你呢?”

    “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