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9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59 部分阅读

    曳,小雄感到自己从没如此缺乏自制,在她的蜜|岤里面总激荡着股气流,吸纳着他的头,每次的闭合无不在诱发他液的喷射,好像下次抽送就要射出。

    “叔叔,我要睡觉了。”

    要命,小峰不知什么时候就在门口,也不知她来了多久,对着床上两具身体脸困惑,小雄觉得身下的她也阵哆嗦,慌忙地分开了身体。

    小雄抽开身回到了客厅里,就那样赤裸着,鸡芭湿漉漉的流渗着些水,他并不担心让小峰瞧到了,四岁的孩子根本不懂什么,也无法叙述清楚。

    小雄安顿好小峰睡下后,到冰箱拿了瓶水喝下,然后坐在沙发上平息下心中的欲火。

    过了会,静娴风摆杨柳地出来,从她的脸上也看不出有让小峰窥视到的愧疚,依然脸春风。

    到了小雄的跟前,她猛地扑,就把小雄压到了沙发上,他们发疯地搂抱到了块,又是热情洋溢的亲吻,她的嘴唇贪婪地索取着,把小雄的舌尖吸附过去,还轻轻的噬咬,眼睛却细眯着就剩条缝隙,付春情荡漾欲望饥渴的样子。

    跟她的女儿不同,静娴的主动,情欲经撩拨所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恬不知耻让小雄震憾,她的手紧握着小雄的鸡芭,身体在他的上面狠命地扭曲蜷动着。

    小雄的手压着她的屁股,粉馥馥肉奶奶的厚实,从她的屁股沟往下,丰满的两瓣肉片如同煮熟了的鲍鱼,流香淌蜜渗出诱人的汁液来。

    那里敏锐得像蚌样,轻轻触就颤栗地闭合着,小雄的手指沿着她浓密的荫毛在那周边徘徊不定的绕动着,探索着寻找那女人肥美蚌肉里的珍珠,肉蒂让我揿摁着,她的身子就阵急促的粟抖,声长叹:“你真是要了我的命。”

    小雄把她搁置在沙发的扶手上,宽阔的扶手就像肉砧,她半仰半斜躺着条腿屈放到沙发上,条腿平放在地上,把那紧揪揪红彤彤的蜜|岤呈现的样子极像任人宰割的羊羔。

    小雄面对着她整个身体就覆盖着,她手扶着小雄的鸡芭,将它牵引到了销魂荡魄的b里,鸡芭如没长眼睛的蛇,高昂着头秃地声如箭疾射,下就狠狠地插了进去

    小雄半躬着身体,双腿屈弯如弓,如同百米冲剌时起跑的姿势,这让他驰骋自若挥洒自如,他憋着口气猛然纵送,就把她送上九天云宵中,她在腾云驾雾间还没忘了自怨自艾地喃喃哼叽着:“我让你弄死了,你弄死我吧。”

    小雄咬着牙埋头阵鼓捣,把那鸡芭挥舞得凛凛生风,会浑身就大汗淋漓,她在水深火热的边缘不知沉浮了多少回,会狂抛屁股逢迎凑合,会却缩着身子不敢接纳,每次都难以忍受,哪次都难以割舍,双手在小雄的臂膀后面上爬挠出好几道痕迹来,让汗水渗过,火辣辣有些痛楚。

    她的b里又是阵激动的颤抖,黏滞的滛液和肉壁的抽搐使小雄的鸡芭抽送的速度减缓了好多,小雄知道这是女人家最为难熬,心挠体痒地苦苦等待的关健时刻

    果然,她阵惊呼,小雄的头就有滚烫的浇淋,鸡芭顿急抖,就在她的里面疯了般地暴长着,脑子顿时阵空白,快感像电流通过漫延至全身的每处,液不可遏止迸射而出

    她的嘴唇猛地张大,张口结舌又吐不出声来,脸色瞬间煞白两瞳翻转,个脑袋斜歪到了边去。

    液还汩汩地冒个不停,两个身体纹丝不动地紧贴在起,小雄的双手扒向沙发的靠背上,体味酣畅淋漓的迸射,鸡芭还在她的b里跳跃,液也从急促转为缓慢,最后,只是间隔地抖动几下。

    她的只手爱怜地按压着小雄的屁股,只手抹去他额间的汗珠,还在他的耳边深有感叹地说:“到底是年轻,做起来就不样。”

    小雄的半硬的鸡芭退了出来,带出浓浓的奶白的好些汁液,下就流到了沙发的扶手上,她惊奇叫喊着:“哇,这么多。”

    小雄挪动坐到边去,看着她对这些稠浓的滛汁不知所措,屁股动b里又渗出更多的滛汁,把她周围的毛发纠结得绺绺,心里直觉好笑,小雄想她怕除了在床上绝没在另的地方做过,这才找了些纸给她。

    她把纸捂到了b上就直奔卫生间里去,出来时还拿了湿布在沙发的扶手急急拭擦,小雄就笑话她:“别擦,该让你女儿看看。”

    “你要死呀。”

    说这话时她的脸上掠过丝娇憨,看个徐娘半老的妇人娇羞滴滴的样子,那风情自是另有种妖娆的滋味。

    小雄把她拥抱入怀,手从睡衣的领口伸进她胸前,把玩着她两陀丰硕肥大的奶子。

    她的手抚摸在小雄的脸颊上说:“你害苦了我的。”

    “怎会呢,我爱你还唯恐不及。”

    她就放荡地笑着:“你说,让你这么弄,魂儿都勾了出来,今后想着找那个去啊。”

    “那就找我啊。”

    小雄的手在她肉峰上红艳艳的奶头按摁着,这东西随即就发硬胀得像葡萄样红紫。

    “我不怕让你爸知道还怕让文兮发觉哪。”

    她说得有点沮丧。

    她的奶子松软绵绵,皮肤不失白皙细滑,小雄在她的那...